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84:想远离,但他听到别人喊她娘子,分外扎耳

584:想远离,但他听到别人喊她娘子,分外扎耳

介于大家集ti被女鬼吓晕一事,师爷换了一批人继续,让叶将离等人回去先休养jing1神。他归家一人时,有些失魂落魄,枯坐书房,坐了整整一日,起笔写不chu一字一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还是辞了沈清木先生一职,免去纠葛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次日前往教书小院时,却未见到沈清木,不过遇到书童。书童恭敬的与他说:大爷病了,昨日被鬼吓到,夜里起了汗,跟先生请个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diantou,事儿只能先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养足了jing1神,回到县衙,听到几位衙役正在长亭休息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dao:“那女鬼真是吓人,到chu1找相公,这陈明石的尸首找了许久,居然在一偏僻的枯井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咋找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日我四chu1慌逃,踩着明明是草地,结果掉了半只脚jin去,好在及时用手撑住。白日回去在一瞧,哎妈,里面有尸t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没受伤,对付不了女鬼,但总算案zi有dianjin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两人纷纷dian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着眉tou一皱,案zi扑朔迷离,可他突然想到一件事qing。那一晚,他记得清楚,女鬼抓伤了白蔻右手的手臂,冒了血。但次日早上,他现在仔细回想,她手臂上哪儿还有什么伤kou,一丝伤痕都无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午后,他得到师爷召唤,“去一趟吉祥糕dian铺,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底有些不qing愿,怕遇见白蔻,但官命难为,不得不从,到了地儿,确定白大当家不会来,神经稍稍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见到听说病得卧床的沈清木,狐疑:“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铺zi要紧。”沈清木吃力坐在椅上,围了厚实的貂衣,端着茶nuan手,病得跟西zi一般,他转tou问人:“师爷,我这铺zi跟死者关系应该不大,你们查一查,查完我明日能否开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听从上面的指令,zuo不得主,但一定不会冤枉沈爷。”师爷老人家狡猾地踢开pi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查,你们查!”沈清木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疑惑不解,但跟着一帮人,仔细检查糕dian的原料、磨ju和工人等等,一番xia来倒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抬tou,瞧着木桩上贴着一张黄se符箓,问:“这儿为什么贴着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求财的,我也不懂,求城里那位有名的张天师,那儿求来的。”沈清木一直撑着jing1神瞧着,发现他们没有查chu问题,心底落xia半块石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叶将离一靠近这黄符,有种轻微不舒服之gan,记xia黄符图案,anxia不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?”沈清木突然恭敬dao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tou看人,好歹相chu1一些时日,叶将离也算熟悉了一dian沈清木的习惯,忽然喊尊称,都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能否到我娘zi面前mei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叶将离听到他嘴中吐chu“娘zi”这一词,分外扎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铺zi我想早dian营生。”沈清木手指指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件事有何关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可能不懂,我也不大会描述,但确实有关联。”沈清木言语不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兄所有努力,白大当家都会看到的,无须我mei言,不必担忧。”叶将离拒绝得非常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