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们还是纯洁的关系2(快穿) > 708:抓jian在床,小bi被愤怒的他不顾死活地爆gan(HHH)

708:抓jian在床,小bi被愤怒的他不顾死活地爆gan(HHH)

“晚了。”伍般般将同样的话送给姜方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知dao他说不了几句话,仰着xia巴,双手交叉cha在xiong前,继续刺激:“我们已经zuo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没了你,我会全心全力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愣着站在那儿gan1什么,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nie紧拳tou,全shen散发着nong1重的不甘和无法启齿的痛苦,但世界规则压着他前行,他注定不能在此地长留。

        伍般般瞧着缠在大傻个儿的黑se线条,才断裂几gen,yan底透着死鱼般的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如木tou,一言不发地转shen,伍般般勾着自己的长发,同样转了半步,以开玩笑的kou吻,说:“再见,你女人的xue很舒服,谢谢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廊的一面玻璃,应声而碎,玻璃渣zi落在姜方成的肩膀、鞋面、脚边,他双眸瞬间疼红,回转shenti,愤怒盯着门kou挑衅的女生:“你、gun、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gun不开!”伍般般快速应答,打开医务室的大门,迈ru一步,“你要来看看,我把她cao2成了什么样zi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姜方成附近的玻璃,接连碎裂,他艰难地抗拒世界规则,往医务室踏chu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人一步又一步走来,伍般般同时跟着后退,瞧着断裂的乌黑细线,扬了扬眉tou,自言自语:“还算有dian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费了大量力气,姜方成才走到纯白的病床边,望着侧shen闭目的女孩,目光从她微红的脸颊,移到盖了薄被的腰shen,探chu手,抓住被角。

        伍般般在男生走ru医务室,把注意力从自己shen上挪开后,随即chu门,锁上房间门,叹了一kou气,“自己绿自己,真奇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降gan到shen旁明显的呼xi声,一睁yan,先是一惊,抬tou一瞧是姜方成,心落到实chu1,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人掀开被角,视线随之回落,自己裙角被掀翻,lou到tuigen,顿时想起不久之前刚被学习委员nong过,她去哪儿了?虽然是女生,怎么有种被抓奸在场的羞愧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,男生就是伍般般亲自引jin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宽厚的手掌覆上她的大tui侧边,白降的心顿时提到了gaochu1,她压着慌乱的心,喊dao:“姜方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紧接手指hua到tui腕,不容她抗拒,掰开了,那湿run殷红、显然被cao2过的saoxue,立刻全方面暴lou在yan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腕同时被压住,白降慌忙蹬tui,被他yan神一压,犹如可怜的小白兔,红着yan眶,看着他并拢双指,cha到自己xuenei,猛地回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闷哼一声,越觉自己是个chu轨回家被逮住的妻zi,瞧他把沾满了黏腻汁ye的手指,拿到yan跟前抿动,细看,心虚gan溢满心t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……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方成的视线,重新移到翕动的花唇,里面如何的销魂,难以忘却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qiang劲的力dao在拉扯他,企图扯他走回正轨,可男生万般不甘心,拉xia校ku的拉链,放chucu壮的淫wu,快速nong到最ying状态,拽着细腰把人拖到自己kuaxia,不由分说地一举dingru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小bi1足够湿run,沟沟壑壑瞬间被野蛮撑开,guitou如一个火龙钻,qiang行钻开gong颈,tong到了满是jing1ye的zi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耻骨相磨,白降jiao啼着,消受这大鸡巴闯ru产生的大量快gan。硕大的肉冠zi在zigong撞nong搅动,晃得一肚zishui声,她yan眸雾气蒙蒙,手臂突然被掰到touding压严实。

        qiang烈的目光凝视在脸上,她缩回伸长的脖zi,一看,撞上低怒的眉目,“啊~,姜方成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的。”男生吐chu这四个字,如同吐chu满腔yu火和愤怒,xiashen狠狠一撞,把壮硕的鸡巴沉沉cao2jin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圆zhu把蜿蜒曲折的小bi1撑成通天大dao,给白降带来qiang烈的压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奶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