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家人22:跟爸爸哭泣,自己被哥哥两人cao坏了(NPHHH)

家人22:跟爸爸哭泣,自己被哥哥两人cao坏了(NPHHH)

白蔻shenti被乳白jing1ye浇灌的模样,深深刻在了清源的脑海中,guitou对她抖动。所谓比赛,还有两tou饿狼没有尝够小白兔的滋味,自然不会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场,白将离退到一傍,暂时休憩,剩xia清源跟白苏tongru酥ruan的女ti。清源躺在床上,白蔻趴在两人之间,ruan烂的淫xue套坐于竹ma的肉zhu,翘起的小屁gu,连着哥哥的淫wu,青筋盘轧的走向,从dongkou一直蔓延到深chu1,似直通她的心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脑袋埋在男生ying宽阔的肩膀,被两gen充满了爆发力量的雄xing大鸡巴贯穿,经过几轮淫nong的shenti,轻易地接受了这样的姿势,遭夹zi夹红的乳尖,被yingbangbang的xiong肌回压,疼少了几分,酥添加几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回的比赛足够简单cu暴,只要往saodonggan1,谁jian持更久,谁就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”随着一声婉转妖媚的yin声发chu,这场年轻男人的比赛,骤然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顿时shuang到了骨tou里,双手分别抓紧他们的手臂,掌心gan受雄xing肌肉力量的传递,shenzi被gan1得前后急速摇摆,压扁的nai肉依旧不停晃动,本就被cao2得红痕未退的小屁gu,这一xia更是遭遇前所未有的激烈撞击,双gen一开始,便显chu残暴的凶狠样,两个男人在她tinei鼓着劲比速度、比耐力、比力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~,好快,大鸡巴好cu好ying,又吃到两gen了,啊~两个guitouding在gongkou,一直撞……”白蔻秀眉扭起,feimei的肉tun抖着往右扭摆,意图逃离,太凶残了。“不要一直撞嗯~,酸酸~酸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比赛一开始就如此激烈,要是这样直接gaochao了,后面怕要晕过去,她咬着牙关jian持,这导致小屁gu绷得紧张,连两个肉窟里的甬dao也在紧张笼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!”白苏借着ti位优势,chou向与大鸡巴给她带来快gan对抗的小屁gu,“妹妹缩着小bi1zuo什么?不想好好地被gan1了?好不容易又有俩鸡巴一同cao2你,现在不把zigong张开,给哥哥gan1,还等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哥哥~,你们gan1的太猛了,zigong被cao2得好酸,两个guitou一定撞着zigong,啊~啊~,爸爸she1在里面的jing1ye都被你们gan1chu来了,啊啊~,小屁gu被打得好疼~。”腰shen和小屁gu上分布着四只男人的手,唯有右边肉tun的手掌,正在chou她,一xia又一xia的疼麻,把本就剧烈不已的快gan,搅得翻天覆地,哪里是咬牙能简单jian持的,清泪不一会儿便挂在yan角,要落不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源从来没动手打过她,在床上屈指可数的次数,也没想过chou她屁gu,两gen同时挤ru女ti,已经窄得toupi发麻,再加上鞭打带来的紧缩,一xia夹得mayan控制不住,他gan受到她哥的险恶,想这样nongshe1他,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憋着she1意,深呼xi一kou气,单手rou上白nen的naizi,大鸡巴不减凶猛之态,蛮横地在女ti里横冲直撞,一边挤压后xue的空间,一边专门捣着小bi1深chu1的Gdian,引得白蔻gong缩连连,后xue不断猛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白苏瞪向xia方的男人,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,像要劈chu火来,xiashen一个比一个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啊~,爸爸,爸爸我要被他们cao2死了~啊~啊~,爸爸~”白蔻哭着转tou向父亲求救,“要命了,爸爸,你让他们慢一di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将离瞧着自己被cao2如dang妇一样的宝贝女儿,心疼地抚上她绯红的脸颊,问:“宝贝不是喜huan被两gen大鸡巴cao2吗?他们正在你两个saobi1里比赛,忍一忍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了方向仔细观察三人的xiati,回来安wei女儿:“哭得好可怜,小bi1也被cao2得好可怜,但是一dian伤kou也没有,这dian速度宝贝女儿适应一xia,难dao就没有觉得很刺激,爸爸以前就想这样cu暴cao2你,把你cao2得哭不chu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啊啊~,爸爸好坏,小bi1被哥哥他们两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