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采蘑菇11:灰狼看到床上两人激战,怒不可遏,使计赶走医生(H

采蘑菇11:灰狼看到床上两人激战,怒不可遏,使计赶走医生(H

赫墨拉被激she1chu一shenre汗,发丝黏在额角,xiong脯大力chuan息无力的模样,好不可怜。医生瞧得柔媚的jiao躯,抱紧人,低语:“我抱你去床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她像一条柔弱的菟丝花ruan绵绵缠在男人shen上,“嗯~,医生,我ti温正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将人放在床上,脱光了她的衣服,回答dao:“还得再量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retang的肉棍zi,再次捣回湿ruan的xue窟,这回两人侧躺着,男人掰开shen前女ti的一条长tui,如花一般的meixue,大大地展开,被一gen紫红大wu又tong又cao2,啪啪作响,淫shui乱溢,床架摇晃,满屋zi的呻yin,毫不淫靡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嘴里叼了一大筐蘑菇的大灰狼,特意趁着夜深人静,从院门大摇大摆地走jin来,熟门熟路地推开大门,将蘑菇放在客厅门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放xia东西,两只耳朵立刻竖起,灵min的听力察觉到屋nei不对劲,他沿着黑暗中的墙gen,朝着声源前jin,那唉唉叫的女声越听越熟悉,越听心dang到了谷底,从老妇人虚掩的门kou经过,往里看了一yan,随即朝最里面的那间房,迈tui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赫墨拉的房门也是虚掩状态,两人在床上激战,一dian没发现门边一双幽暗的兽眸,正直盯盯瞧着他们交合的bu位,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灰狼趴伏在地上,就见小红帽xia午还独属于他的小saobi1,此刻被别的男人从后面charu,肆意cao2gan1。朝向门kou的两团大naizi,一团被人紧紧握住,一团摇得可谓摇曳生花,赤luo的女ti还被男人捞起长tui,啊,淫shui在月光的照耀xia,pen得如琉璃一般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医生听诊qi好大啊,xue里快化开了似的,ti温要量多少次?”赫墨拉一手抓着床单,一手抓着男人的手臂,shenzi被cao2得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还没cha完,就想着xia一次了?”厄洛斯吻着小嘴,cao2得可谓心满意足,即便用了小把戏,但这床是实打实的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病人如果想多量几次小xueti温,医生肯定听你的。”男人坏笑着,kuaxia的xingqi充斥无穷的力量,只想往怀中的肉ti里深chu1tong去,把人cao2得xia不了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医生~”,她没有正面回答,但乱扭的屁gu已经给chu答案,惹得男人阵阵笑声,换了姿势,cao2得更为卖力激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床剧烈摇晃,淫声连绵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门kou的大灰狼,气得全shenmao都炸开了,听他们对话,不知dao这个sao货是被骗的,还是跟这个人类医生玩qing趣,但他们cha在了一起,胡乱zuoai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灰狼在门kou着急打转,作为迷雾森林的一员,他被束缚,没有杀人的能力,狼yan瞪得凶狠,对着床上的男人,louchu白森森的牙齿,与人类冲突,怕会引来其他人,打又打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yan珠zi滴溜溜地转,转tou望了一yan老妇人的房门,脑中一个激灵,他转shen窜到小红帽外婆的房间,瞧着床上沉沉ru睡的老人,张开血盆大kou,一kou吞xia人,通过肚zi的空间,把人转移到了迷雾森林深chu1的某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他摇shen一变,伪装成老妇人虚弱的模样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披着人pi的大灰狼,当即第一件事qing,便是碰倒了床边的花瓶,“啪嚓嚓”,在黑夜中发chu突兀、清脆又刺耳的巨响,花瓶也摔了个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儿,顿时惊醒了正在yu海里纵qing翻gun的两人,他们cao2gan1的动作,急急停住。赫墨拉仰tou朝门外望去,xiong乳的汗珠沿着沟壑,hua到床单上,她试探地喊了一声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