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夫人真bang知道跟你夫君保持清白,每晚张开腿等我的鸡巴回来HHH

夫人真bang知道跟你夫君保持清白,每晚张开腿等我的鸡巴回来HHH

快到半山别庄,白蔻手指狠狠拧着shen后男人手臂肌肉,希望他克制,结果暗中guitou连着衣裙重dingruxue,用力碾了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僵着背脊,宛如风雨中的独木,可怜地死忍着滔天的快gan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dao是怎么装个没事人,回的屋zi,全靠意志力ying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安全抵达后,叶将离意外地带兵chu门,很晚携了一gu寒气才回,把睡得正香的白蔻冷得打了个颤,迷糊问:“你去查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新都那些老臣一派的禁卫军。”指的是对白蔻突然发动攻击的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叶将离一人来这儿,借用的又是她的兵,当初被他看到伤kou,白蔻基本明白自己shen份已经暴lou。不过他不问,她也不解释,两人默契地避开此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外敌歼灭,城池收复,nei里却还是个大乱zi,新皇是个小儿,她是她爹最大的突破kou,她妖龙的shen份,就算假的,那些老狐狸也有本事把事qingnong成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躲避北军追杀的任务,还剩xia10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住jin别庄后,叶将离早chu晚归,日常见不到人,只有晚上被拥住,才gan觉他的存在。一次难得回得早些,cu粝的手指快速nong湿花dao,便急匆匆地dingru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时候,时间紧,小将军有些cu暴,巨大的肉zhujianyingguntang,带着凌厉的杀意,似要把所有的狠都宣xie在她的tinei,tong开汁shui弥漫的花dao里,gan1到只有他能jinru的深chu1,全gensaijin去,狠厉飞速撞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啊~,啊啊~,将军~”,白蔻在他shenxia,颤如狂风暴雨中的悬崖jiao花,随之要被这位杀意十足的将军cao2xia悬崖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落ru悬崖,女人四肢缠紧凶狠的敌人,扭tun迎送,把淫xue全全献上,任由狰狞的大鸡巴狂轰乱炸地淫gan1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日我不在,都跟你夫君chu1在一块,gan觉如何?”叶将离cha得更深了,睾wan贴着xuekou,似乎想要一起gan1ru,cu壮的zhushen疾速jinchu,cao2得女人花枝乱颤,淫shui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哈~,将军怎么能这么说,我跟他可是清清白白,白日周边都有xia人,只是谈一谈yanxia的局势罢了。”白蔻嗅到醋酸味,把屁gu摇得更huan,这几日两人虽夜夜睡一起,但好好cao2一次,这还是tou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 抓nie着满掌心的大naizi,男人的奸nong像风暴呼啸,肉棒与ruan烂的sao肉jin行着激烈的摩ca,他们的xingqi实在太pei套了,怎么cha怎么gan1,都严丝合feng地紧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真棒,自动跟自己夫君保持着距离和清白,不枉费我日日奔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哈~,辛苦大将军了。”白蔻吻上男人的xia颌,咬着他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一句安wei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~,那将军还想怎样,为了gan谢将军的恩德,我可是天天弃了夫君,陪你睡,并用shenzi报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知恩图报,是个好人,知dao每晚脱了衣裳等我回来,张开tui,让大鸡巴cao2jin去,随便淫no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啊~,将军如此奔波,小女zi也想chu一份力,想来思去,只有把tui张开了,小xue套在将军的鸡巴上,替你去去疲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小xue又紧又sao,大鸡巴最喜huan抱着你cao2,你夫君就在不远的地方,夫人也未去他那儿,真是深明大义、顾全大局,知dao把saoxue让chu来,给我又cha又she1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~啊~,将军长了如此大的阳ju,啊~,小女zi当然也得献chusaoxue,想着,将军肯定喜huan,啊啊啊~gan1得如此快,这恩,报得将军满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被急速狠ding的guitou,gan1上了翻涌的海浪,摇晃着又翻了xia来,快意和腹bu的酸楚一起袭上心tou,大鸡巴啪啪啪地密集cao2gan1,每次肚pi仿佛要都被ding破,底bu两个卵dan和guitou重重地拍击而来,拍得她整个人都麻痹了,shenzi颤得不能自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成十的满意,小zigong又要给我装jing1了,guitou就aishe1在夫人tine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zigong也喜huan被将军neishe1,啊~,she1jin来,saoxue喜hu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可要跟你夫君继续保持清白,这样sao妇才能日日被大鸡巴cao2上天去,吃上满gong苞的jing1y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,好呢,都听将军的。啊哈~将军~”,白蔻颤颤巍巍地抱紧他脖zi,带着哭腔淫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硕大的guitou重重ding到gongbi,啪一声把人cao2得tou晕目眩,她惊叫了一声,紧接淫啼断在了hou咙中,在灭ding的快gan里,蜜xue绞着cu大的鸡巴,剧烈痉挛,xiechu大量淫shui,pen湿了两人的xiati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嘶哑的声音一并响起,他掐着nenruan的屁gu,奸cao2的速度如脱缰野ma,快速且狠厉,在gaochao的女xue中,冲刺了几十来xia,无法自控地激she1nong1jing1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抱着,cao2chu了一shen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忙碌多日,就在温玉竹以为他会一直忙xia去时,再去找白蔻,在她shen边意外见到了小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窗,看到两人并排站在书桌前,衣袖挨在一起的亲近样,生生晃了他的脑袋,这几日通过与白蔻的相chu1,他好不容易忘记了他们ma背上的qing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踏ru书房后,温玉竹站在了此前位置,书桌的对面,白蔻和叶将离的另一边,不知dao的人看见了,还以为他是客,两人才是成了亲的夫妇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