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家人20:比赛,撸一发shejing最多的鸡巴,才可以跟小bigan炮(HH

家人20:比赛,撸一发shejing最多的鸡巴,才可以跟小bigan炮(HH

他们换了一个大房间,白蔻张tui坐在床上,望着一米开外的3个男人,对她翘着各se的大鸡巴,正用手飞快lu动自wei着。

        3人面前分别放置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杯,比赛规则很简单,他们jin行自wei一场,把一发的jing1yeshe1到杯zi里,看谁的量更多,要是不小心she1到杯外,zuo不得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量多的胜利者,可以往白蔻mei味的saobi1里,当着其他两个男人的面,gan1上一炮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赛的游戏nei容,几个男人提chu,最后由白蔻敲定。她手指摸着自己的阴di,胜利的奖励自然也是她拟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嗯~”,面对3gen巨大cu壮的大鸡巴,男人的guitou纷纷对准自己的saodong较着劲自wei,刚刚经历过激烈奸淫的肉bi,被nong1郁的雄xing荷尔蒙勾引,自动把tui分得开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晶莹的手指压在阴di上来回an压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nei的气氛十分焦灼,白将离站在最右侧,目光落在女儿恰如桃花粉nen的花唇上,想念着里面紧致包裹的销魂,紫红的大肉diaolu得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,不要光rou阴di,xia面的小saobi1也cha两gen手指jin去tong一tong,里面没吃到鸡巴,不空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爸爸~,小bi1好空虚,虚得快生病了。”白蔻jiao啼着,把tui张成M字型,手指charu空虚的肉壶中,模仿着平时男人奸cao2她的动作,快速chanong,然后在3只se狼面前,手指从xue里chouchu,带chu了几条黏腻的银丝,随着拉长纷纷断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断的仿佛是男人的理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小bi1掰开,给哥哥看看,里面空虚成什么样了?”自从奸过妹妹后,白苏已经很久没有用手解决过,现在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淫dang比赛,激得大鸡巴胀到发疼,guitou溢chujing1shui,还不能滴到妹妹的saobi1里,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将手指上的粘ye抹在自己tuigen,然后缓缓地左右分开了自己的花唇,其里猩红的媚肉堆积成一圈圈螺纹,正在燥渴地蠕动,每一次收缩都勾起在场的男士在里面狂huan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sao货,shuiliu了这么多chu来,是不是想3gen都cha到你bi1里去?”清源一面妒忌他们一家人的密不可分,一面又被无底线的淫事,激得mayan胀胀的,she1jing1的yu望尤为qiang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,想啊~,好想你们3gen大鸡巴都chajin来,gan1gan1我~,啊~一定非常舒服。”白蔻被jing1ye喂养得极为淫dang,朝硕大的guitou们掰开小淫xue,只jian持了一会儿,里面便爬满了蚂蚁一般的yang,手指急急tongjin去,跟他们一起自wei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是哥哥完mei的鸡巴套zi,bi1shui把xia面的菊xue都淹了,饿得不行了吧!”白苏快速地lu动,不停刺激guitou,对准玻璃杯,发chu难受的低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的小bi1饿了,看得爸爸好心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的大鸡巴chajin去,满足你。”清源不甘落后,手上的速度同样飞起,似要luchu火星zi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你们快dianshe1,快dian比完赛,小bi1要jian持不住了,zigong好yang,想要大鸡巴tongjin来,搅搅我。”纤细的手指怎么都比不过大鸡巴的gun圆,想念被鸡巴撑开的满足,所以白蔻仰tou扭着小屁gu,在3匹饿狼面前,暂时用两gen手指快速地chagan1自己,又痛苦又愉悦,但难以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屋zinei男人gao低不同的呻yin彼此起伏,他们的guitou对准玻璃杯,前后相继she1chu一发,每人为了让自己的jing1ye量更多,五指把自己鸡巴挤压到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注视着从未有过的淫乱场面,yan睛不知dao该落在哪gen大鸡巴上,啊~,心中仔细比对它们的形状,各有各的优秀,她每gen都喜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手把自己自wei到gaochao的临界dian,死死忍住了,她期待着,渴望着she1jing1量最多的那一gen,接xia来gan1jin小bi1里,把她奸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纷纷she1了十来gu,把不小的玻璃杯装得半满。白蔻忍着sao靠近,她是裁判,裁判不着寸缕,在男人面前弯xia腰,晃着saonaizi,在如狼似虎的赤luo视线中,以秉持公正、认真严谨的态度,比对着3杯jing1ye,嗅着腥味的jing1shui,绵绵的淫shui不断从tuigenliuchu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指向其中一杯,落xia判断:“这杯最多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