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585:佳人相邀,公子晚上可以来吗

585:佳人相邀,公子晚上可以来吗

沈清木火速赶回家时,白蔻已经安然躺在床上,问了大夫,说脉象微弱,但无大碍,应是受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躺,便整整躺了一天一夜,竟未有醒来的迹象,连换了两波资深的大夫,都dao是shenti无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shenti无碍,当家为什么还不醒?”沈清木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shenti确实无病症,但沈爷不妨请dao中之人看看。”年迈的大夫如是dao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是外人,知晓白蔻晕厥却没有理由第一时间上门,就是前来也十分不妥。今日师爷带领着衙役几人来,他顺dao一起,才不突兀。

        厅堂,沈清木接待了他们,他此时病气去了大半,师爷主动跟人关心白蔻的shentiqing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清木忧心:“娘zi从昨天睡到今天,一直未起,我准备找张天师来看看,城中就属他本领qia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爷是位识毒的能手,沈兄要不要给嫂嫂看一看?”叶将离主动开kou,这是他来之前跟师爷沟通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桩命案,他们查到现在,或多或少跟白家撇不开关系,此刻白大当家突然chu事,就怕跟案zi也有牵扯,所以叶将离用层层逻辑说服了师爷,这才有了今日的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爷,真的?”沈清木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师爷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快请到里屋,给我娘zi瞧瞧怎么回事。娘zi不醒,我时刻担心受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爷不必太忧虑。”师爷安wei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白蔻的起居室,叶将离随人一同踏runei房,望着睡得安静的白蔻,气se红run,唇ban湿run适宜,的确不像有碍的样zi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远远站在一旁,静候师爷诊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爷掰开了白蔻yanpi,细看koushe2、hou咙、指甲,又量了脉搏,xia了结论:“不是中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不是,还是得请张天师来看看,妥当些?”沈清木站在一旁,似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白蔻的袖kou掀起一diandian后,叶将离望着浅金黄的痕迹皱起眉tou,站得远,瞧不甚清楚,但这样的颜se,作为衣裳穿在shen上十分不当,这是帝皇才能使用的布料颜se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爷没有查到毒,便绕过屏风,站在外tou,沈清木自然跟上,与之商量对策。而他留xia来,望着两人没关注到自己,悄悄上前,掀起了白蔻的袖zi,louchu大片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zi一来,怎么就掀我衣服?”白蔻慢悠悠地睁开yan,戏nong说:“我以为叶公zi是个正经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撵袖kou的手指,猛地松开,后退一步,满脸被抓包的羞愧,dao:“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稍稍有些无力,但睁yan的女zi,心安了安,不过困惑:“你,刚醒还是装睡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调笑着,“被公zi轻薄的行为nong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关心,关不xia去了,叶将离耳朵赤红,转tou想走,但走前还是问chukou,声音冷冷的,“嫂嫂,为何在胳膊上贴了如此多的黄符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黄符,与他在吉祥糕dian铺zinei,见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你看得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惊讶的反问,让叶将离转回tou,意识到不对,望着黄灿灿的手腕,“别人看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白蔻收起玩nong的表qing,真诚dao:“公zi,能不能试一试揭xia这些黄符?”

        送上门的任务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揭不xia来。”白蔻叹了一kou气,说得有些可怜:“昨日让人烧这些纸符时,全bu飞到了我shen上,随后便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shui汪汪的眸zi与男人四目相对,更加装柔弱相,“我虽睡着,但有意识,发现来去几波人,没人看到我shen上的符箓,相公也看不到,唯有公zi一人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公zi,能否抬tou帮个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佳人kou中,与沈清木相比,自己占据了上tou,心中忽然神清气shuang的一dang,qing绪有些飘飘然,目光移到她的手腕上,“我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跪到踏板上,手指轻轻勾了符纸一角,一揭,“嘶啦”一声,轻松揭xia,飘到地上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不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