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63:我脱了公子的衣服,你会怪我吗?(H)

563:我脱了公子的衣服,你会怪我吗?(H)

柔柔望一yan,又压xiayan睑,那纤长的睫mao挂着泪珠,jing1致的侧颜,垂落耳坠liu苏,随着哭泣的节奏,一颤一颤地抖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yan前的女zi,哭得中了勾魂术的叶将离跟着伤心,那绢帕qing不由主地越过界限,拭去她yan角的泪shui,ca去liuxia的泪shui,词穷地安weidao: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微微侧扬脖zi,louchu柔mei的曲线,泪珠沿着这条线条hua落,随之素帕也紧随其后,ca拭着、ca拭着,位置越来越低,ca到了领kou,浅压一dian柔ruan,她gan到男人手指的挣扎,也不为难他,shenti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公zi,他们……这样,我不想待在这儿了。”言到此chu1,她提着裙角,单手遮面,转shen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……等等。”魂被泣泪的mei人都勾了去,叶将离旋即起shen跟上,又瞧了一yan厅中相互撕扯衣服的两人,不赞成地蹙眉,同白蔻一同来到外面的长廊,拦了她的去路,担忧dao:“你可不能zuo傻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shui汪汪的大yan睛无辜地望了男人一yan,绕过阻拦,边走边苦笑说:“父亲留给我这么大的一家zi,我怎么可能zuo傻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拍一xia额tou,转动步伐,廊角的夜风将浅绿ruan纱chui到了他的手上,又如细沙liu走,他来不及握住,就这一停顿,再抬yan,佳人已站在夜幕中的长廊尽tou,右上角纱灯的映照xia,随风舞动的发丝和裙摆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公zi,你回去吧!”佳人柔柔劝dao,转shen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行,叶将离失魂一般,跑向长廊,但抓不住佳人远去的步伐,停停顿顿,总是差了那么一步。就在白蔻推开房门之后,故意慢xia来,被男人握住了肩膀,向前一步,衣衫一扯,秀致的肩膀暴louyan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公zi,你怎么扯我衣衫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连忙放开,“抱歉,白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chu阁的女zi,哪有被称呼姑娘的dao理,望着药效彻底发作的男人,轻拉领kou,踏ru卧室,绕过描绘山shui人家的屏风,来到nei房,嗓音夹着悲伤,反而劝人说:“叶公zi,你不必如此担忧我,我不会zuo蠢事,这是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停在屏风后,有些踌躇不前,但一听哭腔,叶将离终于还是忘却了饱读诗书的礼仪,涉足女zi卧室,还是他人之妻的地方,来到mei人跟前,手指拂去她的yan泪,说:“别哭了,女zi当家,更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人坐上了她的床,白蔻兰花指轻轻nie住叶将离的手腕,低首gan慨dao:“相公要是公zi这般关心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得即心酸又令人怜ai,叶将离抚上女zi的面庞,没过脑zi回:“白姑娘值得更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抬起挂着泪痕的紧致小脸,她han泪浅浅一笑,“公zi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如此楚楚动人的姑娘,男人心脏加快tiao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再接再厉,探chu玉手,shenzi靠前,虚虚抱住男zi宛如竹zijian韧有力的腰shen,“公zi我累了,让我靠一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女zi抱住,鼻尖嗅着淡淡的桂花香,在这似梦非梦的空间,他终究没克制住,回抱柔nen的细腰,xiong膛深xi一kou气,好ruan,是梦吧!

        mei人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着有dian累,我们躺着好不好?”都抱上了,抱了许久,这家伙简直宛如朽木,一dianxia一步的动作都没有,白蔻心中无语望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双双踢了鞋,躺xia来,紧抱一块,白蔻柔弱不能自理地嫌发饰磕tou,叶将离小心翼翼一diandian拿xia,放置在床旁的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拆tou饰期间,她趁机扯去两人的腰带,层层叠叠的衣服散在一起,靠在男人xiong膛上,继续找理由:“公zi,衣服膈着我了,能否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夜里冷。”gen深di固的底线,还在抵抗着勾魂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夜里冷,公zi抱着我,就不冷了。”葱白的手指勾去叶将离最外一层衣衫,只是简单地huaxia了肩角,她睁着可怜兮兮的双眸,拨开一层层衣服,包括最后的里衣,手指hua在赤luo的xiong膛上,向xiahua到腹肌,来回转圈,发chu柔音,“我脱了公zi的衣服,你会怪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……会。”叶将离呼xi开始急促,却无法阻止mei人的动作,这只在光xia晶莹剔透的玉手,没想到会落到自己shen上,带着一dian凉的指腹轻轻转圈,xia腹bu一阵阵chou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zi对我真好。”随着时间liu转,床上的气氛越发暧昧,落都床外的衣衫逐渐变多,甚至上面一堆衣服上面,还有一条藕se的肚兜。

        衾被xia,两人赤条条地四tui交缠,亲密无间地紧紧拥抱,肌肤缓慢摩ca,厚重的床幔里,不时传chu羞耻的呻yin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衣服的阻碍,白蔻比上一次xi收到了更多的神息,顺心得全shenmao孔地舒张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中了她的勾魂术,都脱到这种地步,这家伙xia面的qiju居然还在安稳沉睡中,不知该不该生气,她的魅力这么低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