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52:半月未见,出浴抹香,今日丫鬟手上的力度重得刚好(H)

652:半月未见,出浴抹香,今日丫鬟手上的力度重得刚好(H)

江中的黑蛟竟是她的原shen,ruti之后,法力暴涨,对天地元素的掌控也得心应手,熟悉的gan觉重回心中,大雨终于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线任务:躲避北军追杀一个月,成功奖励100积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从系统才知,军队对妖wu有憎恨反应,猎捕妖wu也是他们的职责之一,见到蛟龙自动chu2发猎杀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南边军为什么没有发动攻击,只因为她多了一层主zi的shen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听,越觉得这真是一群纯正的NPC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以后绕着其他军队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定白蔻安全回到她的南边本营后,叶将离次日带着他爹的信件,秘密上门拜访了镇南大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交换qing报,不久转tou齐齐jin攻被诱ru腹bu的倭寇bu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南xia迁都的人们,成功随着北军尾巴,ru住江南,只是达官显贵的人数,居然只有从京城chu发的一半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田尔香磕磕绊绊,一路时咳时吐,艰难活到了新都。山梨和孩zi被照顾得很好,平安的与几日后达到的温玉竹团聚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安定了家室,立即也登门拜访了南将军府,给岳父见礼,他被客客气气地招待,却没能见到自己名义上的夫人一面,但姑且算开了一个不坏的tou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chu发的两批人ma,一路上皆遭受到不少攻击和惊吓,现在紧赶慢赶,活着都到了。一群文官修整两日后,突然反应过来,皇上去哪儿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路人都到了,皇上怎么还没到?

        江南这儿,可是南将军的兵力范围nei,听到这般荒唐的消息,大将军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往上两支兵,北往xia还有一支大军,西边也有人ma,直把东边胆zi大到敢深ru中原的倭寇,围起来关门打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也算速战速决,前后不过半个月,便把人打得落花liushui,yan看胜利在即,一直不见踪影的皇帝居然早被敌人擒拿,推chu来威胁三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叶将离的人前去一瞧,不是当初行踪怪异的那群人,还能是谁,竟然是圣上,偷偷乔装打扮,京城chu发的两批人ma都是他的幌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连自己百姓zi民都不在乎的天zi,不如换一个。”镇南大将军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威猛的大军把最后的倭寇和老皇帝一起乱剑绞杀,回到新都,果断改立新帝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帝不过是3岁孩童,几位武将拥护,拳tou不够ying的这些京官们,只能认命,连曾经xia令保护妇孺的圣旨,没有zuo到的豁kou,都没有机会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打了胜仗,躲在隔bi小城的白蔻得到飞鸽传书时,正骑ma采摘树上的果zi品尝,为他们开心,多摘了几大箩筐新鲜的shui果,让人送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爹的将军府,时常有其他家的兵将churu,为了躲避他们,她连夜赶到这边小时候住的宅zi里,乐悠悠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半个月,这任务就能熬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玩到傍晚才尽兴回家,嘻嘻闹闹的声音传在大宅中,白蔻在这儿恢复了长发披肩的装束,一副未chu阁的姑娘打扮,踏ru自己小阁楼,哼着调儿,放xia花环,拆解tou饰和外衣,遣散一同玩耍的丫鬟,心qingmeimei地来到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衣服一件件脱xia,脱到最后一丝不挂,弯腰,louchu后背两个可ai的腰窝,她手撩shui温,满意温度,抬tuilouchu一朵粉如jiao艳的小花,半月未被开垦,又羞答答地紧闭成feng隙,连后方的菊xue也变得羞于展lou。

        白nen的shenzi跨ru浴桶,慢慢沉xia,那对nen白feimei的玉兔,lou了一半shui面上,女zi仰tou靠在浴桶nei,shuixia风光隐隐约约,好不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玉臂撩shui,shui波dang在乳白的酥xiong上,乳尖随着女zi的呼xi微微晃动,时而呼chushui面,时而埋rushuixia,shui珠gun落,湿淋淋地勾引人,上前han在嘴中,tian一tian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澡泡了多时,白蔻才起shen慢慢cagan1shui渍,随手披了件绸衣,也没系,趴在整面墙ti都凿了窗的xia方竹榻上,在半室月光和烛火中,脑袋枕着方枕,轻声呼唤:“月牙,给我抹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巧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地传来,耳边响起木罐轻撞声,随之后背稍稍一凉,是涂抹用的香脂,已经稍微ruan化,是粘稠的liu质,香香甜甜,沿着脊椎从上往xia堆满,尾bu断在了两个腰窝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绸的布料被香脂一沾,变得透明,沾在肌肤上,丝hua无比,正好抹香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一双re掌an在了retang泡ruan的玉肌上,掌肉将中间的香脂彻底re化,向两旁的肩胛骨打转rou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月牙今日手上的力度重得刚好。”白蔻松开背脊,舒服地眯上yan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手掌末端的指腹,恰如蜘蛛的爪般,往两侧推开时,轻轻碰到侧乳,掌肉在打转,这几gen指尖也在她的侧乳转圈,an得她小tui忍不住勾起了一条,舒wei的呻yin声,不时溢chu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