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74避免暴露,caoxue声可掩外头话语,jing水不断内shesao娘子HHH

574避免暴露,caoxue声可掩外头话语,jing水不断内shesao娘子HHH

“我jiejie在里面呢,你们给我开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一xia听chu是金云苓的尖声,往外透过床底褥单的feng隙,屋外似聚集了不少人,甚是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一听声音,大致便知晓外tou什么qing景,轻哼一声,伸手抱紧人,懒懒dao:“相公,别理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们晚dian再chu去。”他手动小小扯了扯厚实的褥单,盖住微弱的光线,他们彻底rongru黑暗中,往里敲到一块木板,手指一摸,很大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一dianshenti,肉ju缓缓chouchu一bu分,提议dao:“要不要往里躲一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躲猫猫啊~,听相公的。”白蔻双tui缠住男人腰shen,ting起小屁gu,重新吞xia炽re的大东西,小声jiaodao:“但是相公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缠人得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走。”叶将离xiashen压了回去,噗嗤一声,搅翻一xue的泥泞,两人都不想分开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百花园是不是不想zuo生意了?居然暗中掳走我jiejie,究竟有什么意图?”金云苓尖锐的声音穿破人群,而后又哭着凄凄惨惨,很是担忧的zuo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良家女zi就算真遭遇了青楼暗算,哪有这样大肆宣扬的dao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不少人,几乎都是来园里消遣的男宾,有人认chu来是首富白家的表小jie,便饶有兴趣地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屋nei,床上的男zi正在兴tou上,被人打扰,火气瞬间腾起,拉上衣服,随意一系,便xia床,打开房门,面对一群吵闹的家伙,对着人,大声吼dao:“哪来的贱货,给老zigun远dian,败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骂得相当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云苓首当其冲,被骂得一愣,gan觉被侮辱了,想反kou骂回去,但一瞧衣衫不整的fei腻男zi,暗中的期待一xia拉gao,gao声哭dao:“我看见我jiejie被送到这房间里了,我要jin去瞧瞧,你……你,白家不会绕过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认定了这男zi的罪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屋zi涌ru不少人,叶将离在这混乱的吵闹中,灵min地辨chu沈清木声音,他立即捂住白蔻的双耳,低语:“娘zi,骂得太过难听,别ru了你的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朵一捂,床外的声音一xia模糊许多,她不知叶将离这样zuo的原因,不过没有反驳他,顺着这话,双手收紧,两人脸颊左右相磨,她仰起xia巴,唇ca到他的嘴角,惹得男人躲了一xia,鼻zi不满意地皱了皱,dao:“相公,还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把佳人ru了一次又一次,saomei的滋味一遍又一遍加qiang他的记忆,面对她的求huan,抵抗的忍耐力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地上,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传来,jin了不少人,沈清木大概是醉了,声音夹在人群中不甚清楚,但是金云苓的声音一旦叫声“jie夫”chu来,他直接暴lou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番计量,他将白蔻整个人圈在shenxia,轻轻han住她的耳垂,又耸动起来,一撞,发现shenti撞击由骨tou传播的声音,还能掩盖大半杂音,当即耻骨重重撞击jiaonen的tui心,re气腾腾的巨gencao2得两片feinen的花唇通红外翻,噗嗤噗嗤的反复摩ca,带来连绵不绝的快意,他们一xia都酥得剧烈、shuang得利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装有大量jing1ye和淫shui的花hu,像一汪温泉shui,噗嗤tongjin去,媚肉混着淫shui裹上来,又是不同的ti验,叶将离算是被刷新了认知,这佳人的xue居然如此mei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床外面的众人吵闹不休,大有可能找到他们的概率,而他呢,躲在床底xia,压着玉ti淫gan1不停,想一想这对比,难怪zuo鬼也风liu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轻咬她耳廓,想堵声音,只是gan1着cao2着,she2touqing不自禁地tian上去,yun了一kou,gan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