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忏悔24:神父把女教徒的子宫cao到变形,进行jing液圣水洗礼HHH

忏悔24:神父把女教徒的子宫cao到变形,进行jing液圣水洗礼HHH

伴随错综复杂的心qing,她瞒着丈夫,再一次来到熟悉的忏悔室,把自己上次回家的qing况到发现手腕黑块,一一跟神父描述,巨细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担忧地分开双tui,“神父,那只淫mo没有被消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容我查看一xia。”神父再次将yingting的阳ju慢慢推ru女教徒的淫xue深chu1,盘绕的青筋gan受媚肉的saore和蠕动,“那位淫mo不见后,只跟丈夫xingai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嗯~,不敢再去招惹其他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tinei的瘙气明显少了一些,将领kou的衣服解开,脱了。”肉qi以ding在zigong肉bi上的静止状态,神父指挥dao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shenti再没跟淫mo胡乱交媾,稍稍矜持了一dian,但被神父巨大的肉棒cha撑肉bi,小屁gu贴着硕大卵dan,无论如何还是惹得小屁gu颤颤缩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啊~,神父的肉qi像个正常男人一样,会在她xue里搏动呢!

        手指将衣服解开,脱得跟神父一样,赤shenluoti,她平躺着,与神父xingqi相连的姿势,小手从两边将自己的双乳推挤到中间,“神父,脱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忏悔室本是一个小房间,被一块镂空木板隔开,现在隔板中xia方,拉开的巨大方dong,让赫墨拉整个shenti都越过中间线,躺在神父的聆听空间nei,但脖zi跟tou颅还在自己阐述室,她能gan受到神父在她肌肤上游离的视线,而自己却看不到神父的面孔,带上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神父,为什么……nie我naitou?”xingai时习惯使用的淫词,不自觉带到教堂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父大拇指和shi指nie紧nen粉的乳首,左右磨搓,发现颜se会微微变深,成了漂亮的樱红,问dao:“乳tou有naishui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神父怎么知dao?”赫墨拉暗叹神父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很久没liu乳汁了?”手指继续抿了几xia,放开,壶kou围住乳gen,一节节掐至乳首,两边都陆陆续续从底bu掐到乳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她无助地抓着两旁木质栏杆,任由神父nienong乳房,她知dao神父在检查,可xiongbu被nienong的舒shuang,却一daodao传递全shen,she2尖tian着自己牙齿,tui上与神父大tui想接chu2的肌肤,微微发re发麻,不禁jiao媚央求:“好yang啊,神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xingqi把狭紧的花daocha透,此时正gan受到肉biqiang烈的紧密缠绕,gan1净空dang的花gong一直不断yunxi吞ru,似乎想将自己整个人都xijin去,神父双掌nie紧大团nai肉,说:“手腕上的黑se痕迹,也许跟你的乳汁不liu有关系,先帮孩zi你通一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腰bu上xia画着圈,chou拉dingting,把快要夹得窒息的xingqi活动一圈,同时把xi力qiang劲的肉壶cao2了一回,又郑重说:“孩zi,需要跟主再次结合,接受圣shui洗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好,我愿意,嗯哈~,zigong需要圣shui,啊~啊~啊~,主的鸡巴cao2得仆人好shuang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跟主结合,是孩zi你虔诚的功劳,好好享受主的疼ai,把naishui挤chu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,主啊~,啊~,神父,naizi被nie得好疼,啊~,好厉害的大鸡巴,好喜huan,dang妇喜huan被主疼ai。”至从上一次跟主在人间的代理人神父,激烈cao2nong过一次后,一直是她午夜梦回,时常想起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淫mo消失后,她与丈夫的xingai也是花样百chu,可就是别的肉棒,也想要chajin来tong一tong,她当然深ai着丈夫。但几次尝到被两个男人同时cao2gan1的滋味,别样的心思越压越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”,脑中忽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