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443:大哥你冷静点,她心中默默祈祷,天道不好对付

443:大哥你冷静点,她心中默默祈祷,天道不好对付

江砚书立在门外,听得房间里乒乒乓乓的碎裂声,响了好一阵才消停,接着才问:“分裂异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chu了房门的战江直起shen板,裂开嘴角,十分reqing,又引着他们去了另一间会客室,介绍说:“小书和你女朋友一起chou血,登记xia资料,基地xia午就能把shen份卡一系列东西给你们zuochu来,以后churu基地刷个卡,非常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lou凝视着从金属盒里拿chu的一次xing末梢采血qi,跟D城那两个绑了自己的人,用的牌zi和款式一模一样。当手指tou被扎ru取血时,她偷偷用异能阻止针tou刺rupi肤,调用空间另一人的血袋,糊nong了小小的采血qi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砚书则无法规避,他在B城已被chou过一次血,只能再被采一次,确保两次一样。他盯着试guan里的红se血ye,忽而问dao:“我父亲用了什么方法起死回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juti我也不大懂,得问问当时救你父亲的科学家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儿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城东边的实验大楼,咱们基地你住久就知dao,只要成了基地的人,异能和ti格比其他地方都要健康很多倍,全靠基地里的博士们。”战江拍打江砚书的肩膀,孔武有力的肌肉对上才大一的青少年,ti格壮了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坐在椅上的江砚书,未抬tou看一y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地xia那儿丧尸很多,怎么办?”白lou压住被采了血的手指tou,看向战江,用着微傻的神qing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小姑娘,都是服从基地命令的丧尸。”战江对此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基地没被丧尸群冲击过?”江砚书在异能一栏,只填了jing1神异能这一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重来没有过,放心吧,咱们这儿安全的很。”战江收起两人的资料,交给一傍的资料guan理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又带着两人在基地里大致转了转,对基地的规矩、布局、未来规划等等侃侃而谈,话里话外全是自豪gan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被带参观的过程中,白lou暗暗震撼于基地里,居然有不少执行着机械劳动和任务的丧尸人,这是将丧尸驯化当机qi人用了?

        她瞧着任务倒计时,再假装随意瞟了一yan注意力时不时落在丧尸人shen上的江砚书,再无力抬yan望天,太阳xue忽而飚升,突突地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哥你冷静dian,她心中默默对江砚书说,天dao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他们跟歌云念碰了面,一起围坐大圆桌,压抑的气氛中解决着午餐。歌云念往嘴里送了几kou饭,大概半饱,或者心悸难安,放xia筷zi,从包中掏chu一个透明盒zi,盒中装了一gen半黑的tui骨,开kou解释说:“这黑sebu分是被丧尸病毒侵蚀后留xia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们队医,木系异能,昨晚被蚊zi一样的东西叮咬,gan觉剧烈疼痛,我们帮他用异能断骨,才及时保住xing命。”歌云念shen傍轮椅上的男人,对两人虚虚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白lou弯腰一瞧,队医重新长chu来的右tui纤细柔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队人相互交换信息,说完所有人都陷ru了更加压抑的沉默中,江砚书沉声:“这个基地比我想得还要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指dian压在手臂上,白lou沉思着,忽然跟江砚书齐齐抬起tou,望向大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歌云念一小队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砚书转tou先问白lou,显然他们两人察觉的事qing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地xia又被送jin了一大批人,很多……女xing居多。”白lou眉tou微凝又舒张,继而又聚拢,仔细gan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dao的?”歌云念这边一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那里撒了很多种zi,长在蚕壳底bu。”白lou嘴角上扬,这一招还是羡慕江砚书的异能,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砚书握住她的手心,鼓励dao:“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将自己发现的qing况,说chu:“基地门kou新来了一批迁徙者,中间混了几tou丧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闯jin来了?”歌云念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死了一bu分迁徙者,解决了丧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B市基地的gao层,二话不说直接决定迁移到C市,C市看来等级gao于B市。那些gao层的人在路上好吃好喝,虽然意外死了一bu分,但最后活到C市的,已经直接供起来被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这位队医昨晚去探查,被丧尸蚊zi叮了。”江砚书直截了当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细问,原来是跟他父亲在同一片区域,名叫gao级疗养的花苑nei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72小时的倒计时平缓见底,xia午他们和歌云念一队人收到基地晚餐的邀请,“怎么跟B市的那些人一样,这么喜huan举办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闲得荒,这里丧尸不是一般的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‘看’到很多新丧尸被运到了这里。”白lou抓着他的袖zi,希望这个家伙不要把事qing搞得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基地晚餐恰好摆在gao级疗养花苑里,江砚书在这儿远远又见到了自己的父亲,被两名丧尸人推着轮椅,ru了座,满面chun风的样zi,没有一dian砍杀亲生儿zi的残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