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采蘑菇24:小bi吞蘑菇救外婆,却遭俩鸡巴野外jianyin(3PHHH

采蘑菇24:小bi吞蘑菇救外婆,却遭俩鸡巴野外jianyin(3PHHH

等整条甬dao坐到ding后,阿莫尔退后一步,静静观望。

        ding到zigong的cu长大蘑菇,那yingtang的棱角似带勾zi,刮着脆弱的柔nen肉bi,又左右甩摆,敲打小小的zigong,赫墨拉抓着轮椅扶手,那浑圆的屁gu抖如筛。

        蘑菇表面细细的绒mao刷着mingan的甬dao,淫shui随即溢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收紧小xue,使劲扭摆上抬,这蘑菇jian韧tingba,genbu从少女的蜜xuechou了chu来,纹丝不动,这可苦了张tui吃蘑菇的jiao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蘑菇伞棱角在退chu时,刮着zigongkou,又刮nong肉bi,大量酥麻的快gan蔓延到全shen,shenzi失控,重重跌落,平坦的小腹bu直接被dingchu了凸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嗯哼~,好撑啊!

        心中不停哀叫,把xue收得更为紧致,用力上提,只听外婆发chu难受的闷声,她悬在半空中,关心dao:“外婆,你怎么了?我nong疼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事,乖孙女,不要勉qiang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婆shen上的变化还在继续,只是比之前缓慢许多,她看到希望,再次坐xia去,闷闷chuan一kou气,鸡dan一般大的蘑菇touqiangying地ding开窄小的gong颈,成功charuzigong,黏腻的淫shui顺着肉zhuliu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几次尝试过后,皆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没夹紧,我帮你要不要?”阿莫尔望着滴汁的蜜桃tun,chu声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,你帮帮我。”少女gan激不尽地转tou瞧向男人,投去希望的注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少女的期盼xia,他重新贴上香ruanshen躯,手掌抓住nen弹有致的屁gu,rou了几圈,修长的中指cha到了不停收缩的菊xue中,dao:“这里填满会非常紧,能帮你的外婆采xia蘑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真的吗?”赫墨拉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女别勉qiang,不要zuo伤害自己的事qing。”渐渐兽化的老妇人,劝阻dao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的赫墨拉只想跟外婆一起如往常在村里生活,忍着shenzisao酸的快gan,恢复说:“外婆别担心,我还要跟你一起回村里,怎么会伤害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帮帮我,填满我这里。”迟疑瞬间被打消,她微微翘起屁gu,看到男人放chu那genying如长棍的大鸡巴,心中突突地tiao,对即将到来的疼ai充满了本能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嗯~,好胀。guitou戳到菊xue,转着圈缓缓charu半个,前方的媚肉便绷到chou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帮你,难受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哼嗯~”她仰tou捂着嘴,抓轮椅的手,改揪紧男人的衣服,抖chuyan角的生理泪shui,后xue的大鸡巴持续深r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gan觉自己好比承受酷刑,疼胀的滋味传导脑神经里,两个小xue似乎裂开了一般,又胀又拥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这样的过程持续多久,听到男人说:“全jin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中终于放xia了一块大石tou,她没有被cha裂,shenzi学着放松,只是一xi,被cha撑了的饱腹gan带着无穷无尽的酸shuang,不断拍打着每一寸mingan的媚肉,前后俩肉窟同时遭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起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外婆在,她不敢发sao,不敢乱喊,双tui颤得打摆用力,一起,一瞬间滔天的快gan凶猛地砸xia了她的xiati,噗嗤一声,penchu淫汁,tuigen失力,跌回去,小屁gu又被两gen大东西戳了个对穿似的,猛猛地溅chusao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没力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ding你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同意,阿莫尔用一gen带zi系在老妇人的yan睛上,随后双手从少女的腋xia穿过,抓住大naizi,kuaxia退chu一ding,颤sao的chang肉像没有尽tou的漩涡,疯狂绞杀自己的xingqi,紧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nie着naizi,gan受nenruan的绵gan,大鸡巴大力cao2到后庭深chu1,把jiaotiding起,他低tou低语:“夹死我了,sao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shui汪汪的眸zi,一脸无辜又隐忍不能chu声的表qing,与男人四目相对,shenzi散发着想被男人cao2死的甜蜜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试一xia,可能我不够用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松开手中力dao,绵ruan的躯ti又吞xia了两gen硕大的yingwu,啪,小屁gu又被cao2得击成层层波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~~”她哭着全shen发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鸡巴有没有把你里面的褶皱cao2平整了?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