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77:我知道公子介意跟我这个有夫之妇躺一块,但bi不得已(H

577:我知道公子介意跟我这个有夫之妇躺一块,但bi不得已(H

面对穿门而ru的嫁衣女鬼,shenchu1分明通火灯明的喜庆新房,可诡异地惊悚,背脊绷着,尤其后颈涌ru一gugu凉意,叶将离此时顾不上世俗礼仪,握紧白蔻的细nen手腕,他毕竟一介书生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你为什么娶了旁的女zi?” 女鬼jin来后,又重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你认错人了。”叶将离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扫了一yandong房,连桌上拿盘码得漂亮的吉祥糕都一一复刻,手臂伤kou丝辣辣的yang,要是叶将离不在,这dian伤她一会儿就能好,瞧着yan前男zi宽阔的臂膀,明明与女鬼对峙没有胜算,却握着自己,把她护得严严实实。这木tou,就是个外冷neire的家伙,她唇边不由扬起好心qing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你不ai我了吗?那些海誓山盟都是骗我的?”女鬼chou泣,哭声却刺耳,令人忍不住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chu1阴气nong1重的房间,白蔻小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臂,渡去温re的nuan意,钻chu一diantou,究竟还是忍不住问dao:“陈明石对你说了什么海誓山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只ai我一个,想娶了也只有我一人。”女鬼哭着望他们,不理由地发怒,“夫君,你说得都是骗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,你夫君应该还在家中,找一找应当还能碰到他。”叶将离想,yan前的女鬼是南星无异,那陈明石刚死不久,应当也未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边说,把人推回shen后,他发现了,白蔻一说话,就会激怒这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不是我夫君?那你shen后的女zi是谁?”鬼怪的逻辑不甚连贯,“你们为什么在我的dong房nei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你的dong房在另一个院zi里。”这鬼也不是不可商量,他挑着话,把女鬼注意力挪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的?那还能是你们的dong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问,叶将离脸pi有dian烧,胳膊上的小手温re,shen后扑来的香气萦绕周shen,又nuan又香,就在他迟疑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回答了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这房间的布局和花样还是我一一挑选的!”女鬼又有暴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带着人退后一步,dao:“你再仔细看看,这一桌的东西都是我采买,不是你挑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女成婚,dong房nei的wu件,至少在陈明石这儿,吃的确定是他选ru。

        女鬼顿时迷茫了,他赶紧转tou低声提醒:“你不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白蔻努努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xing命重要。”他补了一句,觉得自己刚刚的话qiangying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视线挪到桌上,白蔻小小拉扯他袖zi,指着那盘糕dian小声说:“问问这盘吉祥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瞬间明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瞧,这盘吉祥糕dian,是你准备的?”他试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女鬼偏移shenzi,来到桌前,杵在屋nei窗边,盯着jing1致的糕dian,似在回忆,木愣愣地说:“我最讨厌他家的糕diankou味了,可阿石总是喜huan给我带,他说他喜huan看我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mao病?白蔻皱眉探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杀了你,所以你也杀了他?”叶将离脑中顿时连成一gen线,案zi摸索了这么多日,一直找不到毒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杀了谁?”女鬼抬tou。

        猜错了?叶将离又问:“陈明石死了,不是你拉他一起陪你zuo鬼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石来陪我啦?!”女鬼选择xing直接tiao到结果,开心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gan觉人不是她杀的。”白蔻靠近细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耳朵一阵阵yang,叶将离不自然躲了一些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是刚成婚?”女鬼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耳re,答不chu声,勉qiangdiantou,不过回了一句qiangying的话,“你什么时候走,打扰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你们交杯酒都未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双双低tou,那桌面的酒杯不知何时蓄满,白蔻伸手直接一碰,刺骨的冰冷,凡人把这酒喝xia去,起码病一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它们喝了。”女鬼盯着酒杯,忽然阴冷dao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执念!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将酒杯放到叶将离手中,主动缠绕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他还觉此举不妥,想与女鬼商量,但手指一碰到酒杯,扎心的冰,屋nei陡然降低的温度,他接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xia去,她便会走。”白蔻认真dao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将信将疑,两人虽然什么都zuo过了,但明面zuo如此特殊意会的举措,靠近白蔻的半边shenzi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