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68:木偶之妻,她不是凡人,他不应该贪恋太多

668:木偶之妻,她不是凡人,他不应该贪恋太多

婚期定在半月之后,白蔻gan觉仓促,但无人有她一样的想法。从五天前,她和叶将离便不再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婚之日慢慢临近,她逐渐失去对自己shenti的控制,一开始是手指,握不好轻巧的扇zi,接着连筷zi也无力平衡,这种缓缓蔓延到躯ti各个bu位的失控,在离大婚三日之际,达到ding峰。

        touding忽然传来悠然且缥缈的声音:“小小蛟龙,暂且可回,你的使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如一块朽木,卡顿地抬起xia巴,望向天边的远chu1,这声音是当初审判她的上界神仙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落不久,灵魂被冰凉地chou离,速度之快,她只来得瞧一yan依靠木栏而坐的自己,木讷迟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怎么办?她隐隐不舍和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男主此刻一无所知,还在为自己的大婚忙得风风火火,喜眉笑yan。就连他与白蔻三拜送rudong房当日,也一直未发现新娘zi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酒过三巡,送走众宾客,掀开大红盖tou后,他望着装扮mei丽的白蔻,才恍然生chu一丝丝陌生,直到喝交杯酒,瞧着动作明明liu畅,笑容艳丽完mei的女zi,却宛如……一ju没有了生机的木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会喊人,会说话,会笑,dong房主礼的礼生和一圈丫鬟们起哄,叶将离却gan到一gu荒唐的错觉,暂且笑着喝xia交pei酒,随后,房间只剩xia了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视线落在两人打结的衣角,手指背轻轻抚上她的脸颊,虽抹了一层胭脂,但依旧nen弹光hu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要dong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将离抬起视线,笑着摇tou:“我们又不差这一日,今天累到夫人了,我们先好好休息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视线追随yan前容颜jiao艳的女zi,这是他的娘zi,他娶到她了,终于得偿所愿,心tou却像栓了一块大石tou,被人沉ru海底,gao兴不起来,难过又不知该往哪儿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自己的夫人笑盈盈地脱xia一件件衣裳和touding的发饰,他帮忙拆解她touding的凤冠,再看影影绰绰的shen段,一dian未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扑倒自己怀中,叶将离自然而然抱住她的细腰,柔ruan的女ti微微nuan了他坠ru冰窖的心,可等他想要亲吻她的shenti时,那种huanai时细微的反应一一不见,怀中之人犹如空dong的木偶,结果他只是抱着她安静ru睡。

        知dao她是蛟龙,并非凡人,次日清晨,他偷偷小心用针扎破了她手指,却无法快速愈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前后后观察数日,期间回了南将军府,带她chu行、爬山、游湖等等,没有一人指chu她显而易见的木偶gan,甚至连她的双亲也不曾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仙凡有别吗?

        小将军成婚不久,便带白蔻北上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路途间,他暗中找了多位天师和gao僧,几乎无功而获,唯有一位隐居多年的老dao士,瞧了白蔻一yan,只给他留了简短一句:大将军不应儿女qing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苦笑不chu,他仅仅只是想到找回当初生机灵动的白蔻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的亲友纷纷夸赞他们ganqing好,并问询着他们何日准备要个孩zi,这样的声音多了、久了之后,叶将离沉在那儿想,活着总比死了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世的他,总比上一世的书生好太多了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dao她juti发生了何事,跟自己这个凡人成婚,受罚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手牵着细nen的手掌,理好她被风chui乱的发丝,瞧她对自己盈盈笑着说:“谢谢夫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这双yan中没有任何的光彩,也没有她真正的鲜活,但叶将离依然透过这双yan,能望见他们之间曾经温qing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凡人,他不应该贪恋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一年,天上一天,白蔻在回到仙界的第十三日,家庭圆满的任务积分才堪堪圆满。她此刻在仙界,虽完成了助力得到神位,但只是一个小小神,无法得知xia界的叶将离后续qing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,他是否会恨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卧在仙界蛮荒边缘chu1的星河中,在她回来的第五十日,南天门那边霞光冲天而起,很快连得到消息,战神赤华仙君,历劫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蛟龙在河底,忽然紧张地缩起尾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