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忏悔23:深夜床上,她在丈夫身旁,被yin魔cao成他的xing奴(HHH

忏悔23:深夜床上,她在丈夫身旁,被yin魔cao成他的xing奴(HHH

“老婆,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!”男人一jin门便gao声huan呼,摘了礼帽和外套后,一转shen,自己的妻zi温温柔柔地站在shen后,迎接他,上去一个reqing的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赫墨拉低tou瞧丈夫带回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教堂在中央广场上,给大家分发的光明石,能保佑平安。”男人将手中裹着光明石的草编图腾,交于妻zi手中,并嘱咐dao:“老婆你挑个地方挂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丈夫在家,三人和谐无事,吃过晚餐,她将光明图腾挂在客厅显yan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床上,她侧躺,shi指撵着shen旁已经熟睡丈夫的袖kou小小一角的布料,一回想起这几周的荒诞,心中惭愧,可随便一想,那醉生梦死的xingai,骨zi里的sao动又关不住涌chu。

        耳尖听到卧室房门拉开的声音,刚刚浮现的惭愧dang然无存,手指停xia动作,那轻微的脚步声徐徐靠近,xue已经忍不住发起sao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对门kou的后肩胛骨,迎来一阵轻微的呼xi声,pi肤紧了xia,几gen手指骨忽然抓上她的tunbu,脚趾立刻蜷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的温度一xiatang到她的pi肉,抓nierounong的指法轻轻重重,引得sao媚的xue,空虚地夹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盖在大tui上的睡裙,一diandian被人拉起,shen后的小屁gugan到一阵凉风,几gen手指爬了jin来,挑着花kou的肉唇玩nong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玩几xia,shen后的床榻xia降,一ju男ti紧贴上来,最为明显的要数雄壮炽re的肉zhu,cha到她的双tui,横在了nenxuekou,她望着丈夫的面颊,哼chu一声jiaoyin。

        xia一刻,一只手掌从shen后袭上她的乳肉,重重nie了一圈,接着不带一dian犹豫地拉xia她宽松的领kou,在她丈夫的面前,把naizi掏了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躺着没有动,任由shen后的淫mo缠上,在她跟丈夫躺在一起的大床上,玩nong自己的肉ti,xia面壶kou的淫wudingding撞撞,结果自然tong到了她的shenti里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哼chu一声长长的媚音,双tui被男人的大tuiding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naizi好像越来越大了?”夜晚淫dang的问题,轻轻从厄洛斯的嘴中吐ch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老公玩大的。”她的肉壶被简单choucha了几回后,终是压制不住寂寞的saoqing,与shen后的淫mo回应,小屁gu前后摇摆,两人交合的bu位轻轻撞击,噗嗤噗嗤都是shui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床上,躺着三人,男人板板正正地仰卧睡觉,而另外一对男女呢,抱在一起正在淫乱地cao2gan1摇摆,两条波浪线条似的,摇摇晃晃,毫不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bi1今天怎么没有跟小老公zuo上一发?”厄洛斯随心所yu地在他人妻zishen上,发xie着qingyu,xiashen的kuabu在晚餐中断后,一直ying在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想留给大老公gan1,zigong今晚特别想吃老公的jing1shui,han着ru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dang妇,今晚有小老公了,还勾着大老公cao2你,玩你naizi。”厄洛斯tian着细nen的脖zi,双掌上xia把女人的xiong脯rou得淫乱不堪,xiashencao2gan1的频率慢慢加快,大床微微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随时会把丈夫晃醒的危险交合,令她更加yu罢不能,全shen发酥发sao,与淫mo缠在一起,尽qing淫gan1。

        “dang妇喜huan大老公鸡巴,啊,好几个小时了,没挨到cao2,我都快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离不开鸡巴的dang妇老婆,屁gu扭得再sao一dian,咱们给小老公助助眠。”厄洛斯得意又邪恶的提议,每次都轻易把女人深chu1的sao浪之心勾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yan前,丈夫明明就在yan前,她却肆无忌惮地被旁的男人cao2起xue来,淫shui吱吱乱liu,“啊啊~,大鸡巴好会gan1,啊哈~,每天被老公cao2得死去活来,shuang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~,是dang妇越来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