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【世界?】6:rou偿,我吃你这一套(HHH)

【世界?】6:rou偿,我吃你这一套(HHH)

两人的she2tou在kou腔中来回转动,实际上是她的she2tou被qiang势地卷chukou,裹ru男人嘴中,她呜呜着拉扯收回,she2gen被他的she2尖搅翻,整个人被锁在门板和retang的雄xing躯ti之间,无法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双tui间被一条tuicharu分开,那yingbangbang的tui肌肉压上她的nenhu,一磨,“呜呜~~”,白降直接一颤,这样的gan觉,这jushenti已十分陌生,她双手使劲推挤男人的xiong膛,结果手腕却被抓住,锁在touding,shenti摆成了毫无反抗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~~”嘴角liuxia吞咽不及的kou津,腰上一只手掌在扯她的衬衫,她腰kua向另一侧极力扭躲,“嗯~”,阴hu又遭男人的膝盖碾压,xia巴不禁扬起,被男人握住了藏在衣服nei的细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无可奈何地louchu牙齿,咬上男人xia唇,嘴里尝到一丝血腥味,小嘴才得了自由,脑袋转向一边,chuan息着说: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端砚低tou,tian着弧线xinggan的酒窝,手上xiarou摸着凹紧的腰线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了xia来,整个人散发的xingyu一xia收敛,用沉稳且nei敛的声音,认真问:“哪儿脏?你里面只有我jin去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声线,她在法庭上听过,严肃nei敛的攻击xing,专门对付与他意见不一的对方律师。此时被温柔攻击,但心中的坎,她过不去,白降咬着xia唇,没有反驳,只是别扭dao:“女的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笑了一声,手沿着丝hua的腰线向xia,单手解开她niu仔ku的扣zi,大tui压xia女人的挣扎,拉开了niu仔ku拉链,大拇指压在neiku边缘线上,压着腰线磨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qiang上我的,这么多年,我只遇到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端砚松开禁锢,再次抱住人,低声说:“这些都不是事儿,人要往前看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端砚,我当初缠上你,只是利用你帮我打官司,我怀不起。”她的生活已经足够糟糕和麻烦,不想再拉他xia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dao,肉偿,我吃你这一套。”他左手的拇指在女人的衬衣nei向上,碰到了xiong衣的xia沿,右手则贴在S曲线的背脊上,向xia,四指并拢浅浅charuniu仔ku中,反复qiang调:“我很吃你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gu间被一团炙re的鼓包压住,男人的yu望溢chu,烘烤着她的shenti。白降不知如何有效拒绝,抓着他的袖zi,半推半就:“zuo完你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端砚可是律师,最会抠字yan的漏dong,shi指勾xia她的neiku,问dao:“这zuo完,是你说,还是我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望着满han复杂qing绪的双眸,送chu了主动权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非是多zuo几次的差别,她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小巧的neiku和niu仔ku一起落到了地上,随后一件宽松的衬衫,最后一件款式普通的nei衣,被人扔到了床尾,一ju赤luo的女ti被人分开双tui,她tou发四散地躺在床上,捂嘴仰tou似痛苦又huan乐地呻yin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tou颅压在女人的tui心,大she2tou正tian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