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大学士不要多想,为助军一臂之力,我只是借了你娘子泄泄火HHH

大学士不要多想,为助军一臂之力,我只是借了你娘子泄泄火HHH

在极致的海浪中,ruanxiashen来的白蔻,被叶将离及时抱住,后背贴着呼xi起伏的xiong肌,re如细雨在周shen凝结,壶kou的浪汁一bu分不夸张地xie到窗上,屋nei婉转了几个圈的媚声,传到外tou,令温玉竹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dao自己以什么样的心态,被勾了魂般,悄悄靠近,两人成婚,一开始他知dao对方并不愿意,人前一副灵动mei丽的样zi,竟没料到会被男人nongchu这副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还是他娘zi的人,就在不远的屋nei,跟其他男人共赴huan愉,不震惊,不气愤,是不可能的,就算他们……没有qinggan,可媒妁之言天地gao拜都行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甘心,他有一丝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淫声停止了,他们nong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以婴儿撒niao的姿势抱着女zi,对着正在前来的男人,掰大了saonen的tui心,犹如泡在shui中的两片馒tou蚌肉,湿漉漉的被一gen青龙盘轧的紫红鸡巴tong得无法闭合,只能紧贴油光hua亮的zhushen,yun着qiang壮的肉筋以示安wei。

        xue里蠕动的媚肉,还在温玉竹带来的刺激中,无法消退,就这样套在大鸡巴上,在屋zi里tou,对着外面正经的夫君,被另一个男人掰开双tui,羞耻地暴lou他们深深cha在一起的xingqi,naizi颤得上xia抖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~,不要~,咱们去床上好不好?”床上有遮挡的纱幔,能带来极大的安全gan,上一次温玉竹靠近偷听,她便是在床上被叶将离cao2得连连pen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有zuo什么见不得人的事qing吗?”男人掂了掂怀中的女ti,cu大的鸡巴在ruan烂的saoxue里上xia一戳,guitou被zigongyun得酥颤,“放心吧,你夫君知dao我把鸡巴cha到你淫xue里,他过来,应该是再次确认确认,他娘zi是不是真被我cao2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”,白蔻难为qing地捂住嘴,同时另一只小手捂住他们淫乱的xiati,却显得yu盖弥彰,“我被将军cao2过了,夫君肯定已经明白的,啊~,将军,去床上,怎么zuo都可以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低tou,从上往xia瞧着饱满的naizi,“saoxue遮什么,温大人都没瞧过,遮了xue,大naizi就不遮一遮了嘛?是不是naizi可以给他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~啊~啊~,不能看,哪儿都不能看。”白蔻在男人坏心地上ding中,淫乱地晃着双乳sao叫,捂嘴的手只能去抓他的手臂,稳固shenti,遮xue的小手,在起伏中,自然也遮盖不好xiati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这样赤luo淫dang地挨cao2样zi,正面直对外面夫君,只有一窗之隔,十分没有安全gan,小xue深chu1rere的,被肉冠zi来回撑开dingnong又刮磨的酸,四chu1蔓延,小tui绷直了,又ruan得无力,继而又绷直着chou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可是你夫君,有什么看不得的?”紧张得直夹自己xingqi,叶将离端着柔媚的女ti,轻轻上抛,she1意十足的大鸡巴从满xue绞nong的ruan肉里退chu,肉冠zi像个倒钩,刮chu一大泡湿ye,在xia落过程中,qiang势重回花dao,把重重叠叠的肉bi全butong开撑平,直ru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啪,ding得两人shenti一震,女ti瞬间收拢shenzi,惊叫着颤抖,顺便又是一大gu淫汁被gan1chu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发chu嘶哑的闷哼,mei妙的包裹gan和千百张小嘴的yunxi,噬魂的快意shuang得后脊一阵阵chou动,yan瞧外tou的男人,她正正经经的夫君,明知自己正在cao2他娘zi,却只能小心翼翼靠近偷听,guitou狠狠一抖,溢chu不少透明的前jing1,双掌握紧大学士nei人的tui弯,再次一chou一gan1,舒舒服服地奸淫小saobi1。

        retang的chuan息扑在她颈边,不少tang到乳上,re得naitougaogao翘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,将军,饶了我吧!真,真看不得,啊~,shenzi只能给将军看,啊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naizi摇得如此漂亮,我一想只有我摸过玩过,对你夫君是不是太不公平,saoxue我正cha着,暂时不能给你夫君nong,这么大的naizi,dang妇gan1嘛不给他看,温大人来了,又到之前的窗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温玉竹的shen形在门窗上留xia一dao浅浅的影zi,两双yan睛直盯着这dao影移动,白蔻如炸mao的小nai猫,在男人的大鸡巴上,往后极力扭动,这窗hu她不知dao有没有关好,是不是轻轻一推,就能把窗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我制造恐慌,花肉不自觉夹紧bi1里的大鸡巴,拼命往外排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啊~,naizi只给你玩,啊~,不要这样,太羞耻了,啊啊~,万一他jin来怎么办?啊啊~啊~,不要来回nong我zigo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呢,确实极其享受当xia的刺激,女zi像只慌乱的小兔zi,在他大鸡巴上不断乱扭,肉zhu左被yun一kou,右被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