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17老公他抱我去卧室,小bi好可怜会被插一晚,真不阻止?HHH

17老公他抱我去卧室,小bi好可怜会被插一晚,真不阻止?HHH

“没关系。”男人打了一个哈欠,刚才一发激qing的she1jing1,已将本不多的jing1神消耗殆尽,醉醺醺的脑zi还是迷糊,双目瞧着发小缓缓抱起自己的妻zi,两个手掌端着白腻的肉tun。

        他chu1于低chu1的视线,顺其自然看到妻zi粉nen的小肉bi1,被一gen树gen一般的cu壮的圆gun大wu,tong成几乎完mei的圆,一粉一紫,一浅一深,se泽对比十分明显。他愣愣盯着,此时后庭小肉dong溢chu一daonai白的jing1ye,一diandian滴落到两颗硕大卵球上,噢,这jing1ye还是他she1给自己老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前面一直被tong的小saoxue,在cuying的xingqi上,saosao地扭了几xia,男人yan瞧两人的结合chu1liuchu透明的yeti,那是他老婆的sao汁,顺着弧线,溢到卵dan上,将自己的jing1ye冲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两人的xingqi在缓慢厮磨间,sao汁停不住乱liu,把发小几乎次次撞上自己妻zi的卵dan们,洗得gan1gan1净净,不见一dian白浊。

        厄洛斯故意抱着赤luo的赫墨拉,站在男人视线中,手掌掰开小屁gu,让他看仔细,自己xingqi是如此在他妻zibi1里,又jin又chu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哼~”,赫墨拉背对ruan塌,像一个树袋熊抱着同样赤ti的男人,后面的视线异常明显,被丈夫看着自己如何跟别的男人交合,刚gaochao过的小saoxue,mingan又酸颤,媚肉夹紧不属于丈夫的大鸡巴,ding在自己tinei最深chu1,磨得又酸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你发小抱我去卧室,小bi1好可怜,会被cha一整晚。嗯~嗯~,你真不来阻止吗?cha得好深。”她正面几乎贴在炽re凶弹,naizi压上去,小脑袋还是忍不住转tou对自己丈夫淫dang地撒ji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看你被鸡巴tong得tingshuang的,小bi1xi得这么勤快。”男人最神奇的是,即便醉了,还是能一yan分辨她的淫sao,戳穿假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~”,厄洛斯哼着xinggan的低yin,站着稍微用力cao2了一cao2湿湿ruanruan的小shuixue,charu话:“那我抱你老婆去床上了,不打搅你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着不打扰,但shenxia逐渐幅度加大的cao2cha,gan1chu了啪啪啪的肉击声,淫shui也是胡乱pen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嗯~,老公,那我真的跟你发小去床上一起睡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男人yanpi慢慢合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夫人,我们去床上,我陪你睡。”厄洛斯脚步还是没动,xia面慢chou急ting,两人qing不自禁地吻在一块,she2tou来回描绘彼此kou腔结构,咽xia对方的唾ye,品尝缠绵的mei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起自己的丈夫就在shen后,赫墨拉淫sao扭摆的shenti,怎么停都停不xia来,嘴里发chu呜呜声,又在唇ban分开空隙间,jiao问:“这样好吗?你没穿衣服,也把我脱光了,这样一起躺在床上,你不会乱gan1坏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,我ding多只是gan1一gan1你,你老公也同意的,怎么算坏事。”厄洛斯肆无忌惮地在男人面前,cha着小bi1,且嘴上还调戏他的妻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啊~,没去床上你现在就在gan1我了,啊~,去床上我会不会被你cao2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老公不是说你很耐cao2吗?让我gan1上一晚,不会cao2死你,只是让你shuang死!不喜huan大鸡巴?它会cao2上你一整晚,非常持久,she1很多很久jing1ye给你,夫人zigong不想被jing1ye填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啊~,想,去床上gan1我,喜huan大鸡巴gan1我,zigong好久没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可怜!”厄洛斯这才不缓不急地踮抱sao不可耐的女人,跟差不如沉ru梦乡的男人dao了别,稳稳当当地cao2着他的妻zi,一步步走向注定今晚成为淫乱战场的卧室,一步一个狠gan1,tong得小saobi1颤颤缩缩,guitou太长了,几乎全程ding着zigong,最终成功把女人压在床上,让她哆哆嗦嗦地gaochao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卧室门不关吗?”xiongkou剧烈起伏的赫墨拉,双手抓着床单,吐气如兰,jiao媚如丝的嗓音,daochu无辜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关吗?不关的话,你的丈夫正好可以整晚听到我是怎么cao2你的,把你cao2到什么程度,会不会被cao2成离不开我这gen鸡巴的dang妇。”他把玉ti压在shenxia,xingqi享受着mei妙的chou搐an摩,答得邪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关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嘴角笑得更坏,厄洛斯压xiashen,双唇吻住了女人的朱唇,这一次吻得更缠绵且re烈,两人十指相握,赤luo的躯ti上xia交叠,xingqi更是紧密相连,一边she2吻一边qing动。在本来只属于小夫妻的大床上,女主人没换,男人却换了一个,但没有关系,他们肢ti相互扭摆厮磨,亲密得像一对正经的夫妻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被压着湿吻的咽呜声,一声声从卧室传chu,飘到客厅男人的耳边,只可惜男人已经合yan彻底ru睡,一dian没yan福看见自己的妻zi此刻张开tui,与发小深qing纠缠的淫dang模样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