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76:她在男主身后,探头好奇问:他为什么会是你夫君

576:她在男主身后,探头好奇问:他为什么会是你夫君

白蔻落座后,便知dao了目前县衙查到的结果,新房的吉祥糕dian确实有毒,而这毒甚是稀有,查不chu来,她当着众人面询问铺zi掌柜,“昨日这批糕dian,其余客人shi了,可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拿着厚厚的铺zi账本翻阅,摇tou:“没有,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一来,给了沈清木不少底气,他ting起shen板,手指却抓着白蔻的袖zi不放,说:“就是啊,我们铺zi与陈兄台一家,无冤无仇,开门zuo生意,哪有给客人卖毒shi的dao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理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爷咳了一xia,dao:“沈爷,没有诬蔑您的意思,只是juti还需盘一盘,也许是伙计底xia有怨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又知,陈明石昨日成婚,整个婚宴除了席面,其余采买的shiwu都来至吉祥铺,nang括所有糕dian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房,客人jin不得,门kou又有人守着,关键这毒药的源tou也找不到,搜寻时,意外又见了鬼,真是事qing一桩接一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?”白蔻发chu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鬼?”沈清木一个大男人,要不是两张椅zi有小茶几拦着,几乎快缩到女人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遇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房的梁ding。”一个小衙役chu了腔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目光移到新娘的双亲和yan神木木的新娘zi,从她jin来,他们一直未开kou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爷及时解惑,“亡者的双亲shenti有些不便。”说完,转tou对叶将离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册zi往前翻了两页,平稳念dao:“陈明石是家中独zi,双亲分别耳朵、tui脚不便,新娘zi视力不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细细解释了这些不便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才注意到叶将离的存在,站在人后被挡了去,直视他念得波浪不惊的双唇和一副xia了床不认人的冷漠态度,又变回了死木tou,心中哼了哼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,yan珠一转,看向对面的师爷,“那之前的南星姑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个完人,陈明石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略有所思,diandiantou:“师爷怀疑铺zi的伙计,那便查吧,不能冤枉了任何人,也要给陈公zi一家一个公dao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大当家的大度和pei合。”师爷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zi,这铺zi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差这几日。”白蔻拍拍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看他们互动,整个人宛如沉在shui中,外界的声音朦胧不清,他脑中只有一种赶紧离开这里的念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师爷一掌拍他肩膀,打破他的念tou,说:“今晚留xia来,先查一查这宅zi里的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爷方便多个外人,来看看qing况吗?”有鬼啊,在她这个半吊zi守护神的记忆里,很久没看到这种稀奇wu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zi?”沈清木的嗓zi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怕的话,先回去吧!冬青留xia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冬青当即缩了缩shenti,小声说:“当家,我也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微笑望去,冬青视死如归:“我不怕,大当家在哪儿,我就在哪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木碍着面zi,苦哈哈的也留xia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爷,沈爷看着好像柔柔弱弱的。”小衙役在ru夜,附近只有自己人后,小声八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赘婿。”师爷只留xia俩字,解释了小衙役的问题,扭tou对叶将离说:“小叶不是当了沈爷的先生有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跟白家主人也要re拢一些,对你以后的仕途有益。”师爷dao得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师爷跟陈家两位老者沟通了案件的事宜,取得他们谅解和同意,一圈人守在了新房附近。两个胆大的衙役蹲在大红床里面,小衙役和几个兄弟守在门kou和窗xia,师爷tui脚不如年轻人灵活和胆zi甚小的沈清木,躲在了庭院的花丛后面,离闹鬼的房间最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白蔻带着冬青坐在附近的假山里tou,本应是沈清木陪他们,但奈何惧怕,换成了叶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明面上,他们目前离得最近的一次,叶将离双yan盯着喜庆的新房,面上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