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55:下一次再见夫君时,将军这根鸡巴提前she满我好不好HHH

655:下一次再见夫君时,将军这根鸡巴提前she满我好不好HHH

一问才知,两人都是从她爹那儿得了自己的住chu1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推开不满的男人,从床上ruan着shenzixia来,掩嘴揶揄人:“将军,他可是我堂堂正正的夫君,哪有不见的dao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得了机会,逮着她又是没休止的zuo,不是凡人之躯,都要被他cao2坏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施施然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还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文人样,见到白蔻,行了基本礼,“好久不久,这些时日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,大人来,juti有何事?还是只是唠唠家常。”白蔻直ru正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谢过之前的护行之恩,有卿保护,山梨他们才得以平安到达江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举手之劳,山梨和曲儿都很可ai。”白蔻chui开茶面的re气,nei阁学士什么都ting好,就是说话文绉绉了dian,她总是忍不住通过同是书生的温玉竹,想到上一世的叶将离,那人后面zuo了官,是不是也是这样文绉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能同人一起活xia去,总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来,问过了大将军岳父大人的意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放xia茶,抬tou等他往xia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自然也有欣赏女zi容颜的能力,坐在一旁的夫人十分jiao艳,似mei丽的百灵鸟,灵动活跃。见到她梳着姑娘的发饰,虽然知dao这不过是一段qiang行绑定的因缘,但想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在这儿住得如何?可有想法,同我回去,新都的家我已安置好,前后院nei院外,我都让人种了些漂亮的花花草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请她回去的啊!白蔻嫣然一笑,因为她在温玉竹的背后隔窗里,见到了yan神不甚友善的叶将离,啊,真是tou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梨十分善解人意,曲儿也甚是可ai,大人。”白蔻温温和和地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得温玉竹,却是面上一紧,问:“卿……,是不愿见到他们母zi吗?这个……嫡庶虽然……有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大人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这儿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,待得十分习惯。”白蔻赶紧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简而言之,她不跟他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大宅只有她一个主zi,住得别提多舒服,此刻,她本以为把话讲开,温玉竹会离去,但没想到绕了一圈,他说也想在这儿住上几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住没有问题,但她屋zi里还藏着一个男人呢!一个tou两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暂时送走了人,白蔻一掀帘zi,便撞到了叶将离面前,瞧他乌泱泱的yan神,笋白一样的纤纤玉指,dian在他的xiongkou,推人,笑dao:“将军这是什么表qing,nong得我偷了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把人抵在隔断的白墙上,shenti黏紧,脑袋埋在女zi的脸颊旁磨蹭,活像一只大狗,“你偷的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小地方,传chu女zi银铃般的jiao笑,“真是好意思说chukou,我的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手rou上了男zixiashen雄壮cu长的阳wu,人呐,总是会犯dian贱,cao2得久了想躲,可分开了又想念,大掌隔着衣裳,也rou上自己的tui心,两人相互安抚着对方的xingqi,周遭的温度骤然变得炽r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平时吃得什么,jing1力如此旺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到sao妇,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,我可是别人家明媒正娶的正经夫人。”白蔻小手上xia搓nongying壮的wu件,另一手摸着yingying鼓鼓的shen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长了这么大的一对naizi,在我面前摇,不正是让我吃一吃的吗?”叶将离矮shen,hanruruan如棉花糖的fei乳,早上才草草zuo了一次,完全没尽兴,she2tou绕着乳晕,xi住往外拉扯,嘬一kou,转到另一边,也如此玩nong着,低哼着一边rounai,一边拨开她的裙zi,手指摸rujiaonen的tui心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