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686:第一回:极致高chao爽死(HHH)

686:第一回:极致高chao爽死(HHH)

she1ru的jing1ye存于zigong里暂时liu不chu,在tinei晃dangchushui声,跟成年男ziti重几乎无异的男生,沉沉压着她的shenti,yingtang的骨骼和结实的肌肉轮廓,把圆弹的小屁gu撞chu淫靡的肉波,啪啪啪。

        筋脉盘轧的xingqi与女生被cao2红的tun肉,se彩形成qiang烈的对比,一个qiang一个弱,一个如凶野猛兽无qing掠夺,一个如jiaonen的羊羔甘愿献祭,翘起次次被撞倒大床上的nen屁gu,与男生的阳ju发成激烈交pei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re火朝天地gan1,房间的空气都变得粘稠,各种淫乱的响声交错在一块,变成一支seqing的舞曲。他们的肌肤蒙上一层薄薄的汗珠,黏腻在一起,分开时产生小小的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饱圆的肉tun被一只大掌用劲nie住掰开,指feng间溢chu红白相间的nen肉,女生的gufeng里lou着收缩不断的菊xue,似乎也在渴望被tong一tong、gan1一gan1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~啊!啊~!”

        屁gu的抓力明明很重,她应该疼的,但趴在床上反勾着小tui的白降,无措抓紧着床单的指尖,透chu无法招架的shuang,全shen每一寸pi肉都调动起来,gan受野蛮xingai带来的极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    后颈又被紧紧压制,压chuxiong腔大半空气,窒息gan一直蒙在面上,她像架上的fei羊,任受大鸡巴肆意cao2no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啊~,姜同学,姜方成,啊~,被你cao2坏了!平时不吭声,木tou一个,床上为什么这么狠!啊~~,魂要被你gan1没了!”她恍觉整个人的灵魂都被cao2上天去,轻飘飘的,鼻尖的呼xi越来越急促,似来不及xiru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saoxue与大鸡巴摩cachu的火花,炸开得愈加频繁和re烈,那gao温的花火好像密集tang着肉bi,激起一阵又一阵苏烈的刺shuang,形成一张大网,笼住她整个shen躯,也笼在了她的kou鼻,小嘴张着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~,受不了!太快了!啊啊!你要gan1死我!啊啊!啊~~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劲烈的xingai,引起的窒息,是她从所未有ti验过的满足,又摇摇yu坠的极端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不言的姜方成像一tou失控的豹zi,肌肉线条如蜿蜒的河liuliu畅,始终压着哀叫女生的tunbu和颈bu,xingqi散发着gao温,也涌chu无穷的邪yu,cao2人cao2得极为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充血,全程注视着她被gaochao染红的侧脸,紧闭的yan中,溢chu激qing的泪,她在叫自己停xia来,但他知daoshenxia的媚ti极为享受,ruan烂的媚肉re乎乎如xi盘一般,紧xi自己,gan1穿蜿蜒曲折的甬dao,是狭小的zigong,它会咬着guitou,缠着绞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一条结构jing1巧淫dang的花xue,全方面地在榨取jing1y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~”,白降那神志被凶猛的撞击,撞得神魂恍惚,颈bu的手指好像在收紧,她抓着男生的几gen手指,哭着痉挛gaoch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re泪从面颊hua落,gun在粉白床单上,gaochao中的神经和shenti异常mingan和脆弱,发了狠的大鸡巴,打着桩般直来直往,好像把chou搐的小zigong当成了自己的巢xue,一遍遍地saijin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人嘴上喊着不要,但gongbi无比乖顺又贪婪地往里吞咽着大鸡巴,不断吐chusao甜的淫汁,小屁gu在有限范围nei,还往后扭套,xia意识地hannong巨wu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啪啪,一大gujing1ye灌ru她的tinei,她几乎shuang到无法呼xi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颈的大掌终于撤去,但姜方成的shenti更加结结实实压过来,zigong一定被ding变形了,xia巴被掰到另一边,火re的吻堵住了她微弱的jiaochuan,也堵住了她的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she1完一炮的鸡巴,很快又重新振作,白降淫dang的shenzi也有极限,睁着模糊的视线,咬上男生的唇ban,hou咙中发chu难受的哼yin,但全被霸dao地控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侧一只手臂横过xiongbu,jianying的手骨压扁了她的naizi,手掌nie疼右边的乳房,后rucu壮阳jucao2得她花枝乱颤,小tui胡乱地蹬着他的tui,泪shui如断了线的珍珠,砸到姜方成的脸边,huaru嘴中,淡淡的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停止,残忍地在女ti里全速冲击,xia唇被咬得chu了血,she2tou还在小嘴里liu连忘返,汲取她kou中的津ye,一起混合着血丝,吞rukou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声似痛似shuang,她脑中的空白越来越多,意识越来越混沌,shuang透的妙趣攻占全shen,骨tou又酥又麻,好像被麻痹,逐渐失去了gan受xingai的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双yan无措地闭上,小tui拍打大床的节奏也在放缓,到最后直直地绷在那儿。小she2尖tian着男生火re的she2gen,咬人的力dao徐徐变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开的tui间,花唇被狰狞的大鸡巴撑得又圆又大,艰难地想要把genbu两个卵dan包裹,啪啪啪的肉击声中,一xiaxia噗嗤噗嗤penchu花汁,他们结合chu1早已ru目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cao2了多久,姜方成压着柔ruan的女ti再次狠狠she1击,把小zigong又撑大一周。

        she1完最后一滴,他慢慢松开唇,放开手,注视着gaochao中的脸颊,他双目里的猩红渐渐褪去,一dian一dian再次变成没有波澜的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xingqi从re乎的xue里chouchu,白se的nong1jing1缓缓溢chu,姜方成坐在床上,一直望着没有了呼xi的少女,整个人宛如一棵死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凌晨02:00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