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43:我给小可ai当狗,也是床上当,跟你哪能一样

543:我给小可ai当狗,也是床上当,跟你哪能一样

痛yin声,从暗无边际的深渊底bu传开,她的后背终于落到地面,系统提示她将剑bachu来。无法形容的疼痛中,神经也不知遭了多少波冲击,一把锋利的长剑,“哐当”跌落一旁,发chu金属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ba剑过程中,血条值从41降到了35,她捂着liu血的腹bu,脑袋一胀一胀刺痛,gan觉快要晕死过去,但意外的,这数值竟在缓慢回升,35、36、37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升到40之后,周遭发生了变化,脚尖chu2到jianying的阻碍,耳边传来悠扬又圣洁的yin唱,像云边传来的天籁之音,安抚着shen心和她shen上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条值最终停在45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回笼,指骨曲起敲击四周,一开始以为到了天堂,再听着“咚咚咚”的木板声,像在一kou棺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膝盖踢到ying实之wu,手一摸,是那把长剑。双手握住剑柄,剑尖“咚”的一声,ding到上方木块,黑暗中骤然显chu一个笔画繁杂崎岖的圆形银白咒图,又像是什么mo法法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亮起之后,shen上的血条值再次重新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外面又传来声响,有诗歌朗诵声、歌声和类似铁锹的挥舞声,接着touding传来闷闷地“哐砸”,越听越像在埋土,她被活埋了?

        生命力在阵法的加持xia徐徐上升,但随之而来是空气越来压抑的窒息gan。外面有人,她赶紧用脚踹,用剑去戳,作劲nongchu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条值在她这样的折腾xia,停在55,上上xiaxia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正在负责铲土的nu仆,乍听xia面棺材发chu令人toupi发麻的敲击声,脸se各个慌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xia面传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闹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诈尸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目睹的众人,无一不是面lou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城中富豪的葬礼,但树林的dingbu悬停了众多乌鸦,一波人才被棺材里的动静,震得脑zi清醒几分,随之又在乌鸦的怪叫声中,失去主观意识,草草掩埋几xia,便寻了附近的mei女胡乱淫nong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城被乌鸦控制得,大多数人早已务不正业,便多少给了赫墨拉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亏手中长剑,专注一个dian,用力凿钻,锋利的尖端把木质盖板,凿chu了一个小dong,liuru一些湿run的泥土,空气顿时liu畅起来,她的窒息gan才得以消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到能完全chu来,还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当赫墨拉从自己shen边消失的同一时刻,阿莫尔被面无表qing的红衣教主厄洛斯,擒拿到了钟楼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心,陆续放chu一只只乌鸦,闲闲瞟了阿莫尔一yan,dao:“我以为是谁?原来是我忠实的叛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是叛徒,我可是你最丑陋的一面。”阿莫尔毫无俱意,金黄的tou发逐渐变成黑se,瞳孔也从蓝金变成棕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厄洛斯瞧着他变化的模样,突然nie疼一只乌鸦,漆黑的羽翼胡乱扑腾掉落,他松开手掌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