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18:鸡巴cao小bi只为缓解紧张的情绪,狼人屋外目睹她挨caoHHH

18:鸡巴cao小bi只为缓解紧张的情绪,狼人屋外目睹她挨caoHHH

屋nei沙发上,如胶似漆的两人,shen上暴lou在外的肌肤越来越多,穿在shen上的衣服也开始歪扭不成形,那nen白的乳肉首先tiaochu,在大掌中变换成各种形状,乳首在指feng中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森林中,绕了一大圈又绕回来的狼人,yan中的嫉妒简直快要凝成实ti,手掌一碰玻璃,想jin屋nei,却碰到了一层刺痛的屏障,随即狼嘴骂dao:“可恶!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外,他不甘心地来回寻找rukou,却毫无破绽,急得趴在玻璃上,朝里面望去,一瞧气得尾巴都快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屋nei的人类男人,已经把手伸到了小红帽的xiatichu1,一条大tui搁着男人tuigen,xiashen大大的分开,那shuinennen的tui心已被两gen手指占据,jinjinchuchu,时不时溅chu朵朵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扭动的shenzi,随着厄洛斯的动作,衣服一diandian被脱xia,扔在地上,慢慢地上的衣服堆得越来越多,直到他们全luo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赤luo相拥的一男一女,未曾注意到窗边偷窥且嫉妒的恶狼,他们shenti自顾自摆成交合的姿势,正准备char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医生,现在这样会不会不适合?外婆……”外婆还在被擒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趴在沙发靠上,后翘的屁gu与男人的大鸡巴摇摇磨磨。

        厄洛斯的xingqi在壶kouchu1前后磨搓,把丝丝绵绵的淫shui蹭chu,他全shen压在玉背上,rou着两团xia坠倍加饱满的乳房,宽weidao:“不会,你现在qing绪太紧张了,需要释放,冷静xia来,免得影响了明早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所以医生现在要把这个听诊qi再次chajin我的小xue里?”她好奇心十分旺盛,低tou从自己的双tui间,见到了上次未看清的大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医生这gen好像也是一gen大蘑菇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cha到小xue里,测测ti温的同时,同时让你的qing绪从紧张的状态放松xia来。”足够湿run的guitou寻到dongkou后,里面泥泞紧hua的程度,超过他的想象,腰bu一ting,全gen径直tongr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可是医生的听诊qi,好像一gen大蘑菇啊~!”小屁gu被cha得向前一送,shenzi前ting,耻骨一瞬间被男人的力dao,cao2压在沙发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我的听诊qi啦?像你平时采摘的蘑菇?”charu后,xingqi被xue中媚肉的蠕动紧紧啃咬,shuang得他腹肌不住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好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ai的女孩,像蘑菇,但现在cha到你xue里,正在动的东西,不是蘑菇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?那是什么?”她的认知一xia被打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叫大鸡巴!”邪恶的词汇,从男人嘴中蹦chu,tiaoru少女的耳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这是大鸡巴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狼人一样的东西?啊,那她……她被医生的大鸡巴chajin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专门cao2你的大鸡巴,可以让你放松的好东西。”他cha得越是深ru,花dao带来的shuang利愈是令人疯狂,不禁舍去前戏,直接快速cao2nong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啊~,原来这是大鸡巴,啊~,医生的听诊qi就是大鸡巴吗?啊~,cha得好深,我喜huan医生的大鸡巴,ding得人家好舒服!”她的双手被迫撑在墙上,两团naizi被男人松开后,像追波逐liu的波浪,拍打在墙bi上,naitou拍得疼酥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~,真是聪明,上次医生就是用大鸡巴给你量了ti温。”厄洛斯没想到kuaxia的少女接受能力如此qiang,yu望被她真诚的话语,勾得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在狼人的嫉妒中,cao2得异常激烈,那绿森森的yan眸看着cu长的鸡巴,一xiaxiacao2ru本来只属于自己奸淫的小bi1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厚厚的玻璃隔绝了屋nei的声响,听不到他们的对话,但光瞧这对男女急速相互撞击的速度,屋nei一定已经re火朝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狼人更是急不可耐,跺着脚,围着屋zi外围团团转,小红帽的zigong已经被他cao2开一半,现如今,会不会便宜这个小zi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