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忏悔9:野外给丈夫口交,saoxue又吃到了青年的大鸡巴(3PHHH

忏悔9:野外给丈夫口交,saoxue又吃到了青年的大鸡巴(3PHHH

shen后忽而失去依靠,炙re的肉zhushe1空后,不zuo一dian停留,竟从她gaochao不得的湿xue中chou离脱shen,赫墨拉愣怔,再转shen望去时,哪儿还有什么与丈夫有些相似的青年,裙zi自然落xia来,完mei地遮挡住淫shui溅得湿乎乎的屁gu和chou搐不休的淫ko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翻来覆去把那青年抱怨了无数遍,转而将目光移到丈夫shen上,来到皇gong广场前,手背不停蹭在男人的xia腹bu,惹得丈夫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。赫墨拉裙底的双tui已经夹紧相互磨搓,磨chu火来,当丈夫看来时,louchu无辜又渴望的表qing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手背则隔着裙zi,敲击妻zi的耻骨,正中阴di位置,轻笑着问:“怎么突然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dao,就是突然想。”此刻人群成了最好的遮掩,她没了dao德束缚,双tui大胆地夹住自己男人的手臂,全shen贴上去,跟一条蚯蚓似的,上xia扭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两人从人群中撤chu,在不远chu1的一小树林里,避着人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bi1怎么湿成这样?今天居然连前戏都不用,chajin去就能开gan1。”男人把妻zi压在树gan1上,掰起一条tui,被小手玩ying的淫ju凶狠蹂躏着淫shui充沛的saoxu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这段时间被你玩的。”双手搭在丈夫肩膀,把理由推到他shen上,刚被青年cao2ruan且she1jing1的shenti,此时又招cu长的xingqi玩nong,未到gaochao的饥渴终于又得到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夫妻两人抱在一起,忘我缠绵,淫声于这片林zi里,小声又隐秘传播着,不过前方huan呼声浪阵阵,传到他们这儿时,足以盖过两人xiati相互撞击的淫乱shui声,令两人激烈又放肆地交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丈夫往她zigongshe1jing1时,赫墨拉庆幸自己在开始前就努力排空了里面的存货,才没被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名正言顺地得到一zigongjing1ye,她也被丈夫狠狠she1上ding峰,shenzi痉挛地抱住他,果然,还是自己男人ti贴,给了她一个mei妙的gaochao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发不够,小夫妻nong着玩着,gun到了半人gao的茂密芦苇丛里,压chu一个深坑。男人此刻躺在深坑里,手掌抚着妻zi的后脑勺。小嘴上上xiaxia吞吐mei味的xingqi,she2tou反复tian舐肉筋上的沟壑,蘑菇tou被小嘴啄着用劲xiyun。他的灵魂都似乎要从通过mayan,被xi走一般,后腰整条脊椎酥得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跪在丈夫kua间,翘着半遮半掩的小屁gu,吃得正津津有味,chu乎意料地,两只手指忽然charu她的saoxue和后菊,“嗯~”,她缩着屁gu,脑袋微微后转,居然又见到了那位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蹲着的地方才知dao,自己往后kua一步,便是浅滩小溪。她惯xing扭躲屁gu,心中记着仇,这家伙刚刚没给她gaochao呢,只是青年看穿了她的行动一般,手指狠狠一tong,转着圈胡乱勾挖,把两xue的淫汁都挖chu来,反复重重tong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~嗯哼~”,xing事上最受不了折磨,小屁gu顿时ruan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青年后退,除了指奸她的手,他整人跪着隐到芦苇丛外,只要不细看,压gen看不到他的人影。只是这时,一gen紫红cu长青筋暴涨的大鸡巴从淡黄se的芦苇杆中伸chu,恰好悬在她的saoxue正xia方,上翘的guitou充满爆发力,对着她的xia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两gen手指带着一手的蜜ye离开俩肉窟,将淫shui抹在士气汹汹的弯翘大diao上,随后也消失在芦苇丛,只剩xia这一gen巨大的鸡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咽xia丈夫mayan里的前jing1,正在发sao的shenti,没有完全遮蔽的野外,此时曾与她亲密相连的大鸡巴正搏动着诱惑她,sao渴的淫xue,还残留着xingai的炙re和指奸遗留的挑逗,只要稍稍往xia坐,便能吃到这gen诱人的巨wu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手rou着丈夫吃不到嘴里的xiabu分肉筋,一手玩nong底bu两颗ruandan,kou中充满nong1nong1的雄xing荷尔蒙,she2tou和kou腔pei合,一直将大鸡巴往深hou吞,小脑袋起起伏伏,视线转正,看着丈夫凌厉的xia颌线,知dao他ai死了自己的kou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夫妻间的快gan即便xiati没有cha在一块,也能通过燥re的空气相互影响,她扭着不停溢汁的小屁gu,缓缓后翘,腰buxia榻,saokou离jianying的guitou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~”,xi凹了脸颊,鼻zi哼chuyin声,nen粉的肉feng压到yingwu,着火一般逃开,但在yu望的蛊惑xia,再次落座,这一xia竟准确无误地吞到棱ying的guitou尖尖,shen后的大鸡巴ding了ding,像是cui促,淫汁liu得草地湿了一小块。

        tinei深chu1的yang意驱使着她旋着小屁gu,螺旋吃ru青年的大鸡巴,啊~,还是如此cu得可怕,跟丈夫有得一拼,她最喜huan这种chajin来就能把花dao撑满的cu东西,片刻之间,把大guitou吃到sao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青年似乎知dao女人的极限,便前tingkuabu,帮她一把,大鸡巴噗嗤一xia,tong开了gong门,dingru灌满jing1ye的小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次ru侵到了他人妻zi的小bi1深chu1,随意一ding,把她丈夫she1给她的jing1ye,挤chu花dao滴落在地,给自己大鸡巴腾了地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