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23:藏在蓑衣下躲避外人,只是处女膜差点被龟头顶破(HH)

623:藏在蓑衣下躲避外人,只是处女膜差点被龟头顶破(HH)

白蔻的翡翠耳环,买xia老翁住所所有的东西,也是绰绰有余,故而拿着白面馒tou,掰了一dian投喂给竹笼中的母鸡,没一会儿,这些母鸡倒地,爪zi翻了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这老翁夜中三番两次来喊门,就是想确定他们是否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叶将离说一人前来,老翁怔然,手指着他的肩膀,不确定dao:“男娃娃这是跟我玩笑吧!昨日女娃娃就跟在你shen后,老朽年纪大,但yan睛还没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听到她开kou了?我的确有一任夫人,但年前失足落了shui,去了。说起来还是令人伤心。”叶将离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,老翁颈bu生凉,他……的确没听到那位女娃开kou,转yan又急着找证据,“你昨日给了我明显是女zi款式的耳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娘zi的,我昨日落shui险些丧了命,shen上唯一留有这对耳环,qing急之xia,用这耳环解困,我想娘zi不会怪我。”叶将离神qing悲痛,继而又dao:“也许老丈人是因这耳环,见到了我死去的娘z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门槛外的老翁,凉意窜到了心坎间,讪笑几许,嘴角抖动,仅能吐chu三个字: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知对方不怀好意,叶将离并没有吃老人家递送的东西,望着灰暗的乌云天,他提前不打招呼要来了老翁的蓑衣,在老人还在半惊恐的yan神xia,给自己披上,仔细系好绳结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就gaoba的shen躯,周shen带着战场浸染的杀气,眉宇一皱,便唬住了老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丈人,我瞧这天似要xia雨,不会怪我擅自主张,拿了您的蓑衣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不会。”老翁退开一步,“娃娃,这是要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家里人长时间见不着我,怕他们担心,我得尽快回去。”叶将离迈着稳重的步zi,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翁没有阻拦,等人走后,立刻踏ru偏房nei,叠好的床被,凉透了的洗澡shui静静装在木桶里,凳zi上放着gan1净的女衫,他真的见鬼了?

        瞬间汗如雨xia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在哪里,她自然跟着叶将离一同离开了,那遮风挡雨的蓑衣xia面正藏了一位鲜活的女zi。老翁亲yan瞧他穿上,只是在系上带zi的xia一刻,白蔻从叶将离背后躲到了前方,四肢如藤蔓缠上男人矫健的shen躯。

        骑ma打仗,负重练习,叶将离蓑衣xia的双手十指交叉,抱着混圆的小屁gu,带着白蔻行走,压gen不在话xia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两人chun衫单薄,隔着衣服不断摩ca的肌肤,火rere一片。白蔻双手环着他的脖zi,shenzi正面几乎紧贴熨tang,脸被蒸得红彤彤的,xia面男人的阳ju又在她yanpi底xia,清晰长大,虽不像昨日那样全gen挤ru肉feng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揽抱的姿势,让那ying如石块的guitou,随着行走的步伐上xia,不住戳向她的tui心,ding到阴di上,酸楚的电liu,一gu又一gu鞭打过来,很快tui心湿淋了一小块。

        闷湿的chu2gan,直dingxuekou的角度,白蔻在蓑衣xia,低声问:“可以chu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远chu1有人要来,这里前面是个小村庄,我沿边缘绕过去。”叶将离掂了掂人,xingqi往女zi的花心重重撞几xia,听到呻yin,jing1guan生yang,手指陷ru肉嘟嘟的屁gu中,右手中指没控制住,碰到ruanruan的菊xuechu1,指腹留xia收缩的小小xi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gan1jin去!

        她双tui分开的裙摆xia,只有两层薄薄的kutou,一直ding撞xia去,怕半路会冲裂布料。此刻的她,万般后悔早上答应了他的chu行计划,tuigen颤如风中的烛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害怕guitou撞毁亵ku,结果却是男人的双手把她的kuzi撑得太绷紧,在由远而近的摇铃声中,裂chu一daokouzi,guntang的guitou瞬间蹭hua而上,恰好charu小kouzi里,与湿漉漉的chou搐花xue无距离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