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小bi过紧,得用长棍子插条路出来,引圣水进入才能驱魔(HHH

小bi过紧,得用长棍子插条路出来,引圣水进入才能驱魔(HHH

“主线任务:请任务者免去陪葬之行,成功奖励5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5积分?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爵夫人请这边走。”主教克西尔前tou领路。问题是她刚勉qiang忍住站立不抖,此时不迈tui不动又不是,暗中向厄洛斯投去求饶的目光,却只收到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洗礼池吗?”厄洛斯随手又从琉璃花瓶chouchu一只盛开的白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伯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远。”他随意掰花ban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信了他的邪,一群人从gong廷chu发,她杵在中间,跟在大主教shen后,缓步前jin,额角慢慢浸chu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动间,后庭中的cu大ruan玉竟自己上xia移动,圆尖的dingbu频频破开深chu1chang肉,中间cu壮又不规则的地段,摩ca着ruan肉上xia拉扯,撑磨的胀gan,来回缓缓穿刺后庭。小屁gu一开始裂撑之gan,到现在越吃越mei,可也愈发有往深chu1吞的趋势,愁得她后颈gunxia一滴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底bu两个小巧的金属铃铛甩在底bu,撞击后庭边缘,又浅浅撞到前方nenxue一diandian,似yang非yang的gan觉爬ru花xuenei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的路程对她犹如十万八千里,吃得顺畅了,可左右前后都是生人,她极力忍xia颤抖的呼xi,生怕被人听chu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吃着ruan玉走路,两xue皆一chou一颤,努力绷紧收缩han住溢chu的花汁。铃铛湿一小寸,便会发chu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侧咬肌在脸颊上暗暗鼓动,昭示她的隐忍每一步皆是艰辛。等忍耐累积到几近崩溃时,那所谓的洗礼池,终于到达,尾随的nu仆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公爵夫人自行runei,ru池浸泡,完成之际会有仆人提示。”主教抬手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xia意识寻厄洛斯,双目与微笑成月牙的双眸对视一秒,而后放心地踏ru一白玉罗ma波纹砌成的gong殿,绕过一墙和几层纱幔之后,是一方洗礼池,两米宽,十米来长,chu1在gong殿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脱xia鞋袜,赫墨拉踩ru一层石阶,脚背拨shui面,温度适宜。这儿没了外人,shen心一xia松弛,她脱xia女仆裙,只留一件长到小tui的nei衬裙,再往里便空空dangdang。

        扶着边缘,她慢慢踏ru石阶,shui面没过膝盖,左右瞧着确实无人,最要紧的便是两gen手指伸到自己后庭里,沾了一手黏腻,chang肉pei合挤压,指腹拽紧两颗铃铛,试图扯chu淫w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用力一拽,mingan的淫肉跟着向外一带,莫名的快gan蹿蹦而chu,寂寞许久的铃铛终于发chu清脆好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ba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响起的声音,吓得小手一抖,竟把刚扯chu的ruan玉又误推回去,“嗯~”,脚尖一踮,淅淅沥沥的chunshuipen洒涌chu,忍耐的酸楚,使得shenzi小小gaochao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向左一转,shui池的另一侧尽tou,不知何时坐着厄洛斯,他半shen淹没在shui中,衣袍在shuixia微微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双tui间淫shui一片,小手放开ruan玉铃铛,yan前的画面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shenxi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低tou一看,tui间liu淌而xia的淫ye,碰到shui面,竟散成缕缕黑丝,提起裙zi端详,“我shen上真有黑暗mo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教廷的光明石可不会作假。转shen,趴台阶上,泡圣shui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米远的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