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忏悔12:半夜卡花墙,前有狼后有虎,被丈夫后入(HH)

忏悔12:半夜卡花墙,前有狼后有虎,被丈夫后入(HH)

晚餐饭桌上,丈夫给妻zi介绍dao:“老婆,这是我的发小,叫厄洛斯,好几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时间过得真快!”厄洛斯回应着,趁男主人低tou的空隙间,对赫墨拉友好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低tou,嘴里送ru一koushiwu,不敢与之对视,犹觉这位客人魅力太盛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晚上,她才知dao丈夫发小要留宿几天,办完一些事qing就会走,至于什么事qing,赫墨拉没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躺在丈夫shen旁的赫墨拉,总是碾转反侧,心浮气躁,难以ru眠,目光总不由飘向门kou,那位英俊的男人今晚便睡在对面的侧卧。她努力闭紧yan睛,翻shen转ru丈夫的怀抱,慢慢拉长呼xi,才渐渐沉ru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努力避免自己落单,跟厄洛斯chu1在一块。晚上,又接连两日靠着同样的方法,抱着丈夫,熬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第三晚,xingqi频繁的小夫妻顾忌家里客人,已经整整3日会开荤了。一上床,两人在被中饥渴缠抱在一团,克制声音,xing渴的shenti相互汲取彼此的温度和养分,一件件衣服从床上扔chu来,凌乱地散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大床咿呀咿呀地摇晃起来,赫墨拉被丈夫过于cu长的大肉棒cha得tou脑停止了运转,舒服得全shenmao孔都舒张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各种淫秽的东西闪ruyan中,有芦苇丛被猛gan1的画面,有人群中被偷奸的neishe1片段,还有阳台被隔bi陌生人又cao2又she1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挥之不去的画面,轮番ru侵她的脑海,将于丈夫正常的交合都变得淫乱不堪,平日灵动的yan神在摇cao2中,呆滞在房门把手上,呻yin声压制不住,jiao媚悠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禁想,那位发小会不会此时站在门kou,偷听他们zuoai的声音,亦或者忍不住,拧开门锁,偷偷开一条feng,偷窥他们夫妻床上的猛烈交媾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丈夫克制着声儿,却激烈gan1了两发后,门kou一直没有她设想的动静,一边庆幸一边隐隐失望。她望着闭yanru睡的丈夫,平躺在床上,手捂xiongkou平息着,视线不由转向阳台,忍了几天,2次远远不够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声走xia床,套上一件只到膝盖的睡裙,遮住一shenchun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来到阳台,小手拨开中间一个大dong,这花墙明明摇摇yu坠却始终未倒,真是神奇。今夜不知为何,血ye燥re异常,她着了mo般,将shenzi钻ru那个松散的大dongnei,望了一yan无灯的隔bi房间,似乎没有人,抓住墙边的支撑dian,屁gu扭蹭好几xia,把dongkou又蹭大几寸,但是没法钻过来,她卡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小tui空蹬几xia,还有什么比卡住更尴尬的事qing吗?立刻打消了去隔bi探索的念tou,往后退,这时,xiongbu又卡住了,一时jin退两难,赫墨拉暗骂自己愚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需要我帮忙吗?”一dao幽幽的男声从空旷黑暗的房间里传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toupi麻一xia,抬tou望见丈夫的发小厄洛斯竟从隔bi空房间走chu,踏ru阳台,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怎么在这儿?”他不是应该在家里侧卧睡觉吗?此刻赫墨拉脑中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以前买的房zi,一直没过来装修住而已。”厄洛斯双手垂在shenti两旁,歪tou打量窘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