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18:被玷污的身体;海边与兽yin合(慎HH)

518:被玷污的身体;海边与兽yin合(慎HH)

她没好意思问shen为男xing又半百的老人,自己忠贞的juti缘由,倒是教廷侍女之一贴心的将理由通过羊pi纸,传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羊pi纸上写dao:纯洁之ti,惜后庭污秽,圣shui洗涤,仍不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研读这一行字,读得半懂,打不住问系统: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者的后庭经过洗涤还存在问题,不肯对大公爵忠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世界男主刚刚sai了那个东西,最后才bachu来的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不是。单从数量上来论,任务者这jushenti的后庭吃了太多次jing1ye,被大公爵之外的男人彻底玷污,无法洗涤gan1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慢慢卷好纸张,她一时无话可说,还能有谁玷污她,不就是那个专以qingyu为shi的恶mo厄洛斯伯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tinei还han着男主jing1shui,圣shui没有测chu前面也不忠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照这张纸的说明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将纸张dian燃彻底烧毁,心中不由吐槽,这测试不灵min啊!

        但不guan灵不灵min,她因shenti不忠贞,完全丧失了给大公爵陪葬的资格,连葬礼也无资格参加。真是谢天谢地!

        几日之后再回自己的卧室,新卧室的门kou的黑se又凌乱的脚印仍旧未褪去,她踏ru房间,倒是整理过。转shen走jin隔bi旧卧室,糟糕的气味已经散去,且踏ru房间的瞬间,犹觉这儿令人心qing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房间来回穿梭,反复对比,确定不是自己鼻zi问题。她凭着微弱的直觉,寻上床,拿起被zi闻嗅,因为太阳晒过的缘故?

        又嗅嗅枕tou,好像是床上用品的原因,但又不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确定的是,如果今晚厄洛斯画里不收留她,她就睡回这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另一tou,大公爵葬礼正有条不紊地jin行,需经过各种繁杂的仪式,最后才ru葬。赫墨拉成了整个古堡里最清闲的“游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系统颁布了新任务,主线任务:请任务者寻找抵抗世界女主预言术的袭击,限时48小时,成功奖励50积分,失败shenti失控1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没有成功陪葬,所以女主的矛tou又指向了她?真令人困扰,这个小世界的shen份是不是太废wu了dian,与世界女主,不说胜算,连一秒对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翡翠古堡她逛了不xia10来趟,一无所获,目光随之瞄准古堡大门,趁着交班空隙,她偷跑chu门,顺着一diandian记忆,抄近dao,意外来到当初原主tiao海自杀的沙滩。

        抬tou一瞧,一傍百米gao的笔直悬崖之上,正坐落着雄伟的古堡外墙。

        沙滩踱步,走在海浪的边缘chu1,行了大半,没有解锁一dian记忆,更无其他线索。脱去鞋zi,dian了一xia拍来的海浪,忽而右耳边传来一声咆哮声,纯粹受不得惊,收回小脚丫,转tou一瞧,几米外蹲坐着一只shen形魁梧的大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黑。”她打个招呼,却被抢过话语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来海滩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大狗的质疑,手指挠挠脸颊,大概有自杀前科,被捞过一次的记忆闪过yan前,只得解释:“闲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风被海风chui歪了耳朵,赫墨拉遭不住这么可ai的一面,大胆放松地靠近,抓住它的狗耳朵,不断挼,狗鼻zi供到xiong前,也没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she2toutian湿xiongkou,她转shen整个人扑在mao茸茸的大狗背后,老早就想这么gan1了,埋tou左右摇tou磨蹭ruanmao。提风支起后tui,带起背上之人,大步几xia跑到远离海浪的草地上,一侧卧,将人摔xia背来,一个狗扑趴在少女的shen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狗嬉闹了好一会儿,她累得半shen趴在草地上缓kou气,裙zi凌乱,肌肤蹭在ruan得糊涂的狗mao里,一阵阵酥麻麻,以至于大tuigen被一genrereyingying的淫gen几番碰chu2,也不曾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上shen,尤其双乳搁置在大狗的前肢上,樱花粉一般的乳首偷偷跑chu,埋ru顺hua的绒mao里,且磕在jianying的骨tou,又酥又ding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条小tui勾着大尾巴磨蹭,兽gen轻而易举ding到双tuifeng隙里,猩红的尖tou不断撩拨紧窄的蜜xu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海风拂面,黑se的发丝与黑se的ruanmao盘绕一块,xiongkou总有一条狗she2tou来回乱tian,伸到乳沟里左右搅动,乳上的酥颤颤,麻痹着shenti,当小屁gu也碰到柔ruan的绒mao时,像被多把小刷zi反复刷nong,qing不自禁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~”,提风低声嗷叫,尾巴在少女双tui间上xia摇摆,kuabu也在jiaonen的躯ti上耸拱,红尖尖的xingqi蹭着黏腻的淫shui,逆liu向上,攀着褶皱的ruanbi,徐徐深ru。

        蛇尾一般的小东西带来一串一串的chouyang,jing1ye吃得次数越多,shenti愈发mingan,一yang便想有个大东西tongjin来,狠狠gan1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cu大的兽gen没令她失望,搅和chu足够的sao汁后,用力一ding,伴着一声jiaoyin,两颗装满兽jing1的mao球不重但也不轻地撞上jiaonen的肉tun,接xia来,响起jinchuchou拉的节奏和少女的呻yin,飘ru海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