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不甘心被cao又被怀疑,控诉男人以前是公狗,结果被cao晕HHH

不甘心被cao又被怀疑,控诉男人以前是公狗,结果被cao晕HHH

“啊呜~,大人,轻一dian。”深夜寂静的gao空中,悬停着一只巨型乌鸦,那羽背上chunqing旖旎,低沉的男声和jiao媚的呻yin,穿cha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全shen上xia,仅脚上套着一双丝袜的少女,扬起一tou瀑布长发,丰盈饱满的大naizi一半压在光hua的鸟羽,来回摇晃,她那芊芊十指紧扣羽中的骨架,不住浪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shen为红衣教主,厄洛斯竟没有在城中,私自带着女人,到无人的gao空中,跪坐在一混圆的屁gu后方,ting着腰杆,对着楚楚可怜、似受不住的nenhu肆意cao2gan1,啪啪啪的撞击声,响亮且密集,昭示着这场交媾如何的激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教主,别ding这么重。”在剧烈的摇摆中,赫墨拉的膝盖被cao2移了位置,竟有往侧边挪动的势tou,她随便一瞧万丈gao空,恐gao的冲击着肾上xian素,令shenzi紧了紧,媚xue更是把深ru浅chu的大淫wu裹得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,厄洛斯深褐se的双眸,眨yan转换成血红se,掰开jiaonen的小屁gu,瞧着收缩不停的菊xue,kuaxia的yingwu胀得gun大一圈,视线xia移,契合的xingqi,一次次完mei地全gencharu,把nen屁gu撞得肉波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樱桃小kouliuxie而chu的央求是如此诱人,黑夜中,折she1着柔mei月光的黑发,每一gen弯曲的发丝都似染上了nong1烈的yu望,尽数tong在少女zigong最深chu1,xingqi自动xishi着大量的甘甜qingyu,全shen的mao孔似乎都打了开去,发chu满足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好像很久没吃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啊~,厄洛斯,不,不要,要掉xia去了,啊啊~”,yan瞧着距离边缘越来越近,她急急尖叫,又浪又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dao,本能的惶恐,令享用盛宴的恶mo愈发兽发如狂,双目充血带金,拉住少女两只手臂,让她上半shen腾了空,这样更加没有安全gan的赫墨拉,小tui勾住男人的大tui,几乎哭着哀yin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瓜一般的naizi,dangchu巨大的前后幅度,犹如遭受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嚇嚇!”厄洛斯tinei的兽yu彻底破笼而chu,hou结上xiahua动,不住地跟尤wu一起,发chu低yin,“这shenti,简直是为了让mo族发xie,量shen定zuo,你到底是什么人?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”,都被男人cao2成小母狗的架势,yan角带泪,她哪儿有什么目的,腰肢扭着套nong,sao浪中夹着一分抱怨,“我能是什么人!啊~,是你每天玩我,把我养成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炽re如铁的大肉棒,以野蛮的狠劲,急速破ru花dao,cao2ruzigong,ding得yan角huaxia泪shui,拧紧的秀眉透着无法言喻的快意,又掺杂着对gao空的恐惧,双双缠绕,竟被一击突如其来的重gan1,奸上了几乎窒息的云霄,背僵tui颤,chunshuigungun。

        xie得云里雾里之际,厄洛斯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xiong膛贴着哆嗦的玉背,双手穿过腋xia,掐住溢满nai汁的大naizi,突然kougan1she2燥,咬了一kou优mei的脖颈,旋转两人shenti角度,叼住一方椒乳,化shen成婴儿一般,kou腔往里yunxi、吞咽着naishui,甘甜蜜ye,十足的符合他的kou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心tou对这ju尤wu的怀疑更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yanxia不妨碍他成为一个chaxue喝nai的大婴儿,she2tou绕着乳晕压xi,喝光一侧乳汁,牙齿轻咬乳尖,tinei的mo力充盈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毫不客气地喝光另一侧乳汁,xingqi埋在shui盈盈的rexue中,里tou缠绵十足的qingyu覆在肉bi,牢牢绞裹自己,整genyu望tiao动不休,所以当两团豪乳里的naishui都被自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