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女主床边不知,被子里未婚夫的鸡巴正跟小bi偷情,疯狂yinganHHH

女主床边不知,被子里未婚夫的鸡巴正跟小bi偷情,疯狂yinganHHH

shenti虽然的确额外shuang利,但赫墨拉等到任务提示完成后,便想挣扎离开,可被掐制的躯ti无法成功,一扭动,脖颈被背上的男人咬住,乳房被nie得生疼,还有she1满jing1ye的zigong,被鸡dan大的guitou死死ding住。she1完最后一滴jing1ye,也没有chouchu来,小花gong被ding凹了,疼中泛起漫漫酸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波gaochao未完,niao意在腹bu聚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她的睡意朦胧,脑袋嗡嗡地晕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she2toutian着mei味的小猎wu,尾巴勾住纤细笔直的长tui,肉qi更是qiang占mei妙的花dao,继续侵犯花gong,耻骨紧贴被撞红的小屁gu,一ting一ting地慢慢摇磨,掰转沉睡的女ti,翻到正面,一边摇cao2小bi1,一边把盛满nai汁的乳touhan住,慢慢xi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睁开yan时,只觉全shen闷re,yan珠zi一转,才发现自己正趴在男人健实的shen躯之上,双tui大大分开,小屁gu、背上分别落了一只大掌,而xia方saonen的花xue套在了巨大cu壮的大鸡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致命的是,这时被zi外tou传来弗洛尔的柔声,“教主大人,昨晚睡得好吗?早上醒来有没有好一些,刚刚瞧您面sejing1神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,她没穿衣服啊!一听到世界女主的声音,小xue受到惊吓,媚肉立ma条件反she1把cuwu夹得死紧死紧,这家伙,真的当着未婚妻的面,cha到了她tinei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偷huan的刺激,一边是被发现的危险gan,花kou被动sao起来,溢chu淫汁,run着世界女主正关心的未婚夫的大鸡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厄洛斯暗xi一kou气,即便此刻不能动,但别样的偷qing刺激,燥得xingqi在快速一夹一夹的湿re小bi1里,bobo鼓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厚被中的saoqing没有被床边的弗洛尔发觉,她扇动价值不菲的小香扇,给床上的男人带去凉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厄洛斯只是短短哼了一声,便算回应,当他的心脏被弗洛尔落井xia石上了禁制后,一切表面的对话,都变得敷衍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是现在,大鸡巴cha着自己喜ai的小bi1里,温resao紧的滋味,妙不可言,nong1郁mei味的qingyu源源不断地滋补自己的mo力,全shenliu淌的re血都在为怀中的sao货沸腾,cao2nong了一天一夜,还是舍不得放人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把握着nennen弹弹的小屁gu,放慢动作,rou着nie紧又放开,再次rounie,手gan细腻丝hua,如上好的mei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只手掌从mei背上hua到侧边,团住一把大naizi,在被zi的遮掩xia,也不紧不慢地玩nong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女主近在咫尺,甚至香扇的风,有几guhua到了她的额tou,赤luo的shenzi被男人玩得酸酸麻麻,小腹连着肉壶一chou一chou,吞xia整gen大鸡巴的肉bi,控制不住地反复蠕动,chunshui顺着zhushen,溢满两人xingqi相连的连接kou,把贴在一起的耻mao,nong得又湿又chao,刺yangyang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阴di藏在耻maonei,被cu糙的mao发刺激得,酸yang,想挨cao2,想大鸡巴跟昨晚一样,用力cao2cao2她,但一听到弗洛尔的声音,这种saore颤得发抖,想压制,却越演越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这次shenti不好,一定是饿过tou了吧,需要我现在喂你一些吗?”弗洛尔不知被xia淫乱,慢慢靠近俊mei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!”厄洛斯拒绝得很gan1脆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大人再饿2天吧!一定要jian持住!”弗洛尔笑盈盈。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