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32假扮夫妻:我们现在是夫妻,出门赴宴,哪有分床睡的道理

632假扮夫妻:我们现在是夫妻,出门赴宴,哪有分床睡的道理

圣上好算计,已知他们南北两军不合,还xia旨命他们保护好一群养尊chu1优的妇孺老少,xia旨的同时,又拿这群人当ma前卒,xi引敌方兵力。白蔻和叶将离跪在人前,接xia圣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dao圣旨,像给两军xia了枷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刚宣完旨,她还没站稳,就听到后边一官妇真诚的开心展颜,说:“这xia好了,路上本夫人几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这些侍卫都得给我们陪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官妇的态度代表了大多数人,他们这类人在安定的京城中,长年累月享受惯了gaogao在上的地位,习以为常,那些伺候的仆人和保卫她们安全的兵,都不过是脚边的蚂蚁,算不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nei里溃烂,难怪折腾到要迁都,昨日对叶将离的计划,还有一丝丝不qing愿的白蔻,现xia,回队吩咐了大小事务后,在当晚的夜幕遮掩之xia,与小将军秘密脱队,奔向山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扮演成夫妻,她疑惑为什么要带上1岁的温建曲和山梨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抱着敦实的小男孩轻轻抛gao,接住说:“这是我们的麟儿,辛苦山梨姑娘假装我们的nai娘,这样,能打消对方不少疑虑,也免去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梨……”,她把目光转向站在一旁,双手拘谨握在shen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梨一瞧主母yan神探过来,立刻跪在地上表忠心:“主母舍命救我孩zi,gan激不尽,山梨贱命一条,原zuoniuzuoma回报两位主z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起来,既然一起去了,会有人好好保护你母zi,只是嘴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nu隶知晓,nu婢记xing不好。”嫡庶有别,主母shen后又是qiang悍的南边军,山梨非常识时务为俊杰。她也不得不时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白蔻才知,山梨的双亲被叶将离提前请chu京城,保护了起来,大功告成之后,又许诺1岁的温建曲只要不是纨绔,以后无论从文从武,都能步步gao升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什么也不懂事的孩zi,shen为通房丫鬟的山梨,知dao自己儿zi未来仕途的局限,看到人称冷面阎王的小将军抛来的橄榄枝,明明才19岁的男儿,却威震一方,她跪xia立刻接住这gen橄榄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君夫是nei阁大学士,现有威名震震的将军提携,给自己的孩儿多一方保证,她这个zuo母亲的,不傻,甘愿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    jinru山城,在看到传言杀人不眨yan的活阎王,搂上主母的腰时,山梨连低xiatou,什么都不知dao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,心qing最为复杂的要数白蔻的副队长,他前几日十分笃定地认为,两人绝无可能。但看到叶将离牵着他小主zi的手,在定xia客房后,闹市悠闲逛街,生生瞎了他的狗yan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此行已经全zuo换上了行商的打扮,副队长是队伍的守卫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里,觉得无语的还有白蔻,她瞧了又瞧叶将离如此自然牵着她,大庭广众之xia,还问她有没有喜huan的耳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jinru城府才装一装,这人是不是尽占她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,才几个钱,不贵的不dai。”想给她花钱是吧,正好,前段时间损失了一对翡翠耳环,白蔻抿嘴笑得善良又骄傲,扫了一yan叶将离腰间的钱袋zi,花空他!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nie着nen手,笑着领人去了珠宝铺,“娘zi说得对,贵的才衬我们jiaojiaomei丽的容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被激起一shen鸡pi疙瘩,chou回自己手,嫌弃dao:“你正常di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冷傲往柜前一站,让掌柜拿chu最贵最稀罕的宝贝来,分别给自己挑了两套金累丝太湖珍珠tou面和赤金掐丝嵌羊脂白玉九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选这套羊脂白玉dai吧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