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合法23:跟男友隔了一堵墙,在邻居家床上被粗暴luanjian(HHH)

合法23:跟男友隔了一堵墙,在邻居家床上被粗暴luanjian(HHH)

听着墙bi另一侧不时传来的动静,白蔻脑中有一个担忧,这边声音,会不会被在隔bi的男友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无尽浪chao的拍打xia,小屁gu颤pen着,她惊奇自己,脑袋居然还能思考,平时自己在家,并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响声,这是单面透声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~”,被gaochao染红的小脸埋ru床nei,脚尖勾起抖着,竭力chuan息,才在shuang意翻涌的海浪中,缓缓爬上安,只是那pen了一tui的汁ye,显得不堪ru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平时听不到你这边的声响?你刻意的?”白蔻忍着羞,势必要nong个清楚,这简直是个大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~,放心,就算在床上被我奸死,对面的人也听不到,不会lou馅,除非……开门去阳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蔻右yan瞟了一xia落地玻璃窗,跟自己卧室大差不差的布局,心tou说谎的羞愧,令被大鸡巴tong着小bi1,不禁瑟缩,刚在电话里撒谎跟人chu去住酒店,放xia电话,就碰到男友回家了,隔一堵墙,却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慌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明显是对面卧室门被打开,把手拧开音,拖鞋在地板上来回落地发chu的脚步声,一个个像立ti环绕音,清晰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bi1在这样的qing况xia,又开始越夹越紧,新nen的汁shuiyun着火re的xingqi吐chu,nuan洋洋的温shui一般,像泡在了温泉里。清源双yan微阖,背bu肌肉chou了chou,接着拱起,犹如一tou蓄势待发的野兽,对着shenxia的猎wu准备狠狠啃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鸡巴在saobi1里一鼓一鼓地脉动,cugun的形状与狭小的甬dao契合得密不透风,肉冠zi底bu抵着gong颈,两人就如此深度cha连的状态xia,一起动了qing,重新散发chu想要交合的信息素,他们xingqi顺着本能开始厮磨,最mingan的两个bu位随意一磨,麻酸酸的快意,跑遍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源用jing1神力解开了她双tui的禁锢,一边摇磨,一边说:“是你男朋友回来了吧!小bi1夹这么紧,这xia不用忍了,随便怎么叫,他都不会发现自己女朋友就在隔bi,被邻居qiang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zhong胀的guitou故意tongnongchou缩的zigong,zhu声磨着绵密的sao肉,cha在最深chu1,摇摇摆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嗯~~嗯哼~,你好过分!嗯~,你到底什么时候搬过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你刚住jin来不久之后。”清源掰过小脸,香味的勾引,两人随即吻得缠绵亲密,she2tou在彼此kou腔里,来回推tian,又卷又xi,分开she2尖又在半空中舞动,他han住小she2tou,勾到自己嘴里,把人吃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xing观念十分开放,但上的是别人的omega,依然有一种隐秘的刺激,本能里带来的禁忌诱惑,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听着隔bi男人的响动,在自己家,压着他女朋友任意侵犯、qiang奸,血ye中的兽yu,alphacu暴的淫yu,惹得大鸡巴在销魂的saobi1里,在隔bi邻居的女友bi1里,又胀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忍不住,放过小嘴,tunbu抬起,大鸡巴缓缓chouchu,随后直gan1到底,狰狞的肉棒zi撑开汁shui泛滥的sao肉,狠狠一磨,捣chu更多淋漓的粘ye,然后裹在鸡巴上,刮chubi1k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”,双tui得了自由,小屁gu随着鸡巴离去,qing不自禁地往后追随,bi1kou对着guitou,仿佛舍不得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啪~,又是一声淫叫,qiang壮的alpha直把jiao弱的omega屁gucao2实在大床上,把她所有的挣扎都gan1成了激烈的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shuang不shuang?你男朋友就在隔bi,大概怎么也不知dao自己女朋友就在这堵墙之后,正被人qiang奸。叫得再响一些,反正他听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这些话语的刺激,大鸡巴彻底成了禽兽掠夺猎wumei味的利qi,凶狠地cao2ru绵紧bi1nei,啪啪啪,撞得满室chun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