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24:破魔剑,背刺世界男主

524:破魔剑,背刺世界男主

“嗯~”,白皙纤细的双tui条件反she1地曲起并拢,赫墨拉恍惚间从梦中醒了过来,小手an在gu间,残留的tianxigan,久久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门边嘻嘻索索的细声,xi引她的视线焦dian,门feng底xiahua过一dao又一dao的黑影,缓缓转tou,瞧向半遮掩的窗外,冰冷的月光,树影婆娑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环绕屋nei一周,提风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醒醒睡睡度过一夜,次日一早,当新的女仆裙送来,像一个无形的定时闹钟,提醒她可以正常chu去了。赫墨拉穿dai整齐,蹑手蹑脚来到隔bi门kou,手腕使力一推,后退一大步,门房应声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隔bi对称一致的卧室地面上,霍然布满各类野兽的黑se脚印,大小不一,朝向不同,杂乱无序。视线往里面移动,ding靠墙tou的大床上,也踩满了黑se痕迹,她蹲xiashen,手指摸了一dian黑se,凑近一闻,眉tou鼻zi一并挤chu褶皱,野外动wu很久没洗澡的腥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鼻zi靠近房间嗅了嗅,屋nei也是这个味dao,回到旧卧室,换闻清醒的空气,醒醒脑zi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作为女仆的一天,她依旧无所事事,静坐卧室的大床上,目光锁定门外走廊地上的nuan金阳光,找到抵抗女主预言术的攻击任务还剩17个小时,这间卧室不知为何,令她安全gan鼎足,是否只要呆在这儿,就能躲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转shen将床褥上xia翻了几翻,并未在被zi枕tou里,未找到任何非比寻常之wu,手骨节敲打墙bi,四面墙敲过一遍,都是实打实的料zi。

        犹觉隔bi房间是不是也有什么东西,夜来招来那串黑影,提风也不知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踌躇再三,她拿湿布捂住kou鼻,踏ru隔bi卧室,带着手套的小手掀开床上被zi,检查jin行一半,脑zi忽而明显的晃沉,她赶在晕厥前,回到旧卧室,恢复shenti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日落西山,赫墨拉在反复晕沉和恢复中横tiao,也没能在两个卧室里找到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站在走廊上,杵在两卧室之间,左右打量两间房间布局,脑dong大开,会不会是找茬游戏?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黑se脚印和空气,还有什么不同?她低tou看自己白蓝裙zi,极力联想与自己的可能xing,要她这个女仆把里面的卫生打扫gan1净?

        天se一diandian暗xia,拿了抹布试图ca拭的女孩,在ca酸了不是用来gan1活的手臂,也没有抹去一dian脚印,终于长叹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一副巨大的画前,伯爵的画今夜显得十分呆板,好像成了一副死画,手指chu2摸,与之前完全不同的gan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足足被耗去时钟一圈,在暗夜深chu1,瞥见半人mo兽居然未合yanru睡,她转shen跑回卧室关上门,不久,又是昨日夜中光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碾转反侧,盯着越来越短的倒计时,她从床上爬起shen,靠近房门,耳朵贴上去,聆听外面的声响,模糊间听到野兽咆哮,心脏没缘由地不安tiao动,她打开了一dian门feng,一声愤怒的兽鸣传ru耳中,莫名神经一紧,屋外已无黑影,她探chu脑袋左右观察走廊,只有从隔bi传chu的,有些熟悉的兽吼,一切看起来无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两日未见厄洛斯,伯爵说mo兽不会伤人,听着左侧越听越熟悉的声响,她终于踏chu一步,来到动静颇大的房门kou,一瞧里面,只见提风被无数的黑影缠绕,与之搏斗,看起来不太妙,她急得跺脚,怎么办!

        匆匆回房间找来一gen木棍,捂住kou鼻,一棒打xia去,黑影发chu惨叫,赫墨拉趁re打铁,打散大半黑影。他甩开麻烦的东西,对着少女怒吼一声,转tou叼起她的后领,带人一起转回原本的卧室,这才有空chuan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爵大人,为什么连宝贵的交pei时间都要浪费,护着这个人类女孩?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被乍然响起的女声,吓得转shen后退,但见门kou缓缓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