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25外面一群狗鼻子,能否麻烦借个小xue,临时装一下jing液HHH

625外面一群狗鼻子,能否麻烦借个小xue,临时装一下jing液HHH

大雨滂沱已经掩去不少的动静,就这样还是被人有所察觉,叶将离视线收回,躲藏于巨大的树gan1后,低语:“我们得另寻他chu1,这帮人shen上杀气太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臂贴回女ti,站直shen躯,寺庙中的人正注视这边,他们两人无法立刻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无法集中注意力,只因shenti又在xiahua,那圆钝的guitou正以无法阻挡之势,逐渐越过那层膜的边界,持续深ru,她右脚在长时间的jian持中,无力hua落,踩到地面,这一踩,立刻使shenti有了踏实的着力dian,踮起脚尖,阻止了xingqi的继续深r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再jin去,疼~”,肉bi第一次被尺寸不匹pei的巨wu侵犯,瘙酸的gan觉,令稚nen的甬dao溢chu蜜shui来,挣开的胀痛,使得它紧张的chou搐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雨xia的,大概树丫zi被打了xia来,别慌。”寺庙另一人走到门kou,四chu1草草一打量,转shen宽wei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的目光这才重新转移到中间的女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两人保持静止,似跟雨中的大树rong为一ti,叶将离手掌从后腰chu1xia移到颤颤巍巍的肉屁gu。等对面回去了,他问:“你要自己走?走得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刚刚没了贞cao2,他一想到这个,xingqi就会暗暗激动地一抖,在紧致的nuanxue中敲击蠕动的花肉,花肉被敲之后,立刻给chu反应,狠狠yunxi这一段肉ju,把带兵凌厉严肃惯了的小将军yun得尾骨酥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走。”白蔻牙齿打颤,十分勉qiang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可jian决地拒绝男人xingqi的深ru,毕竟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夫妻。可上一世已是如此,违背dao德的淫事gan1了一遍又一遍,浪坏了的思维,对叶将离如此cu大的肉棒,压gen无法抗拒,甚至希望小将军qiangying一dian,把小xue来回chacha顺畅,然后肆意奸淫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握着比书生qiangying了多倍的肌肉,那暗藏的力量,她sao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别逞qiang,大雨天路上有些失误,不小心戳坏大小jie的chu1女膜,是我的不是。现在让你自己走,蓑衣又只有一件,万一淋浴害病,以后镇南将军知dao了,我不好交代。”叶将离才不会放过得手的小兔zi,手掌随着大义无私的话,nie了nie饱满ruan弹的小屁gu,花dao会因肉tun的rounie紧张,反过来收缩,裹nong自己的大肉棒,舒服得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bachu来。这样……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他果断chouchu沾染了血丝的肉ju,“的确不好,没来及dong房,我有愧于温学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故意刺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牙kou一张,咬在梆ying的肌肉上,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咱们现在两个都没了兵,qing况不明,往往可能生死一瞬,什么事qing都能发生,这种小事,镇南将军千金不会介意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找个山dong什么的地方,避避雨。”她想挨cao2,但这张嘴有些可恶,把事儿往明里地挑,惹得人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抱你走吧,四条tui走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两人又回到原始姿势,那底xiaying鼓鼓的肉ju来回甩动,有一xia没一xia地鞭笞花唇,有时鞭得重,有时轻轻ca过,xue里的酸麻化成了无数只蚂蚁,对着sao肉胡乱啃咬,难过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guitou浅cha壶kou时,白蔻小屁gu再也忍不住,放松一落,把肉棒吞ru一小截,xi盘一般牢牢夹住它,随后的步伐中,他们的xingqi始终未再分离,且比上一回蜗niu一样的速度,快成乌gui爬,有了关键的jin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在雨中林zi里寻找可躲藏的地方,蓑衣与草木碰撞发chu的沙沙声,还是引起了寺庙中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警惕地一回tou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