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80:没关系,为哄走女鬼,插入兄弟妻停不下来是失误(HHH

580:没关系,为哄走女鬼,插入兄弟妻停不下来是失误(HHH

掩盖衾被中的闷闷撞击,四tui交叉的耻骨,由男人开始,一xiaxia撞上女zishenti,一回重过一回,最终成功把大床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烈酒和女鬼阴气相互作用,又被怀中ruan香诱引,那名为克制的城墙再次坍塌,手掌nie住手gan极好的tun肉,肉zhu的胀痛借着撞击回馈的酥,来回抵消,不过横跨阴hu的长棍zi,把佳人的xiati撞得汁shui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”紧拥的shenti连藏在肚兜里的双乳也难免上xia晃动,贴着宽阔又yingbangbang的xiong肌上,ying成小石tou的乳tou,慢慢被撞得挪了位置,离那肚兜边缘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saoruan的花hu被有力撞击,惹得花dao里的媚肉chou搐,shenzi骨酥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抱在一起摇摆,越过了世俗的底线,叶将离chuan息着,脑中最后一丝清醒,焦急地提醒着自己,停xia来,她是你同窗的娘zi,快停xia来,你不应介ru他人的因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当guitou一次次从壶kouhua过,那颤栗的快gan引人yu罢不能,要不是两层亵ku的阻拦,早冲jin去,把玉壶cha得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勾紧手上的法术绳索,把女鬼扯到走廊,在他们这间厢房门kou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这女鬼居然又bi1近,她来来回回地,是不是不耐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低chuan着,一边撞着nenxue,一边往外看,那映在窗纸上的女鬼shen影,凄厉可怕,总觉随时会冲jin来,转tou怀疑dao:“衣服的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嗯~”,小嘴发着yin声,她扭着细腰享受男人的主动,望着他dao:“我不方便,公zi能否再脱一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再脱,他便赤ti了,只是肉zhu被她磨得亢奋,瞧着妖媚的佳人,脑袋几乎迷糊的叶将离又如何拒绝得了,结果一条男zi的亵ku从床上被扔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得逞的jiao笑同时也从床上传chu,转yan变成淫晦的媚笑,夹着令人羞耻的呻yin。

        脱离了亵ku束缚的肉ju,更ju威力,白蔻主动抬起nentui,勾在他腰间,主动张开湿得乱七八糟的xiati。

        cuying的淫wu,次次撞向可容纳自己的dongkou,但被一层薄薄的亵ku阻碍,无可奈何地huachu,或ding到阴di上,或dingru圆翘的两ban玉tun中。

        ding着ding着,叶将离不得ru门的痛苦不断累积,本来耻骨相撞,一次角度的转换,疼痛的guitou误打误撞tongru狭紧的dongkou,把亵ku一并tongru,那紧接包裹而来的幸福gan,瞬间唤醒曾经的mei妙回忆,接xia来的撞击,转变成guitou直tong淫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公zi~,公zi,可不能,不能撞jin来!”白蔻摇着小屁gu,送上湿xue给人玩nong,双乳剧烈摇晃,肚兜一diandian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会jin去。”他咬牙否定自己的行为,还有一层亵ku,他不可能撞jin去,怎么可能jin去,这么会夹的xue,万一撞jin去了,可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,我相信公zi。”她诚恳dao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脑中却想,别相信我,我可以装了两次相公,把你ru狠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guitou越cha,带ru花dao的布料越多,这charu的深度越来越里面,直到他把整个guitou都cha了jin去,但并未就此停xi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那女鬼怎么又把tou探jin来了!”白蔻发chu一声惊叫,双手从腋xia穿过,攀上男人的后背抱紧,dao:“啊~,是不是公zi撞得不够用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这一攀,shenti转动,变成了男上女xia的传统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哼~,使劲。”叶将离压到她ruan躯上,哼chu舒意,一手握住床架,一手撑起上半shen,kuabu用上狠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”,她环不住人,只能揪着长枕,小脸歪向床外淫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肉壶被亵ku捣ru,jiaonen的媚肉被亚麻材质的布料磨得chou搐紧缩,一缩又被cu壮的guitoutong开,反复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撕拉”,昏暗的大床上,发chu一声轻微的裂棉声,但淫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