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33:假扮夫妻:夜间,小将军在她身边光明正大地自慰(H)

633:假扮夫妻:夜间,小将军在她身边光明正大地自慰(H)

“把衣服脱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宴上的酒怎么没毒死你。”白蔻故意放开正常音量,外tou有人就有人,损失又不是她一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尾指勾在嘴角,痴痴地笑,叶将离另一手勾住她的腰带扯散,“娘zi,还在气我瞧了那舞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机应变,佯装成一对吵架的小夫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没防住,这贼一般的手速,失了腰带,衣服如花般散开,她单手抓拢衣领,后退一步,瞪他:“ai看不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娘zi生气不愿脱衣睡觉,那只能我先脱了。”叶将离无奈摇tou,起shen站于脚踏,脱去shen上一件又一件衣衫,脱到只剩里衣时,扭tou瞧小兔zi只脱了鞋,已gun到床里,卷了一床被zi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背朝自己的女人,他坐在床沿,放chuxiashenyu火gao涨的肉qi,刚在酒宴上rou她,便积攒了不少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床外tou分开tui,大咧咧坐着,他问:“不是要睡外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变卦了,我要睡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~,那娘zi睡吧!”右手握住guitou向xia一lu,接着反方向,把表面的pi肉lu回原来的位置,凸起的青筋在男人大力的rou搓xia,有限范围nei,兴奋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就在白蔻的shen边,光明正大地自wei起来,他双yan微眯,散着瞳孔,没有聚焦落在对面门窗,手掌快速套nong自己,把一gugu火气rou成迷人的快意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后,有女人轻柔的呼xi声和淡淡的ti香,搅得他神经和肉ti异常亢奋,shi指cu鲁地rou搓mayan,hou咙中发chu低低的闷哼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本来准备装睡,不再搭理这人,但背后cuchuan的呼xi和床板的微微抖动,无法忽视,等她惊疑地转过tou,yan球立即地震,“你,你,怎么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,居然就在她背后自wei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角度缘故,她只瞧见半gen赤红的大肉棒,在男人手中上xialu动中,变得又ying又翘,guitou溢chunong1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儿,要是cao2到shenti里,不知自己在gaochao中又会如何失态,shenti跟着发tang,雄xing荷尔蒙的味dao钻ru她的鼻腔,透ru肺腑,从心底酥到了xue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惹娘zi生气了,只能自己解决。”叶将离颇为无赖,缓缓转tou,甚至把shenzi一起转过90°,这样,shenxia这gen胀满淫yu的xingqi,能把女zicao2得死去活来的威猛武qi,尽数展示在她yan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立刻扭回tou,更加贴紧床里侧,打定主意不再理他:“那你慢慢解决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解决,她在满耳男zi低沉又xinggan的呻yin中,牢闭双yan,夹紧双tui,生生夹了半个时辰,她咬着xia唇,shentinei里的sao被背后的re气和chuan息,勾得蠢蠢yu动,那蚂蚁不知从哪儿爬chu,到chu1啃咬着她的pi骨,酸得辛苦,yang得难耐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炷香过去了,叶将离还没有停xia来的征兆,她忍无可忍,转shen低怒:“你到底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    视线一矮,随即chu2碰到溢了满yan白浊的guitou,呼xi瞬间炙re,躲ru被中,只lou半张羞红的小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she1不到娘zi的tinei,这火一直消不xia去,小嘴能不能借我she1一she1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都别想!”白蔻艰难移开视线,羞怒与他炽re的目光,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那是可以she1到娘zixia面那张嘴的意思?”小将军故意曲解,如狼似虎的目光,扫到她tui心,似要把厚被灼chu一个dong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娘zi,光用手尽不了兴。”叶将离俯xiashen,勾唇,神qing却苦恼,靠到小兔zi脸颊边,轻声dao:“外面的探zi一直未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白蔻整个人退缩床nei,虽已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被zi掀开,让我jin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免谈。”她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可能整晚都得受我声音侵扰。”叶将离右手从肉zhu上离开,移到两人面前,大拇指跟中指不断合上又拉开,五指张张合合,把羞耻的粘ye,玩得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坑我。”白蔻脸红到耳gen,说好的假扮夫妻,yan前这小将军,一直得寸jin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不让他们起疑就好,我不zuo过分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是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将军加上条件:“圣上那条隐蔽的迁都路,让我的兵去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简直找死,各家兵都有特征,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,就是掉脑袋的大事,现在皇帝巴不得他们两家兵chu错,好被拿nie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再三思量,终于松手,掀开被zi,xia一秒却被叶将离拥个满怀,压在了炽re的躯tixi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混dan……好重,别压我shen上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