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03:相公赌博输光名下家产,她在男人面前装可怜

603:相公赌博输光名下家产,她在男人面前装可怜

白蔻舒服是舒服了,还想继续索求男人jin来chanong时,被叶将离压着手脚,jian决制止。她挣扎着后背疼,便轻易放弃了,转而等天亮后,委婉地求起另一件事qing来,便是沈清木手上的佛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的原因是靠近不舒服,怀疑他的坏心。叶将离没有理由不答应,cu浅的以为,佛家的东西与她排斥。

        课业在两桩案件不需要多少人手后,又恢复之前的频率,清早同白蔻从一张床上醒来,没多久便假装没事人一样,与她的相公共chu1一地,叶将离都佩服自己的心xing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当真见到那串佛珠后,他发觉自己见识浅薄了,这一串看似佛家之wu,却给人一种极为不舒心的观gan,看着沈清木面se红光,与几日前的咳嗽虚弱,判若两人,对这佛珠立即改了观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跟叶将离商量得很简单,只要他能看见,那便药晕沈清木,用早已备好的一模一样的手串代替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午时,xia人来送饭,沈清木却没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兄怎么不用饭?”叶将离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兄有所不知,我最近gan觉都不怎么饿,浑shen有力气,用不完似的。”沈清木在只有两人时,经常说些夸大其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随意听听,此刻他yan底暗了暗,光自己跟这串佛珠待了一上午,人比往日还累得明显,更加确定这佛珠是邪门歪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兄这几日都没吃饭?这样,shenti不会chu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能有问题,我前日jing1神得不得了,chu去逛了逛,结果你猜怎么着?”沈清木这几日过得十分顺心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着?”叶将离放xia筷zi,顺着他的话,往xia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往在赌场小玩两把,次次输光,结果前日几乎把把赢,昨日我又去试了试,嘿,翻了几倍,把我以前的钱全赢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赢这么多,赌场肯让你走?”叶将离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赢那么嚣张,自然赢个十来把就走,再说那一dian钱,赌场压gen不放在yan里,我又是白家人,自然走得了。”沈清木忍不住炫耀,偷偷把数目往大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临近科考,还是少去为妙,怕有心人yan红,到考官那儿参上一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兄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不饿,沈兄还是用些糕dian茶shui垫一垫,总是一dian不吃,听着gan觉不大妥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木想了一想,diantou,最后只用了一块绿豆糕和碧螺chun,结果自然而然地成功晕了过去,桌上的每一dao餐都xia了蒙汗药,连茶shui都未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确认他熟睡后,手指碰上焦黄的佛珠,pi肤略微刺痛,隔着衣服拿xia,甩到席上,快速拿chu盒zi,给人套上一模一样的假佛珠,将真佛珠装盒,递给守候在门外的冬青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佛珠一离开,整片环境的空气都恢复原样,清透舒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拿到装有真佛珠的木盒,第一时间便用真火烧了它,留xia一堆粉末,任务成功后,她才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棉布缠绕的伤kou,过了一夜,已经完全愈合,叶将离早上没有碰,并未发现。日落前,沈清木又派人来问是否回去用晚饭,这一次她自然应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吃xia来,很是和睦温馨,尤其沈清木还有说着趣事儿逗白蔻笑,她微笑聆听着。沈清木算是白家养育多年的半个孩zi,她想,曾经yan前的男人跟少女时期的白蔻,也是有过甜蜜纯qing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zuo为闲散的蛟龙,钱明城中的凡人,她多多少少都见过几面,少年时期的沈清木,记忆翻一翻还能找到,时常跟少女白蔻在一块玩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人总是要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饭桌前,白蔻给他制造了一缕银白丝线传ru他shenti的假象,这是一缕阴阳、善恶不分的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