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13:大公爵致命伤;众人面前暗中双xue被捅(HH)

513:大公爵致命伤;众人面前暗中双xue被捅(HH)

虽把ruan玉吃xia,但后庭han着这样一个玩意儿,站起来的tui都是哆嗦的,更别说调查。曾经的自己,han了一整天?

        没等她站稳,厄洛斯便choushen整理好自己的仪容,衣冠楚楚地立在一旁,背手观望面lou难se的赫墨拉,正学着适应shenti,心tou才好受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虚空扶着大狗脑袋,她才勉力维持shen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巧这时,殿堂门外nu仆鱼贯而ru,世界女主被簇拥着徐徐jin门,她对着厄洛斯浅浅行了淑女礼仪,微笑问:“伯爵大人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送走玛亚,便chu了意外,担心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弗洛尔神qing透chu几许难过,“是呀,玛亚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聆听两人面上打哑谜,品chu一丝不和谐,努力颤缩shenzi,避在一边,减少存在g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支线任务:请查明谁在大公爵留xia致命伤,找chu作案工ju,完成奖励20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时系统给了提示:大公爵shen上一共三类伤kou:预言死亡术、破mo剑伤、弱者之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杀死的大公爵?”她被这个任务搞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最后一刀为任务者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残血被我收了人tou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判断哪一个是致命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任务者自行探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20积分的任务,应该难度不大,赫墨拉转tou眺望一yan棺材中的大公爵,气se红run,一dian未灰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yan招来女主的注意,弗洛尔摇一xia香扇,问dao:“公爵夫人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看大公爵。”赫墨拉低眉,不与之争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爵夫人与大公爵的ganqing真是恩ai,可是为什么染一shenmo兽的气味来到大公爵面前?”弗洛尔继而又摇了摇手中香扇,似是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 面上一红,她把这档zi事儿给忘了,提风此刻还蹭在自己shen边,ying着toupi回:“让小jie见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,toupi绷得更ying,那后庭的金丝ruan玉居然前后chou动起来,chang肉一个劲地chou搐,鼻zi差dian没哼chu声,提风那狗脑袋钻到她的裙底,倒刺she2tou贴着ruanxue,来回tian舐,磨着mingan的阴di,不断挑拨她的理智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暗中紧揪狗mao,可无济于事,面前这么多的人,如此严肃的场景,寻她刺激还是开心?心中把厄洛斯骂了一百遍混dan,却也无法阻挡酸楚蔓延,汁shuiliu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爵夫人不够忠贞啊!”弗洛尔轻轻笑,她shen后的nu仆捂嘴偷笑,在笑声中又问:“这是被大公爵知dao,才xia杀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一kou大锅盖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厄洛斯倒是坐到边上供休息的椅上,漫不经心地从瓶中chouchu一朵白se玫瑰,撕着花ban玩。赫墨拉见不得这家伙置shen事外,她秉一kou气息,忍着一shenruan酥,转shen几步,当着众人的面,扑到他tui上,嘤嘤假哭:“伯爵大人,弗洛尔小jie嫉妒我ai慕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算明白了,这一对一起来到翡翠古堡里,目的一致,要的都是大公爵的命,只是不知为何中间起了矛盾,闹chu如今一场嫌疑人的把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几步路,可把她脸上的忍耐耗尽,借着厄洛斯衣袍掩面无声呻yin,歪坐洁净的地砖上,靠着男人大tui,两个肉xue连连chou搐,溢chu绵密shuiye,沾湿裙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才一停顿,这条狗she2tou无孔不ru,沿着她的大tuitian上来,yingtian到她的xue里搅动刮nong,后面的ruan玉更是直往深chu1捣钻,酸楚绵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如此说?”厄洛斯手nie花杆,玫瑰花朵扫着少女因为隐忍而变得红艳的耳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