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忏悔5:对神父承认,她与丈夫眼前,被陌生人偷jian小xue3PHHH

忏悔5:对神父承认,她与丈夫眼前,被陌生人偷jian小xue3PHHH

“嗯~~”,前面的蜜xue竟然真的失手,在丈夫的yanpi底xia,被陌生人隔着一dao漏dong百chu的花墙,tongrutinei深chu1,她哼chu绵长的颤音,呻yin落尾chu1,陌生人的大肉棒已把前面填的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qiang烈的刺激令她的乳xian不断鼓胀,乳tou更加凸ting,ying生生被丈夫的双掌rouchu乳白的nai汁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手指gan受到温re的黏腻,放开妻zi的甜唇,低tou一瞧,浅笑:“还没开始cao2,naizi就pen了?小sao货喜huan上暴lou的刺激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yingting的大肉棒在沟沟壑壑的后庭里,九浅一深chanong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,嗯~,我~喜huan。”赫墨拉如实diantou,xia面两gen大肉棒chajin来的ti验实在疯狂,它们隔着一层薄薄的肉bi,在tinei同jin同chu,一起九浅一深地撩拨她的shenti,一阵阵瘙yang袭上心tou,产生一种必须要被大肉棒们狠狠乱gan1一番的疯狂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想法不断冲击着她的理智,几yu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咱们以后不在房间躲着zuo,就在外面,cao2给暗中偷窥的人看,看我老婆多漂亮,多淫dang。”kuaxia从九浅一深变成三浅一深,妻zi骤紧的菊xue,夹得他yu仙yu死,一dian没意识到后面紧,是因前面的小bi1被其他男人偷偷奸了去,把他妻zi的花dao撑得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被人看到,啊~,万一,有人趁你不注意,对我起歹意了怎么办?”她的小屁gu旋在两gen大肉棒有限的空间之nei,尝起背德的快gan,又努力将所有的刺激转化到丈夫shen上,让他一同品尝这样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想被其他人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呻yin着嬉笑,“吃醋了?在外面多危险,啊~,万一,哪天什么人在你跟前,cha到我tine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,真有那么一天,老婆要是喜huan,只要我是最大的,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dan啊~,你怎么的,就想一直在外面zuo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哈,你这两个问题太刺激我xia面,现在就想cao2死你。”男人抓naichoutun,狠厉地啪啪啪cao2gan1,“老婆两个saobi1这么会夹,我要是有两gen鸡巴就好了,全butongjin去,把小bi1she1到夹不住jing1y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啊~,老公有两gen的话,啊~,chajin来,让我死在你shen上,啊啊~,再打打人家的小屁gu。”赫墨拉此刻shenti里已真实地被tongru两gen又cu壮又圆gun的大鸡巴,来来回回地gan1,逐渐越cao2越凶狠,噗嗤噗嗤,淫yechou拉间发着seqing的声音,四chu1乱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赤ti与丈夫激烈交合xia,又瞒着人被外来的鸡巴ru侵得彻彻底底,这种偷偷摸摸的刺激令她跟丈夫的xingaishuang乐更上一层楼,qingyu迷漫的肉ti本能地接受了这位ru侵者,mei艳殷红的sao肉包裹住陌生鸡巴用力yunxi着,xiati传来连续不断的啪啪啪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真棒,大鸡巴就喜huancao2你这样的sao货,gan1透saobi1,gan1得sao货天天撵在老公kua上,连在一起不要分开。”男人淫词浪语,大鸡巴也不停地狠cao2拼命蠕动的菊xue,小屁gu的chou打也不忘落xia,带给自己的女人快乐无穷的xinga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gan1死我~,啊啊,最喜huan大鸡巴老公,一起chajin来,两个xue都要挨cao2,天天gan1sao货,啊啊啊~ai死了!”她把前面的大鸡巴也想象成丈夫的,一瞬间,shuangru骨髓,shenti疯狂地chou搐。

        陌生人自然不知dao自己成了替代品,但没关系,光听这对年轻夫妻的淫dang对话,xingyu也被激得gao涨,更何况偷偷奸了其他男人的老婆,居然没有发现,女人也不阻止,果然是个sao货啊!

        当xia便不再客气,使chu吃nai的劲,疯狂奸tong销魂小bi1,胀疼的大鸡巴全方位被jiaonen花ban环绕,又听着媚ru魂魄的jiaoyin,心神俱醉,狠狠打了个哆嗦,两人的耻骨无数次无feng结合在一起,啪啪啪的声音,也有他一份功劳,无比舒shuang的xinggan电liu极速略过,xiashen更是禽兽一般的癫狂,奋力猛奸他人之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~”,她被残忍地奸cao2了数百xia,被cao2翻的肉bi紧绞两gen大鸡巴,尖叫着xie上gaochao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男人也拗不过极致的绞杀,肉bi瞬间胀大,纷纷一阵阵qiang力的脉动,把新鲜的jing1ye一gugu,毫不保留地全bushe1jin了sao货tine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孩zi,你被陌生人neishe1了?”神父听完一段陈述,想听到早上公鸡打鸣一般,语气依旧温和,询问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神父,我当时……只是把那个陌生人当成我丈夫的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这一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揪紧裙zi,双唇抿动,断断续续吐chu:“不止一次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