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68:至那日后,他们一月未见了

568:至那日后,他们一月未见了

经过破了lun理的清晨,叶将离有意无意躲避着白蔻,但怀着愧疚,对沈清木的学业更是抱着无怨无悔的态度传授,不过在教学地dian上,挪到了他们曾经私塾的附近良居nei,这儿环境清幽,很多有钱人家的孩zi会在附近作为安静的学习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作为当家,自是没有意见,沈清木这儿却犹豫起来,但架不住两厢劝告,无奈应从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叶将离便不用隔三差五前往白家宅邸,也免去了尴尬的境地,毕竟当他站在白蔻面前,并非能够完全坦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位名叫金云苓的表妹,时不时提着果篮或糕dian前来,嘘寒问nuan的关切姿态,令他心中微微皱眉,上一次醉酒之际,因中勾魂术,很多东西都没个印象,视线偶尔扫到两人偷握的手,忽觉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钱明城的人家几乎都知dao,沈清木是白家老爷领养回来的孩zi,瞧着满意,很早给他定xia了赘婿的名衔,一年前跟白家唯一的千金白蔻,成了婚。

        赘婿在今且liu行,就是当今宰相也是赘婿chushen,并没有辱没的意思,只不过当了赘婿,男zi便不可三妻四妾,通房丫鬟也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私底xia无人时,叶将离还是淫晦地提醒他,不可逾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沈清木却委屈dao:“叶兄有所不知,我家娘zi,不让我近shen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愣了愣,“什么意思?从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何由,成亲一年有余,我连小手都摸不到两回,其他更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中犹如炮仗炸开,叶将离迟钝地回想起那日清早的话,他这是把女zi的贞洁给夺了?又对沈清木的话产生怀疑,毕竟在床上,白蔻喊相公喊得那般亲密,不像不让他近shen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否哪里,惹……嫂嫂生气了?”教授同窗一月有余,关系算是拉得较近,喊嫂嫂,虽然喊得生疏,但毕竟这样才更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同白蔻也一月未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能呢!只是你瞧,我学习笨了些,对女人还算ti贴,娘zi说她chu1理里外事wu和营商,比较劳碌,我ti谅她,只是我毕竟是正常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那是嫂……嫂的表妹。”叶将离摇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了十万八千里,远着呢,我只是解个闷,等娘zi闲了,哪日肯跟我同房了,我一定撇得一gan1二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么,听到他说“同房”,叶将离心中微微刺了刺,指腹nie着桌案,叹一kou气,陡然心累,劝dao:“你……别过分,官家可不许名声坏了的学生ru考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月,沈清木学习还算刻苦认真,除了那表妹,还有偶尔走神,叶将离在没有陷ru乱七八糟的事qing中,所以跟沈清木的关系chu1得还算rong洽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这一切都可以平稳地度过xia去,却没料到钱明城中,突然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作为县衙一个尚未ru编的主薄,自然被叫去帮忙,教学的时间从每三日临时改成了每七日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突发的命案,便发生在白家营生的绣罗庄nei,是名女zi,还是一名即将chu嫁的女zi,来绣罗庄挑料zi,同时试衣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