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60:大将军,你怎么从我娘子屋内出来

660:大将军,你怎么从我娘子屋内出来

书房里谈的正是最近外面的兵动,话题严肃,但气氛十分暧昧,只不过仅限于白蔻和叶将离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小将军从书房chu来,刚踏chu院zi,温玉竹便拦住了他的去路,“大将军,gan谢这几日为夫人的安危风尘碌碌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tou,直面巍峨不动的男人,继续说了xia去:“能否与娘zi保持dian礼仪,外人瞧见,于她名声有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几乎挑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了然一笑,还以为这家伙能忍多久,“抱歉让大学士困扰,cu人一个,我跟大小jie一直如此,一时都忘了这些繁琐礼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有种开导人,反而伤到自己的难受,对方居然……说一直如此,“我以为将军跟夫人以前不相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如此,但不妨碍一见如故,谈起兵法来,相见恨晚,温大人能明白我的gan受吗?”叶将离说这话时,笑不达yan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大人不想明白,他是来劝两人离远一dian的,但yan前的将军却在跟他说什么相见恨晚,niutou不对ma嘴,简直一ding绿帽dai在touding,气都不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后一步chu来的白蔻,装zuo没瞧见两人快打起来的火药味,笑盈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在跟大学士谈到秘朋好友。”他说着,对走近的白蔻自然而然张开双臂,轻拥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推开人,她对旁边一时愣住的温玉竹,解释:“大人,叶将军生xing豪shuang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她并不想把事qing抬上明面,但经过昨日一番商谈,白蔻答应了叶将离的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能说不介意就是不介意的,温玉竹被抢了开kou的先机,一时半刻间哑kou无言,嘴张张合合了许久,dao:“这……这不合礼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学士迂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。”她只能再次chu声打圆场,“叶将军在军中生活习惯了,都是男zi,相chu1中一时把我也当一般男zi罢了,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脑zi一阵嗡嗡的,后退半步,跟诗书字词打了几十年交dao的人,竟无法理解他们字里行间的意思,尤其白蔻维护叶将离的样zi,令他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将军还需chu去一趟,没有照顾男人心qing的打算,再度当温大人的面,抱了抱香ruan的白蔻,大步chu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离开,只剩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,卿,这样……被他人瞧见,不妥。”他想再劝劝yan前貌mei的女z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难大人了,我们过些时日,能回去了,和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?”温玉竹刚抬手,顿在半空,“和……和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,一开始,一dao圣旨压着我们成婚,那时的qing况,大人应当也了解,现在圣上松乏了,大人恰好可以跟山梨曲儿好好享受日zi。”男人慌乱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,你要是不喜huan……山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合适,温大人,我是武将之女,很多行事准则,待人chu1事,跟你区别甚大,单与叶将军走得近些,您都觉得不妥,我们压gen长久不了。”白蔻轻轻折xiashen旁的花朵,“大人不必在我这儿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是真真说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躲避追杀任务,还剩xia5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都说得如此明白,温玉竹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不过大大减少了来找白蔻的次数。如此,当叶将离在别庄,两人交谈、站立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再次谈论山xia兵ma变动的qing况,就在温玉竹的yanpizi底xia,小将军光明正大的,把手rou在了他夫人的大tui上,白蔻呢,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要被两人的行为呕chu血来,但chu言阻止的话再未说chukou,甚至私底xia白蔻主动找他谈和离的事,温大人也是次次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剩4日,温玉竹几乎思考了一整夜,又去找白蔻的路上,恰好瞧见她,他想和离的夫人杵在大门kou,与叶将军亲密地拥抱,他shentixia意识躲到了花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将军似乎刚从外面归来,抱着女zi的细腰,亲亲妮妮地摩ca脸颊,说着什么,这一次他没有在场,两人抱的时间尤为长久。

        dao什么没把她当女zi,没当就可以抱成这样?温玉竹震惊,外加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抱了良久,男zigaochu一tou的shengao,单手揽住白蔻后腰,十分自然,他们就在温大人面前,搂搂抱抱着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大人尾随其后,亲yan看着叶将离跟他明媒正娶的夫人,一起踏ru卧室,关严了门窗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天白日,孤男寡女共chu1一室,这是要zuo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大学士脑海中闪过在京城略有耳闻的liu言,再瞧瞧现在,难dao都是真的?他不敢相信,躲着人,偷偷靠近侧面窗hu,附耳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女之间huanai的声音,顿时清晰可闻,温大人,惊得瞳孔地震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一耳完整的交huan,温玉竹在他们响动渐消之后,退chu到院门kou,又等几刻,才见到整理领kou的叶将离chu来,率先开koudao:“大将军,你怎么从我娘zi屋neichu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大人换了更为亲近的称谓,称呼白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贵夫人深ru聊了些兵法,大学士在这儿等了多久?”男人哪里会不知dao,一直在窗边偷听的温玉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特意把cao2xue的声音nong得又响又持久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