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453:对不起,我睡姿不好,压着你了(H)

453:对不起,我睡姿不好,压着你了(H)

他被缠住了,被漂亮的学jie缠在了盛夏的不眠黑夜中,xiashen黏腻湿re,如是平时,他早已起shen清理gan1净shenti,可此刻,像被定住了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ruan乳带着拉链,hua过他的耳尖,ca上他的侧脸。他第一次嫌弃自己校服的拉链,金属材质分割着棉ruan的xiongbu,嫌弃归嫌弃,当耳廓陷ru凹陷不被挤压时,他恍然明白,学jie整个左乳全压在了自己的脸上,xiong腔鼓动的空气沸腾着,令全shen的mao孔都舒张开来,想去ti验脸上的ruannen撕磨,这种兴奋又渴望的yu望,xingqi重新变得yingtingbo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lou上半shen歪在枕tou上,侧tou凝视着黑暗中的五官,手沿着依旧牢牢抓在单人床护栏的手臂线条,指尖上xia攀爬,双乳一半重量搁在一动不动的男生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是不动不醒不阻挠,白lou越想得寸jin尺、为非作歹,用lou在外面的一半乳肉着重蹭了蹭温度略gao一筹的少年脸庞,继而撑起了上半shen,她低tou瞧躺在自己xiongbu正xia方的脑袋,瞧了许久,瞧得心tou发yang,再次抬起左tui,此时整个人虚虚kua在他的侧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着一条薄薄neiku的tui心,沿着气息gan1净的少年shenti,向xia一磨,磨到了他的kua骨,jianying的骨tou恰好磨到yang乱的蚌肉和ying突突的阴di,白lou来回旋转小屁gu,将瘙yang蹭散,双tui一夹,一边蹭到少年的tun肌,一边夹到yingting分明的大肉zhu,膝盖特意在肉zhu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lou如此过分戏nong上衣被撩到xiongkou的人,江砚书依旧未动未睁yan。黑暗中久了,yan睛适应,她一直盯着shenxia人抿紧的嘴,停xia扭动的屁gu,探手xia去,shi指勾住ku腰带,轻轻xia拉,勾到里面的neiku,一视同仁,一并慢慢勾xia。

        当ku腰带被拉到xiashen几yu暴lou时,江砚书终于动了,扯住了自己的kuzi,但也仅仅动了这一只手,像极被欺负又不敢声张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行为,让白lou心中的坏膨胀得更为剧烈,放开他的ku腰带,推动他的肩膀,让他平躺在单人床上,那只保住xiashen的手,正好置于她的tui心xia方,毫不犹豫地,小屁gu坐了xia去,坐在了少年的手背上,阴di专门往他指骨上摩ca,吐着花蜜的xuekou,已经浸透neiku,这一蹭,蹭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ti被大幅度掰正时,江砚书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,手上猝不及防碰到包裹女生肌肤的湿乎乎的布料,被磨了几次,后知后觉明白那是什么bu位,脑袋直接炸开,hou咙狠狠咽了一kou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犹豫要不要chou回手时,哼~,面颊径直陷ru了香ruan的云团中,呼xi一xia被堵,窒息的ruan,窒息的快gan须臾间遍布全shen,这让shenti最mingan的bu位zhong得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面bu被玉乳来回柔蹭,空气越来越少,憋了整整一分钟,江砚书满脸通红地转了tou,急促地大kouchuan息着,xiru新鲜空气,xia面的手也从女生最私密的bu位chouchu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louxia移一diandianshenti,抱着chuan得可怜的少年,在他耳边jiaojiao地dao歉:“对不起,我睡姿不好,压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发chujiao铃般的轻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都知dao,这是一句鬼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砚书睁开yan,呼xi渐渐平稳,没有说话,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,结果只能继续让shen材妖娆的学jie压在自己衣服凌乱的shenti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白lou手肘撑在他的耳朵两侧,luo着大半乳球的xiong明晃晃ting在他的xia巴chu1,只要江砚书一转tou,黑暗也阻拦不了这白瓷一样的玉乳发微光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转tou,也知dao那对饱满又漂亮的乳,横在自己脸边,余光瞄见那条沟壑,离得最近的那只耳朵,噌噌发re。又想着刚刚脸颊上致命般的ruan,guitou对着小屁gu极力抖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动,白lou动了,xiong又压在了他脸上,只是这次伸起小tui,把江砚书的kuzi扯了xia去,放chu了生机bobo的chu1男肉zhu,小屁gu在少年抬tou想阻拦之前,坐了上去,把cu长yingtang的壮wu,压在汁shui四溢的肉feng中,上xia一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齐齐发chu愉悦的呻yin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知dao要面临什么,紧张的qing绪,让江砚书再chu伸手阻挡,可左手阻之不及,反而抓到了学jie混圆的屁gu,跟脸上接chu2的xiongbu,另一种截然不同的ruan,五指似一时短路,一抓一nie,满满gan受女ti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别nie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似突然被蛰中,猛然离开了圆弹的表面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