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家人17:小bi遭内she时被哥哥抓个正着,两男人打起来了(H)

家人17:小bi遭内she时被哥哥抓个正着,两男人打起来了(H)

床上的两人一无所知,白蔻双tui还夹在男生的后腰上,时而绷紧,时而无力颤抖,在愈发急速且re烈的cao2gan1中,再也夹不回原来的程度,小tui随着shenzi摇晃,一同前前后后摆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源宛如发qing期的野兽,she2toutian着她的脖颈,掌心抓nie着feinen的玉兔不肯松开,耻骨因为xingqi被肉bi裹xi而亢奋地抖动。他低哼着,抬起tunbu狠狠cao2在白蔻的tui心,把saoxuetong成薄透的大肉dong,连撞xia去,变成只知dao夹着他的qiju,不住chou搐地分mi淫ye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白的肌肤留xia鲜红的指印,仿佛一个又一个印章,gan觉yan前的女生是独属于自己的sao母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sao,老公最喜huancao2小母狗,哼~,小屁gu摇得再快些,zigong送上来,老公喂你吃jing1ye。”他几近疯狂,双yan翻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,要jing1ye,小母狗想要被she1。”白蔻即将绝ding之前,shenzi扭得风sao无骨,chou搐的频率一波比一波qiang,弓起小腹,抬起小屁gu,把即将受到jing1ye冲刷的zigong,颤巍巍地送过去,蘑菇伞的棱角反复勾磨gong颈,双tui垫在床垫上,抖成筛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喜huan被neishe1的小母狗,把你cao2死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火re的快gan油然而生,他cao2得更加用力,大鸡巴狂乱地cha着青梅香ruansao紧的小xue,一手nie着大naizi,一手握着小屁gu,咬住她的耳朵,肆无忌惮地在小母狗的tinei大展雄威。

        屋neigao亢的淫声一浪qiang过一浪,dai着蓝牙耳机的白苏,脸se一xia比一xia青,就在他们两人即将gaochao的时刻,他终于开车到家,解开安全带,推开车门,火速冲向楼梯,就在妹妹尖叫声中,暴力地扭开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瞧,最终还是晚了一刻,他亲ai的妹妹就在yan前,被别的男人neishe1了,手臂爆chu愤怒的血gu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zuo什么?”他一把上前,掐住清源的后颈,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衣衫不整,正沉浸在gaochao中的两人,被巨大的响动惊得猛烈penxie。清源没反应过来,手抓住shen后的手臂,hou咙被掐住,少了一半的空气,窒息的gan觉反而让jing1yeshe1得更加凶猛,他死死抵在女生sao媚的zigong深chu1,快速扭转脑袋,单手向后挥断掐指,这才看清原来是白蔻的哥哥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发现了又如何,他压gen不惧他,所以在她哥的注视xia,kuabu又故意重重cao2几xia,把白蔻的大naizi晃chu肉浪,像在示威:“哥,我们是一家人,zuo些一家人该zuo的事qi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慢了几秒,才看清哥哥回来了,自己的xiati还跟清源连在一起,yan中全是哥哥愤怒的脸庞,骨tou立刻打颤,她毫不留qing地踹开shen上的男生,“嗯~”,大肉棒bachu来的那一刻,发chu“啵”的声音,但这都不是重dian,她像犯了错的小孩,央求叫:“哥哥~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苏望着妹妹被cao2成熟红糜烂的tui心,正缓缓溢chunong1jing1,小saobi1被家外的男人tong成了两指宽的幽dong,气得全shen发疼,一脚把shenzi不稳的男生踹xia床,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让这臭小zigan1你,你说,我跟爸爸没有满足你吗?”他lu起袖zi,想揍地上的小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不要打架。”白蔻衣服都顾不上拉拢,连忙挡在清源shen前,解释:“哥哥,矿泉shui对我很好,他也是我半个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算哪门zi家人?”白苏有种搬起石tou砸自己的脚的荒谬gan,直接回复: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源坐回床,就在白蔻shen后,抬起xia巴一dian不怂,甚至有些嚣张:“你们能天天陪着白蔻?还不是我天天陪她上课上学玩游戏,你们也就床上霸占着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直接捂住了这家伙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