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今晚新婚夜,saobi能否代替我去世的妻子,跟鸡巴做一晚的aiHHH

今晚新婚夜,saobi能否代替我去世的妻子,跟鸡巴做一晚的aiHHH

摔ru大床中,弹了几弹,忽而后,腰压上一只大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ai的小sao货,嫉妒心怎么那么qiang,婚礼才结束,就把我刚娶的妻zi给杀了!”厄洛斯来到少女的shen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听chu他话语中的笑意,转tou一瞧,男人依旧明艳夺目,一shen华服,但心脏一dao长长的血痕,半疑惑半确认问:“那把剑又刺到了你的心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不了,我可不是脆弱的人类。”厄洛斯分tui坐在少女双tui,一diandian解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xia,你先别脱我衣服,当初是你把我从海里送回家中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还能有谁?你不是已经可以从我的画中jinjinchuchu了嘛。”厄洛斯轻松地拉开少女shen后的衣服,手指ai抚光洁的玉背,“接xia来,应该也让我在你shenti里,jinjinchuchu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碰到她的shenti,xingqi炽re难当,忍受了几天的寂寞,极其想tong到湿ruan的xue里,让肉bi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汲取saore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……等xia。”她拉住xia扯的裙zi,小脑袋里全是疑惑,扭转上shen,又问:“我母亲说我不是她的孩z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令厄洛斯手中一顿,继而yan中浮现笑意,脱不掉裙zi,双掌沿着脊椎线向两侧hua去,抓住手gan极佳的乳球,dao:“这个问题,有dian复杂,过了今晚我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?嗯~。”nai肉中央大bu分的分量被大掌包裹,掌心的温re炙着乳房,tangru心底,被nie着一rou,异常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dian关系,看来sao货问题很多,不如先chajin去,我们一边gan1一边问。”他空了几日,之前又被两人的兽交刺激,xingqi磨着裙里的nen屁gu,饥渴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”,sao浪的shenti哪里经得住男人上xia这样刺激,乳尖的酥麻,带着xuenei深chu1颤抖,“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吧!你老早就想杀了弗洛尔是不是?但又杀不掉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如此,世界法则对我们这种实力qiang悍的mo族,诸多限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从小的婚约?会不会太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要的可不是当个伯爵夫人这么简单,你没看见我所zuo的,基本成了她的垫脚石。”厄洛斯gan觉shenxia女ti的松懈,一把扯xia了裙里的遮挡,掏chu早已炙re胀满的紫红肉qi,掰开屁gu,runhua着漂亮的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现在这样,这样嗯~,她死了,那你以后怎么办?怎么跟人交代?”赫墨拉还在担忧他在外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男人呢,岩石一般的guitou已经在肉壶浅chu1,nongnong戳戳,棱角勾着媚肉吐chu黏腻的花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啊,明天再说,只是今晚你得先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什么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如何今晚是我的新婚夜,你把我的新婚妻zi解决了,总得赔偿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屁gu扭着躲开,与guntang吐前jing1的肉棒chou分离,小嘴微崛,“怎么的,她如果还活着,你们还要zuo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zuodian什么。”厄洛斯掰开屁gu,就着歪曲的角度,狠狠一tong,噗嗤一声,全gencharu泥泞的甬dao像回到自己家一样,里面千百张小嘴极力吻着xingqi,坏笑dao:“本来今晚我还准备在她面前,cha到你bi1里,表演一番,我平时是如何gan1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少了好多乐趣!这么特殊的日zi,当着我妻zi面,掰开你这个sao货的tui,cao2上一整晚的bi1,你说是不是特别刺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你也太坏了!”这种事qing,随便想一想,大脑神经都在亢奋起舞,况且nenhu被不断tiao动的大鸡巴tong了透彻,媚肉贴着炙re的zhushen,收缩缓缓磨动,gan受上面蜿蜒崎岖的青筋,shenzire得发ta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bi1是不是很喜huan?里面sao肉一直挤过来,把鸡巴往里吞,想被人看着,我是怎么cao2你的对不对?”耻骨磨着jiaonen的tun肉,顺时针扭磨打转,肉与肉之间,不断摩ca生r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你这个淫mo,坏不过你,到chu1gan1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的暂时不知dao,只是今晚,把屁gu摇起来,帮我这gen鸡巴正经过一过新婚夜,如何?”他的she2tou扫着朱唇,把小she2tou勾了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这……还能怎么正经?”小she2tou伸chu来,半空中与男人she2尖相互交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saobi1能否代替我不幸去世的妻zi,跟大鸡巴zuoai,zuo个一晚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说去,你就是故意的,婚要结,我也要被你gan1,两个都要,坏d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嚇~,一举两得。sao货不想在我成婚当天,替了我的新婚妻zi,跟我cha在一起,zuo上一整夜。”厄洛斯重重cao2了两xia,dingru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想!”她哪里受得住这般诱惑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