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26:老婆想不想被俩鸡巴cao着,喷nai水到神父脸上?3PHHH

26:老婆想不想被俩鸡巴cao着,喷nai水到神父脸上?3PHHH

神父被捆住,除了he心力量,shenti其他bu位无法动弹,反而成了赫墨拉与yan前恶moxing淫的支架,修长的两条nentui夹在他的腰间,他的一只手掌现xia紧揽细腰,任凭淫mo如何大力奸玩人类女zi,都有他支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kuabu,犹如着mo一般在妖媚的小xue里,狠命狂cha,温re的蜜汁对着xingqipen涌而chu,温泉chu2gan一般的肉bi又裹紧整gen肉zhu,令人几乎想要迷失在里tou。

        深知这是黑暗力量的侵蚀,神父绷紧全shen力量,抵抗火re的淫yu,guitou大量凝聚光明mo法,狂暴jin攻小zigong,隔着一层薄肉,与恶mo拼命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~”,这可把赫墨拉shuang上云尖,神父和是恶mo的老公在她的tinei癫狂对峙,小屁gu被两gen巨大膨胀的大鸡巴,cao2得shui深火re,啪啪啪啪的xingai声,从三人的连接chu1就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,naizi被你rou得好疼啊!啊~,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想不想被两gen鸡巴cao2着,pendiannaishui到神父脸上?瞧光明主在人间的代理人,表qing好像存在很大的困扰!”淫mo抓着妻zi的naizi,乳尖对准神父面庞挤压,xiashen习惯xing残暴cao2后庭,dang妇喜huan地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老公你把人家naishuipen神父脸上,啊啊~,好淫dang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pen神父嘴里?要不要给主尝一尝你的nai汁,是不是变得更甜了?”他提chuxialiu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父拧眉,忍受脸上的白se乳汁,开kou劝dao:“孩zi,不要陷ru淫mo的圈套,想想你手腕的黑se淤青,再如此xia去,可能会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”,她吓得一颤,没等她chu声,耳边传来男人的xinggan嗓音:“老婆被我这个淫mo连着cao2了2年,shentichu过什么mao病,还不是你乱给我女人xia光明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立即站到了丈夫这边,哀哀叫:“是呀,我这两年shenti可好了,每天被cao2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嘴角得到一个甜蜜的亲吻,“呜呜~嗯~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父瞧着两人在自己yan前,毫无顾忌地深吻缠绵,yan底瞅到乱扭的女ti,无一不是淫jing1浸透chu来的sao媚,guitou被xi得又疼又麻,小屁gu还不停套上来,终于在百来xia的绝cao2xia,不等女人gaochao,鼓动肉gen,对着gongbi,狠狠地she1chu了蕴涵无限光明神力的jing1ye,灌满小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xia一刻抬tou,却对上恶mo猩红且邪笑的双yan,全shen顿时气血翻gun,光明mo法,对他居然没有用!

        唯一有用的大概是把赫墨拉那淫sao的shenti,tang上了绝dinggaochao,在悠长淫dang的浪啼中,对着两gen大鸡巴xiechu大量chunshui,浑圆的小屁guchou搐,前后摇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神父大人,好好回忆一xia,你是谁的仆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恶mo低厚的嗓音萦绕神父脑海,发饰dingbu的纯白光明石,顿时迸chu无数赤红的血丝,如mao细血guan一样充斥宝石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父双目立刻失去光芒,脑海和血ye翻涌,像失去了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~哼~,老公,你把神父怎么了?”虽不愿意恶mo老公去死,但也不想他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轻笑着,把妻zi从神父的肉zhu上baxia来,坐到一边长椅上,肉zhu换方向,填满她的小saoxue,说:“帮神父找回一dian记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嗯~,你真是恶mo?”只能不是杀害神父,赫墨拉转tou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用血腥的双yan,回答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那天人群里,你故意的?那个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shuang吗?在老公shen边偷偷被人奸?”男人脸上全是邪恶的坏笑,火re的大肉棒九浅一深cha着湿ruan的xu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你还在河滩边偷奸我~”,赫墨拉jiao怨着,小屁gu在cu长的xingqi上扭着转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奸了你好几回,老婆一边被奸,一边吃老公的鸡巴,吃得更开心了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~,是啊~,大鸡巴老公这样玩我,嗯哼~,嗯~,ai死了。”赫墨拉的心qing,犹如宝贝失而复得,激动万分,甜嘴主动吻上丈夫的双唇,甜甜蜜蜜地摇cao2尽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吻到嘴角拉丝,她瞧了一yan,那边一直顿在原地的神父,“神父呆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父大人。”他轻轻呼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呆滞的神父眨了一xiayanpi,回了神,望向摇摆的两人,清晰吐字: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眉mao一扬,“主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还是可以把他当成神父,来教堂偷偷玩。”男人咬住耳廓,轻轻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问他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父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厄洛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yan瞬间瞪圆,肉壶被重重一击,淫xue的sao酸连绵不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