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25:白日少女越无情,夜晚男人爬床偷玩她,玩得越过分(H)

525:白日少女越无情,夜晚男人爬床偷玩她,玩得越过分(H)

深海刺骨的冰冷和氧气缺失的窒息gan,围绕着赫墨拉的shenti,不断xia坠的深度,失神的双眸逐渐失去对光的追逐,以至于最后坠ru一片黑暗,意识也彻底晕厥。

        晕厥后,她没看到一只雄狮般大的大狗,猛地扎ru海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,赫墨拉,你这个小恶mo,从哪个shui沟里爬chu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dao炸耳又惊讶的声音穿透耳膜,意识迅速清醒,掀开yanpi,就见自己站在郁郁葱葱的花园中间,愣然地抬tou,望向对面走廊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人一shen白里绣着金丝的长裙,赫墨拉脑zi转了几转,噢,这位mei丽的贵妇是她的母亲,此时母亲的tou上cha了一朵异常显yan的白菊花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ti的知觉慢慢回笼,她这才gan觉到自己一shen沉重的湿漉漉,手指还滴落着shui珠,额边发丝也在淌着shui,huajin她的yan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见到生母,本能的,竟没有多少gao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小恶mo,给我回去,这几天不许chu楼。”贵妇人名为勒托,带着白selei丝手套的手,指向右侧,严肃地xia达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全shen都在淌shui的赫墨拉,没有言语,提着裙zi,默默转shen回到自己的小楼,她居然回到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路上,到chu1装扮着黑白分明的菊花和挂饰,家里正在办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熟悉的二层古典小楼,有默不作声的女仆帮她换掉衣服,她洗了一个温shui澡,坐在阳台,向左侧的中庭望去,凭借良好的视力,才看清上面的名字,尼克斯。

        噢!她的jiejie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瞟了一yan自己的任务面板,任务不是完成就是失败,目前为零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夜ru睡后,躺在大床里的她,渐渐发起gao烧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啊,她又zuo起了梦,梦里有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二小jie,从今天开始,我是您的礼仪指导老师,阿莫尔。”一tou标志金发的男人对刚刚失去自己心ai黑犬的少女,伸chu友谊之手,却只得到一记冷漠的回瞪,且她扭tou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家中严禁chongwu,赫墨拉被无缘无故,突然闯jin来的jiejie,发现了自己卧室的黑犬,转shen立刻告了状,小黑直接被一群人qiang行捆绑带走,而她也被母亲从tou训到了尾,说她不知礼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jie妹的仇,从小结到大,劝都劝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阿莫尔则是这场不大不小纷争后,家中请来的礼仪老师,一开始,jiejie尼克斯总是来蹭课,仗着自己是爵位的继承者,任意妄为,但上了几节枯燥的书面知识后,便再也没兴趣来捣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呢,没有反抗,也没有认真听讲,就在课堂上发呆,任由老师说gan1了嘴,她都无动于衷,每日课一结束,又立刻活过来,甩手就离开,yan神都不给所谓的老师一个。无qing的很,却让阿莫尔裂开嘴角,乐得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少女越无qing,夜晚男人爬床偷玩她,玩得越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她熟睡,掀起布料柔ruan的睡裙,脑袋埋ru这个年纪已经足够饱满的xiong脯里,并着两团naizi,she2tou来回吻啄粉nen的乳首,而后一起吃ru嘴中,she2尖绕着乳晕,meimei品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手沿着huanen的肌肤,一路摸索曲折向xia,手掌盖住稚nen的阴hu,轻轻旋转,指尖挑逗着生涩的花唇,逗chushui后,阿莫尔的嘴便会来到此chu1,she2touseqing地玩nong少女的花xue和浅chu1媚肉,就像之前一样,每晚都要侵犯她,成了一种习惯和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rounaitianxue,一边luxingqi,男人把自己rou到最ying疼,guitou会化成肉鞭zi,鞭打着湿漉的小xue,砰砰砰地偶尔能得到几声少女的呻yin声,jiao媚动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she1意快要控制不住时,肉zhuding到后面的菊xue,缓缓charu,嘶,她的shenti太稚nen,调教了这么久,到目前也仅能吃xia他半gen肉qi。

        夜中变回黑发的阿莫尔,虽然没有全gentongru少女的后庭,但还是亢奋地将全bujing1yeshe1ru了她的changdao,堵在那儿,直到人类少女xi收掉自己所有jing1华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夜慢慢,作为mo族,一发she1击怎么可能满足,重新bo起的肉棒charu双乳之间,他手掌压拢nai肉,耸动tunbu,用少女ruannen之地打着无耻的nai炮,guitou前戳的同时频频故意charu小嘴中,抵在she2尖上,他低tou欣赏着被自己暗中玩成淫乱姿态的jiaoti,所有快gan堆积到紫红的cu大肉筋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打了半个小时的nai炮,他把guitoucha到朱唇里,she1chu了大量邪恶的nong1jing1,无形中喂她吃了自己的jing1ye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xishi淫yu而生的mo族,这样的事qing,当他还是小黑时,早已不知zuo过多少次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chu1女xue不能tong破,他把赫墨拉shen上可以玩的地方,每晚换着花招,变着法zi尽qing占有,用jing1ye玷污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亮前离去前,他手指夹着乳尖,手掌抓住大团的naizi,丈量dao:“长大了不少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