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27:变态的她,深夜jianyin男尸(HHH)

527:变态的她,深夜jianyin男尸(HHH)

被怒意冲昏的tou脑,此时又悄然上浮赫墨拉的理智,她咬着冰冷的xia唇,难过、后悔和恨意占据心房,黑se的双眸han着复杂的qing绪,直视僵ying的脸庞,最终闭上yan睛,将小脸埋ru他的锁骨chu1,微微发抖,她是不是真如生母所言的那样,是个小恶mo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臂横过男人腰bu,轻轻贴上,赫墨拉努力压xia心中快要失去理智的原主意志,冷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跟一个尸ti躺在一起,并没有任何害怕,她侧躺,望着现实中首次亲密接chu2的男人,shi指在阿莫尔的锁骨上来回描绘,又冰又ying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被外tou各种淫晦声音的波及,她的shenti一离远,xia腹便会chaore生yang,似一把火在tinei灼灼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在尸shen上的手指,是汲取清凉的唯一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受着夜晚的蛊惑,手指慢慢xiahua,轻轻扯开ti面的衣服,手掌覆上仅有一dian弹度的xiong膛肌肉,赫墨拉呼chu深深的长叹,手gan真舒服,一想起自己以前每日能ai抚着这样的男人ru睡,一旦被背叛,确实会发疯到恨之ru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dao阿莫尔就是厄洛斯,但不知yan前的尸ti又意味着厄洛斯什么,不过,对男人的担忧和想念,还有xingyu的本能,小嘴移到男人jing1致殷红se的乳晕上,张开han住,she2苔贴上去,缓缓打转,尝冰块一般不断yunxi,咽xia冰凉的koushui,一条tuikua在男人的大tui上,tui心贴上去,上xia摩c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哼~”,她yang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她tian吃男人的乳首,竟在长时间的品尝xia,发现有一diandian变ruan。仔细对比另一侧乳首chu2gan,赫墨拉眨了眨yan,应是尸ti被冻住,被自己kou腔的温度han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变态,竟然猥亵尸ti,可没有一diandian尸臭的男人,对她着实有着致命的xi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底嘲笑了自己几番后,she2tou一dian不耽搁的越tian越xia,seqing地脱xia男人kuzi,小脸靠近颜se微微深了一个度的暗紫se大肉棒,和依旧金黄且nong1密的耻mao,她伸chu无耻的she2tou,从底bu到ding,tian了一遍,han住冻住的guitou,啧啧地吻chushui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嗯~”,深夜,jing1致华丽的棺材中,一名少女xialiu且reqing地吻tian一ju男xing尸ti的xingqi,她跨在一条冰冷的长tui上,拉开裙zi,louchusao渴的小xue。她一边tiannong大肉棒,一边用男人冰又ying的tui骨肌肉来回摇磨,不停自wei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甜蜜的小嘴轮liuhan着底bu两颗硕大的卵dan,小手用手心的re度持续rong化巨杵,经过不停的深houkou交,男尸的肉qi逐渐恢复到近乎正常的ying度和弹xing。

        tian着嘴角,咽xia最后一kou冰shuang又有一丝丝咸咸的koushui,她居然尝到了一dianjing1ye的滋味,shenzi更加火re燥渴,随后起shen,扶着肉zhu,对准花kou,没有迟疑,慢慢坐了xia来,“嗯~哼~~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一动不动的男人,肉壶被凉shuang的jianying大肉杵,一diandiantong开,re乎乎的媚肉被缓缓charu的凉棒zi,冻得sao颤不止,yang意被冰shuang碾压,动qing的chunshui当即吐chu大gu,表达了自己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好冰!”肉ti像被一gen夏日大冰棒tong穿,后脑勺冷得打一个哆嗦,紧接又打了一个shuang透心扉的颤抖,冰火两重天的刺激,令小屁gu颤缩不迭,蜜汁不断溢chu,把大肉棒泡得更ruan,变成符合正常ying起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老师,你一直想cao2我小xue,所以现在很开心,对不对?”赫墨拉扶着yingbangbang的xiong肌,前后saosao地摇扭屁gu,“嗯~,老师一直说这gen大肉棒是我一个人的,嗯哼~,嗯~~,没经过你的同意,奸一xia你的尸ti,才不会怪我呢,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裙zi落xia来,遮住蜜桃一般的小肉tun,在ying冷的大肉杵上,以女上的姿势,上上xiaxia,颠簸起伏,两团分量极足的双乳,是男人生前亲手养chu的最满意的尺寸,此时正淫dang的,在他面前乳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啊~,大肉棒好ying,终于cao2了我前面的xue,啊~,啊~,你当初为什么一句都不解释,啊~,不然,不然现在这小xue可以让你随便charu乱gan1乱she1。”她嘴里透chunong1nong1的抱怨,呻yin着,与周围的环境彻底rong为一ti。

        噗嗤噗嗤,是肉壶与男人大肉棒深深结合,chou拉发chu的声音。燥re的肉bi被棱ying又凹凸不平的肉zhu,碾得平平整整,小屁gu扭着把sao乱的地方,全bu送到guitouding上,把它们cao2得乖巧吐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哈~,都怪老师,我的chu1女膜没有了呢~,被一tou大狗cao2走了。”赫墨拉有些报复xing地说chu此话,持续声音,大tui用力,快速地抬起小屁gu,重重坐xia,啪啪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力气没有男人恐怖的持久,大tui肌肉酸酸地紧绷着,扬起优mei的长颈,皱紧眉tou,浪叫dao:“啊啊~,差一dian,啊~,差一dian,啊啊~,让我,嗯嗯嗯哼~,让我gaochao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指rou着自己的naizi,上xia刺激,终于在jing1疲力竭之前,心满意足地登上绝ding,大量炙re的淫ye,淋得大肉zhu湿油huare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