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22:初遇:落水成狗,少女叨叨,黑犬嫌吵

522:初遇:落水成狗,少女叨叨,黑犬嫌吵

在自己多次央求xia,赫墨拉睡回原来的旧卧室,累坏了,一沾枕tou便jinru梦乡。门外的黑影纷扰,一dian未波及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梦里,她回到还在家中的光景,只是这时年幼的脸dan撅着一张嘴,憋着yan泪,站在墙角,无声chou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赫墨拉,我的天,你简直是个小恶mo,怎么可以又无故摔坏jiejie的东西,不知错,站在那儿,晚上不许睡。”是一个女人严厉的训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视角浮在半空中,知dao自己在zuo梦,转tou望去,是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人,正安抚着另一位姑娘,一旁的女仆默默打扫着地上五彩缤纷的碎片,瞧着,原样应是个漂亮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自己手指揪拽着自己的手指,憋着满框泪shui,站在墙角,中间有人来好声言劝,她就是一声不吭,ying是站到月上枝tou。

        墙角不是室nei的墙角,是庭院门外,她的背后是成片繁花绿叶,只是月xia暗影绰绰,touding的微光只能照亮附近一小块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周围很久没来人了,她才抹一把yan眶,扭tou向后瞧去,恰好看见远chu1池塘边迸发chu一dao绚丽的光,光芒快速消散后,一个黑黑的东西,扑通一声,摔到了shui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抹了几把风gan1的yan泪,踮起脚垫张望,恍恍惚惚听到扑shui声和汪汪狗叫声,听着很是可怜,她犹豫再三,提起裙zi,踏chu微光范围,小碎步来到池边,果然看到一只落shui狗,十足可怜样,她跪地弯腰,一把揪住狗脖zi,鼻zi哼气,将落shui狗提上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落shui狗上了岸后,急忙跑开,望了少女一yan,停在够远的位置,绝望地查看自己此刻的躯ti,迅速甩shen上的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黑!”少女蹲在那儿,对黑狗伸chu逗狗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落shui狗面无表qing地望着那边的少女,打了一个pen嚏,扭tou不理人,继续甩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黑,你饿吗?要不要吃东西?”少女蹲着一步步挪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烦不胜烦,扭tou想龇牙咧嘴,一转tou,瞧见已经挪到月光xia的少女,居然一tou黑发,仔细辨认,她的yan珠也是黑的。一xia愣了,被少女摸到尾巴,这才回神,一xia跑得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几日,小赫墨拉总是在自己花园里看到那tou落shui黑狗的shen影,shen上时时刻刻备了吃shi,准备投喂,但一靠近,小黑总是窜得无影无踪,不过有时能从黑狗的yan神中品chu无语的神态,尤其han它名字的时候,她只觉这狗真有灵xing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久而久之,小姑娘摸清了它的规律,夜晚降临后,这tou狗貌似才更好亲近,jian持不懈一个月,又喂了半月,才终于摸到狗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黑mao好ruan啊!你晚上都睡哪儿?睡花园吗?睡草丛里吗?睡得不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犬被rou耳朵,在少女看不到的地方,睁着死鱼一般的yan神,一dian不符合当狗的气质。他全全看在少女长了一tou黑发的稀有qing况xia,忍受聒噪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当然没指望ruanmao黑狗能回答自己,又lu着黑狗,说:“你也是黑se的呀,样zi丑萌丑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被抓挠得舒服歪tou伸脖zi,一听这话,炸了肺,他最讨厌被人说丑,不可理喻,扭tou便走,奈何狗脖zi被少女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无所知的少女,只顾埋tou拿脸rou蹭狗脑袋,继续叨叨:“跟我的tou发一个se,他们说我是个小恶mo,转gan1坏事,好多人不跟我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嗅了嗅,意外dao:“小黑香penpen的,是玫瑰花的味dao吗?嗯……好像是茉莉,闻不清楚,香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犬暗中闻了闻自己shen上味dao,应是睡在花堆里,染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严厉,明令不能养chongwu,她便偷偷养着小黑,愉快相chu1了2个月。黑犬觉得这人类意外黏狗,一有空就往他shen上蹭,连晚上都要抱自己到她床上睡,双眸微眯,真是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来之则安之,他也没多反抗,躲着人,跟黑发的少女相chu1还算新鲜,黑夜中,他时时用爪zi扒拉着铺摊在床上的柔顺黑发,鼻zi供了供,颜se姑且还算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狗相chu1也不总是和平模式,尤其到了洗澡,赫墨拉给黑犬洗澡的时候,“小黑,被你逃了好几次,就洗一次,一次就更香penpen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没兴趣香penpen,在浴室里向上tiao窜,第一次忍不住裂chu牙齿,hou咙发chu警告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jie,里面什么声音?你遇到困难了吗?”外面的女佣听到异象,靠近关心dao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翻了几木盆shui,裙zi湿了半边的赫墨拉,与黑漆漆的狗yan双方互瞪,她鼓着脸pi气呼呼,转tou对外dao:“没有,我玩shui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发走人,她瞧着自己裙zi,再瞧趴得gaogao在上的黑犬,像一君王俯视她这个渺小的人类,最终不得不服气:“好吧,不洗就不洗吧,你咋这么怕shui?是因为之前差dian掉shui里淹死吗?晚上上床睡觉,记得蹭蹭爪zi,上次你在我睡裙领kou踩了一个爪印,差dian被别人发现。被人发现,你可能会被打死的,你要是死了,我可会难过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犬趴在gaochu1,脑袋枕在前肢,tou颅望着窗外,耳朵抖了又抖,听着少女喋喋不休,心里默默回dao:知dao了知dao了!

        又听到布料摩ca的声响,他转回脑袋,好奇xia望,一xiazi,双眸怔了怔,她脱光了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