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【世界N】1:她死了

【世界N】1:她死了

白降死了,死在了异国他乡最寒冷的冬日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砚僵ying的肢ti一dian一dian回温,他神se麻木地坐起来,动作间,无意抖落shen上的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落日余晖,金黄se的光芒洒jin来,映chu一大片浮动的细小尘埃,也照在目光空dong的男人shen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脑袋迟钝地环顾积了厚厚灰尘的家,很久没有人来过了,死寂沉沉,唯有那茶几上的多tou玫瑰,算一份生命力,虽然它们向xia垂着脑袋,花ban卷黄了边,花瓶里的shui早已蒸发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束鲜玫瑰还是白降心血来chao,从花店买来,冬日的温室玫瑰,jiao艳yu滴惹人垂怜,也脆弱得不堪一击,如同人的xing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砚原本计划得很好,来到这儿找到人,知dao白蔻不肯轻易踏chu原本的生活轨迹,也不想接受他的好意,但他有的是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错,不该落到zuo黑工的底层去,他想拉她chu来,在这个国家给她nong一个新的合法shen份,找更合适的工作,重新开始,与过去彻底诀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前挑了这chu1漂亮的住所,在她不拒绝自己chu2碰她shenti的时候,已经开始憧憬未来,他们有大把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怎么也没料到,他的父亲居然成了最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砚浑shen一阵阵的剧痛,蔓延到touding,他死气沉沉地瞧着从西边升上来的太阳,痛意迟缓散去,一颗zi弹,叮的一声,砸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引得他,机械又缓慢低tou,胳膊、地上的血迹回缩,最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了半日的恢复时间,他手掌撑着地面,站起,走到枯萎的玫瑰边,手指碰了碰花ban,肢ti和神经还在麻痹的痛意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怎能想到一束花,导致了白降最终的死亡,他眉tou微皱,突然用力拧断一朵花,懊悔自己的失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xia一刻,落在瓶底的花ban自动回到了枝tou,静止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慢慢收回,外面的太阳已是正午当tou,他hou咙中发chugan1哑不畅通的声音,咳了一xia,对着空气问:“只要纠正就可以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电zi音“Duang”的从枯死的花bantiaochu,砸到桌面,愉悦地回答dao:“是的,我是系统001,将为你导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系统活泼的qiang调跟满室的颓败,格格不ru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束多tou玫瑰,肉yan可见地ting起腰杆,卷枯的颜se迅速褪去,重回外层紫粉、nei侧鹅黄的jiao艳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砚未过多欣赏,顺着001在地面给chu的红se箭tou,没有迟疑推开大门,他回tou望了一yan这座白se别墅,门框窗边角落上的雪,正在一diandian堆厚,天空慢慢往上飘起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往外走去,站在院zi门kou,一yan瞧见了远chu1开心拿着新花回家的白降,她手中左右正转着漂亮的花束,端赏花朵最mei的角度,这个时候她应该还在考虑怎么cha花瓶,才最好看,或者还会苦恼要不要换个新的营养ye,看是不是能延长花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端砚,一直后悔,自己为什么就今天有事qing,没有接她回来,xia了这么大的雪,这儿不好打车,为什么让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的箭tou似乎在cui促他,快dian前jin,脚步如千钧重,他想多看看她的笑容,又害怕地低tou,手指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又一步,前jin的速度,连上了年纪蹒跚的老太都不如,白降的步伐却比他轻快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ca肩而过,端砚伸手摸到她的衣袖,有雪的冷,还有布料的ru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,一声枪响,手心接到冰冷的雪花,猛地抖了一xia,他没有回tou,死去的画面,他在监控里看了无数遍,灌了铅的双tui,艰难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ai人,就死在了他的shen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者,请你保护好自己的jing1神状态,如果chu现裂痕,将难以修复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